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剩男剩女”吗?看看数据怎么说

原编者按:根据1990年到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本文描述了中国婚姻市场的“剩男”和“剩女”现象。一般来说,年轻人和受教育程度更高的人中单身的比例越来越高。35岁以后,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男性比其他年龄段人的单身比例要高。而且,有越来越多的单身男性和受过教育的单身女性出现。此外,中国女性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降低她们的择偶标准。

背景

关于“剩女”和“剩男”现象的问题成为了现在中国国内普遍热于讨论的问题。讨论“剩男”主要是因为中国性别比例失衡。在独生子女政策引发与传统的重男轻女倾向导致2030年“剩男”预计将达到3000万。巨大的单身男性数量不仅会导致婚姻市场的扭曲,也威胁到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剩女”现象似乎令人费解。“剩女”指的是受过教育但未婚女性。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在对于这方面的研究中都已经明确:女性因为接受教育所花的时间成本自然地把其自身进入婚姻市场的时间推迟。2014年,有研究表明大学的扩招对于婚姻市场产生影响,因为毕业生的结婚率下降了。

在生育率持续下降和老龄化的社会中,关于“剩男”与“剩女”的话题经常被各种讨论,但仍然缺乏关键的证据来支持相关论断。是否结婚?什么时候结婚?嫁给谁?这些问题的答案是还在含糊不清的。

数据来源

为了分析中国婚姻市场的发展趋势,本文采用了4个数据集:1990年和2000年国家统计局全国人口普查的1%;2005年国家统计局0.2%的人口调查;国家统计局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这些都是最具代表性的数据,具有足够的规模抓住中国婚姻市场变化的特征。每个数据集包括各个特征的信息,支持本研究考虑到这一趋势在性别、户口、教育和年龄方面的差异。

本文进一步将样本限制在15岁以上的人群中根据国家统计局收集婚姻信息的规定。我们通过个体来对群体进行分类,是否有婚姻经历,表明本文主要考虑第一婚姻市场的趋势。本文还进一步探讨了我国婚姻市场的匹配模式

分析结果

a. 什么时候结婚?

首先,本文采用了线性可能性模型(LPM)确定婚姻趋势如下图。取出一段时间来看,从1990年到2004年,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无论教育程度和性别,个人的初婚年龄都呈现出稳定的上升趋势。


b. 是否结婚?

与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相比,高学历男性的单身比例更高,而在30岁之前单身的可能性更大,这反面印证了“剩女”现象。

“剩男”可能不单集中在农村(低教育程度男性),城市低学历单身男性的比例也有所上升。

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推迟了初婚时间。中国女性往往会结婚,而男性则倾向于考虑教育。城市女性嫁给受过高等教育男性的比例增加了。而农村低学历男性的比例与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的比例是一样的,多年来都呈现出一种下降趋势。

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显示单身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低教育的男性更有可能是单身。

c. 和谁结婚?

本文试图使用匹配的夫妻数据,探究年龄、教育水平、早期生活地点(城市、农村)差距是否存在,这可能给我们一些对于高学历女性的婚姻选择的启示。

早婚的男性倾向于与年龄相仿的女性结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的男性倾向于与年轻女性结婚。在30岁以后,这个比例保持相对稳定。

女性的趋势是完全不同的,年轻的妻子更有可能嫁给更年长的丈夫。在25到30岁之间结婚的女性倾向于和年龄相仿的男性结婚,而对于30岁以后结婚的女性来说,并随着结婚年龄增长,更多的是与年纪较大的丈夫结婚。

综上所述,越在后来结婚的女性更可能与年长的、教育程度较高的男性结婚,对于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来说,更有这种趋势。她们可能不得不牺牲婚姻的质量来推迟婚姻。按照市场的观点,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在早期无法完成一项令人满意的比赛,她们可以降低标准以免成为剩女。

结论和讨论

从经验上来说,我们发现城市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倾向于推迟他们的婚姻。与此同时,在城市和农村地区,低学历男性的单身率都保持一种稳定的相对高的比例

本文认为人口政策教育因素等原因可以部分地或者全部地解释这个问题。

低学历男性的高失业率不仅是福利的损失群体,也会对社会的稳定产生负面影响。

高婚姻率而低学历的女性的增多,对于生育控制的政策的影响,可能导致低收入人群聚集,加剧不平等。

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因为婚姻时间的推迟,导致婚姻质量的下降,这也是关于整个社会的福利水平的问题。一个关键因素应该是消除歧视,保护自由选择的婚姻

随着中国人口的增长,教育程度的升高,性别比例和年龄结构更偏斜,在不断面对婚姻市场相对供给的变化下,需要未来的研究得到最新的数据支持有关婚姻选择的研究。

文献来源:Qingqing Peng, Lei Li (2017). An Empirical Study of the Chinese Marriage Market: “Leftover” or Not?, Open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s, 2017, 5, 229-247.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任美娜,中山大学社会学系。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学术 X 性/别 X 行动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NGOCN简报第433期:“江歌案”:在愤怒与喧嚣过后
留学生,女性,杀人案...都是挑逗网络传播神经的关键词。江歌原本是一个和大多数网友都没有生命交际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