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的又如何是个体的?奥尔波特兄弟人格心理学与社会心理学的“纠葛”


原编者按:
本期推送Nicole B.Barenbaum发表在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the Behavioral Sciences上的How Social Was Personality? The Allorts'“Connection”Of Social And Personality Psychology一文。本文考察了人格与社会心理学历史关系的三个相互矛盾的解释,并提出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人格心理学分支学科地位问题及其作为一个独立的心理学领域的逐渐出现。最后将比较弗劳德·奥尔波特和高尔顿·奥尔波特的观点,并考察高尔顿·奥尔波特为建立一个独立的人格心理学领域所做的努力。

在记载美国人格与社会心理的历史关系方面,历史上的争议颇多,主要有三种解释。第一种解释是,弗劳德·奥尔波特和高尔顿·奥尔波特20世纪20年代的工作将心理学的这些分支联结在了一起(Katz, Johnson, & Nichols, 1998, p.140)。第二种解释是,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精神分析的影响,弗劳德·奥尔波特和其他社会心理学家把人格作为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的社会心理学的一个特殊主题,在这个时期之后,人格心理学才成为一个独特的领域(Collier,Minton,&Reynolds,1991)。第三种解释是,社会学领域的社会心理学家在其成为心理学的一个特殊领域之前就已经发展了人格心理学领域(Bernard,1938)。

20世纪20年代初人格心理学的分支学科地位

第一种解释的支持者赞扬弗劳德·奥尔波特把社会心理学与学科的其他分支联系起来(Katz et al.,1998, p.140),特别是人格心理学。David Post(1980)指出奥尔波特文章中(1924)对人格社会层面的强调(p.371)是现代人格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发展的重要先驱。

Post指出弗劳德·奥尔波特在人格领域做出了一些最重要的方法论贡献(p.372),其中包括他与高尔顿·奥尔波特(G.W. Allport&F.H. Allport,1928)一起发展的A-S反应研究(支配-顺从反应研究)。James Parker(1991)指出,从1910年到1920年,“人格”在心理学文献中主要出现在“精神病学和异常心理学主题”的讨论中(p.42)。根据Parker对美国心理学制度发展的分析(如期刊和教科书的出版趋势,专业会议的内容以及学术课程的变化),人格研究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成为一个专业,美国心理学专业领域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保持稳定(p.164)。与此相反,虽然社会心理学的分支学科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还没有明确确立,但到目前为止,出现了一些被体制认同的指标。

在弗劳德·奥尔波特文章的前几年,有一个迹象表明社会心理学作为心理学领域的分支领域而出现,即1921年“异常心理学杂志”(美国精神病理学协会的官方机构)扩展到“异常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杂志”,以及弗劳德·奥尔波特与Morton Prince共同合作加入了杂志编辑。

人格作为社会心理学领域的一个主题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关系的第二个解释认为曾经被认为是社会心理学的一个主题的人格研究,在二战后成为一个单独的分支学科。根据这种观点,20世纪30年代是人格与社会心理学研究密不可分的时代,对这种转变最为负责的人是西格蒙德·弗洛伊德(Collier et al.,1991, p.101)。随着社会心理学领域的扩大,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初,社会发展和人格研究仍然是重要的研究领域和理论。虽然这个解释与20世纪20年代初期人格心理学的分支学科地位不同,但它与开始强调弗劳德·奥尔波特早期关注人格的观点是一致的。

与此相反,社会学领域的社会心理学家指出了社会学家对人格研究的影(e.g.,Bernard, 1938)。这项工作在人格心理学的历史讨论中几乎没有得到系统的关注,他们更侧重于讨论学术心理学的发展(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性格测试的扩散)以及精神卫生,社会工作,精神病学和心理分析的影响(e.g., the proliferation of personality tests after World War I)。那么,与其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之间建立新的联系,弗劳德·奥尔波特把人格作为社会心理学的一个主题继续成为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早期著作的焦点。

社会学领域社会心理学中的人格

关于将人格社会心理学主题的下一个问题涉及到社会学领域社会心理学家的贡献,根据Bernard(1938)的观点,他们在心理学同僚之前就发展了人格领域,社会学家Bogardus,Cooley和Thomas在弗劳德·奥尔波特就之前将人格视为社会心理学的焦点。

社会学家早期对人格兴趣的另一个表现可以从1921年对“美国社会学杂志”上发表的最近文献摘要的分类系统中看出。暂定方案中的第一类是“人格:个体与人”(“Recent Literature,”1921, p.128)。Howard Becker(1930)利用该方案对1895年至1927年间在该杂志上发表的文章进行了分类,发现人格研究逐渐上升的趋势。另外一类是社会病理学:个人与社会的混乱,“个案研究与社会诊断”和“生活史与精神分析学(“Recent Literature,”1921, p.129),反映了精神分析和精神病学的影响,也反映了社会学家对“人格和社会调整实际问题中的兴趣(Groves,1923)。

关于社会学领域社会心理学家对人格现实问题的持续关注,可以从心理学家在1928年和1929年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社会科学委员会主办的两次人格座谈会上得到反映,很明显,社会学领域的社会心理学家对人格研究做出了早期的贡献。早期的社会心理学著作不仅可以在社会学领域(Bernard,1938)中找到,也可以在心理学中找到,这两个领域的社会心理学家在整个20世纪30年代和20世纪40年代都对人格保持着兴趣(Collier et al.1991)。

人格发展与嵌入:与社会心理学的关系

Parker(1991)认为,,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一些专业和体制发展暗示了人格作为心理学新的研究专业出现,这可能是由于人格的“医学化”(Danziger,1997,p.124)和心智测试运动的扩张(Danziger,1990,1997;Parker,1991)。作为考察人格与社会心理学之间持续关系的起点,我们可以把人格心理学的出现看作是一种教学领域。

早期人格和社会心理学之间的联系可以在Gordon Allport和Kimball Young的例子中看到。普遍认为,高尔顿·奥尔波特在美国教授了人格心理学的第一类课程之一,该课程于1924年在哈佛大学社会伦理学系首次被提出,题为“人格与社会改善”。在1925年它被交叉列入心理学系,题为“人格:它的心理和社会方面”(Nicholson,1997)。奥尔波特的课程名称和对课程的描述表明了他如何将其与社会心理学联系起来,他计划“从个人心理,社会心理和精神分析中提取有关个人能力差异、个性差异、精神和个体差异的数据,以及个人在群体中的反应(1923;quoted in Nicholson,1997,p.736–737)。

到1929年,美国心理协会成员中有2%的人将“人格”列为教学兴趣,而列出社会心理学的则是7%(Habbe,1941)。尽管人格作为一种教学领域正在形成,但人格课程仍然经常被认为是社会心理学课程,与此同时,心理学和社会学的许多社会心理学家继续把人格作为社会心理学的一个主题。

高尔顿·奥尔波特人格与社会心理学的分离

Ian Nicholson(1998)认为,整合人格使其作为心理学的一个研究范畴,是弗劳德·奥尔波特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极为浓厚的兴趣(p.64)。高尔顿·奥尔波特采纳了与他哥哥不同的人格观点(Nicholson,2000),并且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对人格的兴趣日益增长并开始将个性心理学与社会心理学分开。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弗劳德·奥尔波特把人格视为社会心理学的一个话题,1921年出版的奥尔波特兄弟关于人格特质的联合文章明确表达了这种观点,认为人格本质上是社会性的。然而,高尔顿·奥尔波特却采用了不同的人格观,并且像他对“纯粹人格”的强调一样(see Nicholson, 2000),他建立一个独立人格领域的努力反映了他对“人格心理学”的接触。同时,高尔顿·奥尔波特开始明确提到人格与社会心理的分离,反驳了Young强调社会方面的“人格”。他最后认为,社会学家应用“人”或“社会”这些概念来代替“人格”,因为是社会人或有地位的人而不是独特的个体吸引到了他们”(p.733)。

高尔顿·奥尔波特认为需要一个单独的与社会心理学不同的、关注个体人格的独立分支学科,每个人的人格是一个独特的整合,因此也只能是心理学的一个基准。他认为社会科学家只是对构成共同社会态度、可能为了某种目的而被独立地看待的那部分人格感兴趣,另一方面,人作为一个个体太过参与,也太过独特,是任何社会科学都要面对的问题。因此,对高尔顿·奥尔波特来说,人格不是一个社会学的话题,而是心理学话题,不是社会心理学的话题,而是心理学的独立分支学科。

结论

对三种关于社会与人格心理学历史关系的不同观点的考察发现,弗劳德·奥尔波特把社会心理学与独立分支的人格心理学联系起来的第一种解释是基于20世纪20年代初对人格的重构。历史资料部分地支持第二个叙述,即20世纪20年代人格被认为是社会心理学的一个主题,并在接下来的二十年中逐渐形成一个分支学科。然而资料还显示,弗劳德·奥尔波特对人格的处理并非代表一种新颖的方法,而是延续了早期社会心理学家在社会学(如第三种观点所暗示)和心理学中所建立的传统。这两个学科的社会心理学家在二十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初都对人格保持着积极的兴趣,但是随着独立人格心理学的出现,心理学领域的社会心理学家开始不太重视人格了(Collier et al.,1991)。

而高尔顿·奥尔波特将个体看作是超然的(Craik,1993,p.9),以及他试图将人格的心理学研究与其他学科的人格研究区分开来的努力,则加强了心理学的现有的即将个体从社会和文化背景中分离出来的倾向。

文献来源:Nicole B.Barenbaum. How Social Was Personality? The Allorts'“Connection”Of Social And Personality Psychology.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the Behavioral Sciences, 2000, Vol.36(4), 471-487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赵南南。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学术 X 性/别 X 行动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活动 | 环保公益组织联合校园招聘宣讲会
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五家本土环保公益组织负责人,将在现场为你讲述环保公益行业的现在和未来!另有来自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