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所有民间公益人都应当有自己的“月捐群”

在腾讯、支付宝这样的巨大公益平台上,都有一个很显赫的字眼,叫“月捐”。很多机构梦寐以求的,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挤入这些个平台,这样,机构的经济情况就可能稳定地好转。

但可惜,进入这些通道或者说剧场,都极其严格,极其偏好安全公益,一般的民间机构、草根项目根本没有机会。以至于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支付宝的公益频道和腾讯的公益频道签订了一个友好协议,支付宝的公益频道专门协助民间公益人筹集工资,腾讯的公益频道专门协助民间公益人筹集业务经费。

醒来之后,看到窗外的北京,是一片朦胧。是的,国庆长假依旧在,雾霾已经卷土来。霾都终究是霾都,你无论做什么梦,都会在这里笑醒。

也许就如我在国庆长假第一天的文章所言,民间公益人一方面要祈祷和指望这些平台自我改良,更多地替民间公益人的筹资野性、发展战略服务。但这种期待本身就是一种依赖行为,是不思进取的表相这一,在所有的希望都不可指望的时候,唯一可能的,是依靠自己。一个人只要回到了依靠自己求解所有烦恼的时候,发现所有的问题都将不是问题。

其实依靠自己、依靠当前的现有条件或者说资源,去进取,去突破,去解难,也是有可能存活得很好的。中国自古就有一条铁律,只有没有资源的人才可能创造资源,只有没有希望的人才可能创造希望,只有没有准备的人才可能去做必须有准备的事,只有不专业的人才可能做成专业的事情。

假如我们把事情简单化,我们假定一个民间公益行动者,一年需要二十万元。

其中十万元用于工资,也就是生活成本;十万元用于差旅,也就是业务经费。

那么,如果他大胆一点,可以分成两种筹资方式,十万元的业务经费,可到现有的腾讯平台或者支付宝上去筹集——我们假定这两个平台十年内不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十万元的工资,可以考虑通过组建自己的月捐群来筹集。

人活在世界上,怎么说也得有几百个亲友、熟人。假如这十万元分解到每个月,大概是八千元。

如他能够邀请到一百个人成为他月捐群的成员,平均一个人,大概是每月“红包支持”他八十到一百元之间。这是可能的吗?

有些人说不可能,有些人说可能。但只有去实践,才知道可能不可能。

我们再把民间公益行动者想得社交能力弱一些,公众表达意识差一些——这似乎与公益的本性是相违背的,公益是要求从业人员非常活跃的,积极主动社会活动的,热心地传播和倡导的——那么,我们有可能出现第二种方案。

这第二种方案是,民间公益行动者假定的一年的十万元工资,再分成两半,一半到项目里去想办法筹集,另一半,在组建的月捐群里去想办法筹集。

也就是,一个月要想办法筹集到四千元左右。

假如他仍旧只能邀请到一百个人,来每天看他的公益表现,每天与他一起共同探讨中国的民间公益之路径,那么,这一百个人,每个月每人平均需要支持他四十块钱左右。

这是可能实现的吗?


如果还是觉得太难,那么,也许可以采用第三种方式起步。

这第三种方式是把希望放在远方,目前一个月先预设自己的年收入为五万元,然后,一半在项目里筹集,一半,在月捐群里筹集。

这样,需要筹集的费用是一年二万五千元左右。

这样,需要筹集的费用是一个月两千元左右。

假如我们的民间公益行动者朋友圈实在太小,只能找到五十个可能支持他的人,这样,这五十人,每人每个月平均需要支持的费用是四十元左右。假如能够找到一百人,一个人平均需要支持的是二十元左右。

这样是不是非常适合民间公益行动者起步?基本上,只要民间公益行动者愿意为社会公众服务,愿意去主动解决公众渴望解决的社会公益难题,只要愿意诚实地展现自己的进步和困惑,相信都可以得到亲友熟人甚至陌生人的信任和支持。

当然,以上所有的方式都假定每个民间公益行动者都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可以直播和记录自己的工作进展和生命心得。这样,写上十多篇原创之后,就可以获得开通赞赏的功能——即使没开通赞赏,也可以在文末加个收款二维码,去获得喜好其文章的读者的热心支持。

只要真心实意地以民间公益行动者的状态,努力在公益之路上执着践行,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支持者群体,都会得到这些伙伴的认可,无形之中,还会让自己的月捐群、年捐群,成为一个传播民间公益行动路径的良好教室;无形之中,还会让自己成为一名社会上的民间公益导师。

何乐而不为?有什么魔障能够阻挡呢?

不管哪一种方式,先去试起来,就是最好的吧。我知道我身边有好几个民间公益行动者,已经在勇敢而坚决地探索了。我相信这是民间公益行动者最好的筹资路径之一。只要肯做事,一定就会有支持。(2017.10.8)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免费门票限量供应啦!(申请截至11.1)
现在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在以自己的方式践行着公益,而年会可以开拓大学生的视野,更可为其未来职业发展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