是什么让青少年选择自杀

摘要:涂尔干的《自杀论》对社会科学有着深远影响,但一些老生常谈的话题限制了其理论观点的运用。本文作者以新涂尔干框架研究自杀现象,试图了解多大程度上的社会整合和规范会影响现代社会的自杀率。作者对一个存在严重青少年自杀问题的社区进行深入定性个案研究。该个案研究解释了在高度整合的社区中,以学业为重的当地文化是如何严重影响青少年生活的。此外,这种城镇中紧密联系的社会网络促进了信息的传播、扩大了行为与态度的可见度、增加了遭受迅速惩罚的可能性。在文化与结构因素的作用下,当青少年想到可能会面临失败,他们会产生强烈的情绪反应,并且父母和孩子都不愿意在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上寻求心理援助。总之,本文解释了(1)在一个社会团体中多大程度的社会整合和规范会使个体倾向于选择自杀,(2)社会学研究如何在预防自杀议题上提供有意义且独到的建议。

研究背景

受涂尔干思想的启发,大量社会科学研究将社会整合视为个体人生机遇中的关键因素。虽然学者们应用各种术语强调社会整合的各个方面(如社会凝聚力、社会资本和归属感),但涂尔干的基本观点为个体的社会关系结构影响着他们获得幸福和健康的能力。这一观点对于自杀研究非常重要,是涂尔干关于人们为什么会自杀的研究中被誉为最富盛名和恒久的论点。涂尔干认为那些与社会隔绝或没有归属感的个体比那些融入社会群体的人更易选择自杀。

如同大部分研究社会凝聚力和社会资本的文献一样,自杀研究强调社会整合的防护效益,但在很大程度上未能检验其潜在的负面影响。这种缺失出于两个原因:其一,学者们已经确定了特定情境下强社会关系会带来的不利因素。如,成为高度整合群体中的一员会增加对单个群体成员的要求,消耗他们的情感、经济和社会资源。其二,高凝聚力团体的文化由社会规范和团体成员期待构成。因此,高凝聚力团体会限制团体成员的信念、认同感和行为。

数据与方法

作者在美国的波普勒格罗夫(化名)进行了定性研究,这是一个小规模社区,该社区长期存在青少年自杀问题,且问题主要集中在该社区唯一一所公立高中里。由于自杀问题的敏感性,获得社区和受访者的信任是必不可少的。许多社区的成员认为这一问题对他们及其社区名誉造成了困扰,因此在社区的选择上,作者没有自主选择某一社区作为研究对象,而是社区选择是否接受调查研究。作者第一次接触目标社区时由一位德高望重的社区领导进行引荐,因此大部分居民相信作者来这里是为了帮助他们,而不是利用他们痛苦的自杀史进行炒作或宣传。在研究开始之前,作者开诚布公的表明了研究的目的和意图,最终,这个该社区接纳了作者并为其深入研究提供了重要帮助,包括积极主动地与作者交流并提供办公场所。作为回报,作者与他们分享研究发现、回答问题,与他们一起工作来提高当地的自杀预防工作。

为了了解该社区的自杀史,作者在2014和2015年使用了两种定性方式来收集数据:(1)对失去关爱之人(自杀者)的个体进行半结构式深入访谈,(2)与社区成员开展小组讨论。访谈的目的在于从私人经历的角度深刻认识个体面对的丧亲之痛、社会结构与社区文化。讨论组的目的在于:(1)获得人们关于社区社会结构和文化方面较为普遍化的认知;(2)了解社区成员是如何解释社区青少年自杀现象的;(3)为那些经常在朋友的围绕下才能较为放松的参与研究的年轻受访者提供适应环境。访谈持续时间为45分钟至4小时,大部分访谈时间约为2个小时。讨论组持续时间为1至3小时,大部分讨论组持续时间同样约为两小时。作者共与110位调查对象进行对话,其中71个个案访谈、13个讨论组和对照组。

分析结果

波普勒格罗夫的整合度。波普勒格罗夫是一个位于郊区的中上阶层社区,有美丽的住房和充足的户外空间。该社区规模小(不到5万人),90%的人口为白人,60%年龄在25岁以上的人至少拥有学士学位,根据美国人口普查,生活水平在贫困线以下的人不超过5%。平均收入和房产价值均高于国家平均水平。此外,社区中的绝大多数人拥有自己的房子(超过90%)。

多数受访者认为波普勒格罗夫是一个美好且人们会相互扶持的社区,这里的居民真正关心他人。社区的人相互认识,大多数年轻受访者表示他们的父母认识自己的朋友和朋友的父母。这种紧密联系的社区关系使住户很有安全感。但新入社区的人不太容易融入社区社会网络。如一位新来的住户表示这里的孩子和父母都较为排外,不管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孩子都很难交到朋友。高整合度社区的另一个潜在负面影响是信息传播得快且远,个人私事能轻易在社区中被公开,这种小道消息的迅速传播减少了人们的私人空间。

波普勒格罗夫的文化。“我们是波普勒格罗夫人,我们在去往成功的路上”。波普勒格罗夫的文化强调卓越成就和完美主义。在波普勒格罗夫长大的孩子不容易,一位年轻受访者表示作为一个波普勒格罗夫小孩“任何事都要完美:好成绩,好孩子,上好大学”。邻近社区的居民普遍认可甚至忌妒该社区学校的学业成就,这些学校让一大批学生上了“好”大学。社区中大部分人是世代居住在此的,也有一部分人为了名校而搬迁至此。后者在达到社区成员的期望和融入社区时感受到压力。而几乎每一位受访的年轻人表示在获得成功和实现与父母一样高的社会经济地位时倍感压力。为了使自己的成功看起来毫不费力,这里的青少年学习异常努力。

波普勒格罗夫社会凝聚力和文化带来的后果。在分析高度整合和规范对青少年自杀产生的影响时,作者发现了两个关键因素:青少年面对失败的强烈负面情绪反应;父母与青少年对寻求帮助意愿的抑制。

失败的悲剧。波普勒格罗夫的青少年不愿意寻求帮助,尤其是寻求心理健康支持,他们努力实现父母和社区的期望,并应对实现期望过程中的挑战。他们对失败表现出强烈的情绪反应,例如,不少青少年向作者描述他们会因为高中繁多的常规基础作业而哭泣,其中一位女生在压力之下不断掉发。正如一位年轻女孩所述,“失败不是我们任何人的选择”。这种无情的压力会产生负面情绪,转而可能使青少年选择自我伤害。事实上,多数受访者表示失去亲友使他们感到自我失败,他们认为自己需要为亲友的自杀负部分责任。

寻求帮助意愿的抑制。波普勒格罗夫的融合文化和紧密联系的社会结构增加了人们的失败经历,而这种文化与社会结构也使得父母和青少年很难选择寻求帮助。虽然很少有人承认他们会这样看待自己的孩子或他们认识的人,但仍有很多成年人表示心理健康问题在他人眼里会成为“完美家庭的污点”。青少年对寻求帮助的态度与其父母相似,一旦承认自己需要帮助,则会被他人所低看。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心理健康工作者提醒父母需要关注孩子的身心健康,仍有一些父母坚信自己的孩子不会选择自杀。

研究结论

作者提出了一种新涂尔干自杀理论,主要由四个要素构成。第一,作者认为对整合和规范进行概念化时,团体的结构和文化动态是最有效的方式;第二,虽然整合和规范不同于社会力量,但他们在特定情境中相互联系;第三,整合和规范自身无利也无害,但基于社会关系和个体特征时,它们会成为积极或消极的特定条件;第四,当整合和规范不能满足个体的心理、情感或社会需求时是有害的。

简而言之,波普勒格罗夫的高度整合和规范就像一口高压锅和一个玻璃鱼缸:成功和失败被明确划定,可见度高,经常被公开贬损或褒奖。文中那些努力奋斗的年轻人有时将自杀视为唯一的解脱方式。心理健康问题,如抑郁症,确实影响了波普勒格罗夫的自杀率。研究发现,不管是增加了青少年的精神伤害,还是降低了青少年与父母寻求帮助的意愿,社会结构和文化环境都发挥着重要作用。最后,本文不仅解释了群体的高度整合和规范可能导致个体失常现象,同样表明了社会学手段如何帮助人们理解和预防自杀这类失范行为。

针对自杀预防,作者提出以下建议。自杀行为的发生是基于个体遭受高度心理创伤、绝望、与外界联系少且拥有伤害自己能力等条件的。预防自杀需要抓住机会,在痛苦和绝望成为个人危机之前对其进行干预,使其学会依赖他人并向他人寻求帮助。此外,痛苦和绝望是一种自我认知评估,来自于在参考群体中进行社会比较和自我评价。换言之,绝望和痛苦的形成有着社会原因和个人原因。

在本研究中,大多数年轻人的痛苦和绝望与他们害怕无法达到社区的期望有关,帮助年轻人正确对待失败和应对学业压力可以帮助他们减少痛苦和绝望,从而减少自杀率。该方法强调有效的自杀预防策略必须考虑到人们的需求构成(在本文中,青少年承受着成就压力)。另一个有效策略是通过社区来改善青少年的生活,比起靶向陷入危机的独立个体,这种方法可以对更多青少年产生积极影响。最后,作者认为社会联结并不总是利于个体。尽管社会联结在多数情况下可以帮助人们预防自杀,但也有研究表明,过度的社会联结会造成“排外、对群体成员的过度索取和限制个人自由”等消极影响。

文献来源:
Anna S. Mueller and Seth Abrutyn. Adolescents under Pressure: A New Durkheimian Framework Suicide in a Cohesive Community.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2016.Vol. 81(5) 877-899.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杨阿诺。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Sissi,因为大家老拼错,所以干脆就简称为“CC”了。呆。二货。执且拗。别打我脸。女权主义者。心有恶犬啃蔷薇。※本人言论及立场与供职单位无关※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9.22-9.30,本周活动推介
九月终于要到尾声啦!国庆长假即将到来,在长假之前,还有许多好玩有趣的活动等着大家,本周依旧精彩!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