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票是传播么?

《可以说NO吗? 关于民生银行ME公益创新资助计划的公开信》一文发出后,我们听到了许多反驳此文的声音。其中一种声音谈到,为了获得更高的得票数而做出的“拉票”行为,并不能称之为“占用了公益从业者有限的精力”,因为公益人的工作不仅仅在于服务,而且也有必要通过传播工作来让公众更好地认识自己的工作。而以(例如)ME项目为契机,将拉票行为视为传播工作,通过拉票扩大自己的公益项目的公众认知度,则是十分合理的。因此,公益机构不应当将这种对投票的要求视为洪水猛兽,而应该认真地分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来完成拉票(传播)的工作。

然而,我们认为这种观点混淆了“拉票是为了获得更高的票数”跟“传播是为了让公众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工作”这两种不同的工作手段和工作目的,并且将它们不恰当地对等起来了。显而易见的是,在项目评估对得票数的要求之下,公益项目必须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如,十天内)获得尽可能多的票数。而因为时间是给定的,如此一来,除了投入更多的资源来提高票数以外,提高拉票的效率也很重要。而所谓的“提高拉票的效率”则意味着,要尽可能地压缩每张投票背后所需要投入的资源,这就意味着“拉票”是一种“短平快”的工作方式。然而,“让公众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工作”的传播则很可能是一项长期而且艰苦的工作,需要长时间地与公众接触、陪伴甚至对公众进行教育才能完成。因此这两种工作方式恰恰可能是矛盾的,无论是在工作手段上还是工作目的上,“拉票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票数”跟“传播是为了让公众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工作”都并不能对等起来。

事实上,正是在拉票工作对“短平快”的要求之下,公益机构也往往会自觉不自觉地倾向于采用阻力更小的工作方式来提高得票数,这其中少不了有很多“亲友票”、“熟人票”(我们暂且不谈“刷票”、“买票”这些明显违规的行为)。而在向亲友和熟人拉票的时候,如果仅仅使用熟人关系来为项目背书即可获得投票,此时人们往往并不倾向于真正向自己的亲友和熟人来深入阐明这个项目正在做的工作和深层次的理念及诉求(否则就违背了效率原则了)。如此一来,就并不见得“获得投票”就等于可以“提高公众对项目的了解”或者“提高公众的参与”了。更有甚者,拉票行为可能恰恰歪曲了或者错误传递了一个公益项目的核心诉求。以我们遇到的一位公益伙伴他所认识的一位拉票志愿者为例,这位拉票志愿者将得票数的竞争视为一个“优胜劣汰、强者生存”的过程,而这种想法恰恰违背了他为之拉票的公益项目所要传递的“人人平等、保护弱者”的核心理念。因此,以得票数多寡作为评估方式,将公众对公益项目的参与和了解程度抽象为一个数字,往往伴随着将公益项目的核心理念抽空的危险。所以正如我们看到的,假如“拉票”并不能伴随着“让公众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工作”,那么为了拉票而做的“传播工作”(假如我们能将之称为“传播工作”),这不是在“占用公益从业者有限的精力”,又是什么呢?

除此以外,为了拉票而做的传播工作还会带来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在得票数的导向之下,很可能会将公益机构对公众的倡导替换成了对公众的迎合。事实上,很多公益机构的工作是在反对社会的诸多不公平、不公正和不公义的现象,他们的工作因此很可能时常是在违反甚至对抗主流公众直觉的。这些违反甚至对抗主流公众直觉的公益工作,在劳工、性少数、疾病关怀、性别平权等领域不难见到,而他们的工作对于反对社会的不公平、不公正和不公义却又是关键的和重要的。而他们为了传递自己的诉求和理念所进行的倡导工作,则往往是在一种压力下进行的。因此可以想见的是,当这些项目在面对拉票的要求的时候,他们会完全处于劣势之中,更难获得更高的得票数——但这完全不能代表他们的工作是没有意义的或者意义更小的。因此用“拉票”的逻辑来衡量这些工作,对他们而言是极端不公平的;而用得票数的多寡来评估他们的工作,则只会进一步地压缩他们的生存空间。而即使不谈论这些“极端”案例(需要说明的是,我们认为将这些工作称为“极端”案例是有问题的),即使对那些“普通”的公益项目而言,当传播/拉票可能可以带来足够多的物质回馈的时候(以ME计划为例,可能可以带来50万的项目资助回报),也很有可能会使他们放弃或者削弱他们在压力下所从事的倡导工作,而变成对公众的简单迎合。如此一来,公益项目将会没法发挥他们弥补和反对社会的不公平、不公正和不公义的作用,却甚至可能会反过来复制和再生产了原本的不公平、不公正和不公义的社会结构。

所以,对于公益组织而言,不仅“拉票”不是“传播”,而且“传播”可能往往没有“倡导”来得更重要。因此如果我们不去反对以得票数来评估一个公益项目能否获得资助资格的这种做法,将只会进一步地违背和破坏公益领域的工作基础。

※ 本文源自作者惠寄,作者:黄奕,新南社会发展中心。转载敬请联系editor@ngocn.net,索取原作者联系方式并取得同意申请。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Sissi,因为大家老拼错,所以干脆就简称为“CC”了。呆。二货。执且拗。别打我脸。女权主义者。心有恶犬啃蔷薇。※本人言论及立场与供职单位无关※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