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自由金,对公益人有多珍贵?

人类的抄袭越来越没有痕迹。过去,大段大段地引用和粘贴,才会被人看出是抄袭,现在,抄袭已经分子化或者原子化,我们把每天“复制”的信息,打成碎片,然后重新加水勾兑后,再出来的,分明是原创的样子。

但仍旧是抄袭。不管水泥多么的原创,它抄袭的仍旧是石头。

这让真正的原创变得艰难,有好多人,抄袭到自己都不觉察到是抄袭,还以为是在完成生命中最悲壮最喜悦的部分,那就是原创。

越是在抄袭变得容易的时候,原创越显得艰难,也因此越显得重要。

因为人类同时进入了另外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姑且命名为经典厌倦时代,无论哪一个领域,都有了太多的经典和沉积,以至于没有一个人毕其一生,能够穷尽最微小的那个领域的那些繁经重典。

于是人类就琢磨着要反转,干脆不理会这些积累,把世界重新看成是一片荒原,鸿濛初开,混沌未形的那个形态。

因此就要排斥,要就放弃,就要释放,就要格式化。

就如公益做到一定程度,你会发现,做什么已经不重要,因为只要这个人在那里,做什么都可能做成。因为他已经掌握了所有的方法,因为他还在不停地依据事情,快速寻找到最适合的方法或者方法的组合。

在很多公益组织还在拿事在说理的时候,有很多伙伴,已经完全进入事在人为的状态。只要有人,就能够有一切。

对一个原创的经验初步成型的机构来说也是如此,任何一个人进入这个机构,都会被迅速同化,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这个机构的所有技能,沾染上这个机构最共性的风土。

对这样的机构来,任何项目书的约定已经基本没有意义,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要做什么,他会全神贯注地进入自己所服务的领域,按照社会需求每天快速地反应和卷入,并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出最有效的解决方法,以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解题收益”。


我的心中冉冉升起了一个“公益界的百人计划”,也可称之为“公益自由金计划”。

假如,我一年找到100个这样“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公益行动者,在他们常规的筹资之外,给他们每人每年支持10万元的“公益自由金”,不管这资金是用来发工资,还是支持创新试验,是不是非常的爽?是不是有了一点点同步解决公益界最缺乏的“创新资金”“工资成本”的可能?

当然,我基本不对公益千里马进行过多的挑选,我相信所有的公益千里马都是值得支持的。我相信能够组建一支对所有的公益千里马进行全方位全过程流水态支持的协作团队。

如果我给每个人设立一个专题的筹款页面,每个人帮助找到10个年捐人,每个年捐人每年支持1万元,持续支持三年以上,这样是不是就让这百人计划有了可能?

而如果百人计划能够实现的话,是不是就等于筹集了一千万元,是不是也等于建立了一个个“公益千里马助成团”?

想一想我都激动。我决定去做一个专门的PPT,开始我的宣讲之旅。如果你有合适的企业愿意听我讲,并愿意支付一万元的讲座费,我愿意把收到的费用全部捐赠给公益千里马助成团,也就是2017年的公益千里马百人计划。

公益行动者我基本上已经找到了,现在缺乏的,是确定第一个公益千里马助成团。

唔,说干就干,今晚就行动起来,先去“为公益千里马添草”,发起个目标100万元的一起捐,先争取把这个小目标实现了。(2017.10.6)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免费门票限量供应啦!(申请截至11.1)
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在以自己的方式践行着公益,而年会可以开拓大学生的视野,更可为其未来职业发展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