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翻老照片,学校仪式对一代代学生有何影响?

原编按:尽管学校档案照片并不能直白传达出校园教育对个人社会化的因果机制,但却能形象地反映出教育发生的物理环境。对于很多研究者而言,档案照片刻画了学校仪式的历史演变轨迹,本期推送的这篇文章同样关注学校的各种仪式,通过对仪式相片的分析,揭示校园仪式对于青年人的身份博弈以及学校改革的重要意义。

1、引言

档案照片反映了学生是如何在学校的不同空间里去践行“学生”身份的表演的。通过档案照片,不仅可以看到学校环境的历史变迁,同时可以捕捉到改变和停滞是如何发生的。尽管影响学生社会化的社会环境日新月异,这篇文章关注的是相对“停滞”的学校环境的影响,反映的是青年人如何被学校的传统和仪式所规训的过程。研究将档案照片看作是“见证(seeing)的记忆”,将照片中反映出来的仪式和传统理解为规训个体的潜在社会机制(function)的可见模式。

在样本范围的选择上以美国为主。美国的学校教育显示了一场围绕种族、阶级和性别的意识形态的历史斗争。学者认为文化支配一直是美国教育历史的中心主题,从殖民者和美洲原住民之间的“文化战争”到19世纪新公立学校运动的美国化努力,以确保盎格鲁价值观对爱尔兰移民、本土美国人以及非裔美国人的统治地位。学校是身份安排的一种模式。文章的贡献在于解释了社会关系和文化语言是如何在教育背景下产生的,以及学校教育这对不同个体或群体的损害或益处。

对这份研究而言,数据收集仍然处于进行中状态。目前数据库中包含了10000份关于学校、老师以及学生的高清照片,并且配有相信说明,类似图1。研究者使用的摄影图库集叫做“Thumbsplus?”(图2为屏幕快照),这个图库允许研究者保存图片的背景信息(例如摄影师、地点等)。




分析方法上,研究者采用了“持续比较”(constant comparison)的分析过程。首先搜寻包含研究主题的档案图片的所有类别。这个过程中,识别出以下几种类别:休息和游乐场活动、学校话剧、爱国庆典、课堂、课程等等。在这个初始的“开放”编码阶段,类别是既不互斥也不详尽。其次,研究者对初始的“开放编码分类”进行了轴向分析,制定了新的代码,解构了原有类别,这一过程既是一种归纳,也是通过演绎方式检验理论假设。研究者开发了具有穷尽性的理论代码,本文分析部分主要探讨四个子类别:校园规范,年龄性仪式,爱国仪式,以及强制性仪式。

2、理论基础

主要使用戈夫曼拟剧论作为理论指导。将仪式看作社会安排,包含和反映教义,对世界的信仰和价值观,并以“一体化”方式进行。学校是承载仪式的一个鲜明地社会性场所。

像戏剧一样,学校教育包括练习动作、表演空间、学生和老师,以及多份“剧本”。通过将戏剧批评的工具运用到真实的生活空间和活动中,学者们可以研究“表演者”如何与脚本互动,脚本和空间如何影响表演者的行为。

受批判教育学的影响,当其他学者强调通过仪式建立的积极的情感记忆(如交流和超越)时,本研究关注的却是在年轻人的身体上反映出来的的更具问题性的意义,这引发了关于社会结构的再生产能力和教育的潜在可能性的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校的档案照片中已经记录了哪些仪式?”“为什么这些表演对于思考青年人的身份博弈和学校改革是重要的?”

3、相片的意义

“我们都是在社会中接受过训练,使用一种比较常见的姿势和眼神,在社交场合中,对自己进行毫无意义的编排。”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在争论照片的本质到底是现实主义的实证,还是一种以解释性为主题的“多义词”图像。在本研究中,研究者采用的是postpositivism视角,强调照片与其所记录的物质世界之间的“索引性”联系。摄影图像的“标志性”本质是“像”它们所代表的物体。意义永远不能确定,但如果它们被认为是科学的,那么关于它们的陈述原则上必须是可证伪的。postpositivism强调摄影作为“世界事物”的代表,同时认识到照相机不仅仅是机械的转录设备。我们不能假定了解这些行为的“真实”性质或意图,但我们建议记录它们的档案照片能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受教育的参与者的行为,以及他们的意识形态特征。

校园规范

300年的学校教育照片。记录了一个重要的学校“习惯”仪式元素: 在公共场合展示自己的“工作”。学生不仅要学习,还要在课堂上向老师和整个班级证明他在学习(如图6、7)。作者将这种每日实践称为是“隐性课程”。Michael Apple(2004)将隐性课程定义为“对学生的规范、价值观和性格的隐性教学,这种教学方式仅仅是他们的生活,并在多年的时间里日复一日地应付学校的制度期望和惯例。学生展示他们的作品,以及表演知识的再生产,构成了其中一种制度规范。这类的习惯和期望还包括考勤、听从指示、时间划分、纪律和仪态、标准化活动(如考试),以及非课程团体活动,如集会和庆祝活动。




年龄性仪式

相机捕捉到的方式是作为一个阈限状态存在的,参与者是“被剥夺了他们以前的身份,并在社会世界分配了位置;他们进入一个时间地点,实现了从一个社会自我到另一个社会自我的过程”。当孩子们在教育和社会化过程中成长时,他们就会在一个线性的、发育成熟的成人阶段中经历一系列的“成为”(becoming)。年龄性仪式的到来,标志着成人构建年轻人“成为”的方式,并总是用相片的方式记录下来:

上学第一天的仪式。图9显示的是孩子第一天上学给老师献花。


图10展现的是德国传统,学校给孩子们一个装满礼物和糖果的“学校圆锥”来纪念第一天。



图11则是美国的典型现象,孩子因与父母分离而哭鼻子。美国的摄影师记录了学校政策对年轻人情绪状态的影响,不仅是通过第一天的分离焦虑,还包括学校禁止使用自己的母语(图12)。


另一个年龄标志是班级照片或学籍肖像。不同年龄阶段保留的班级照线性记录着孩子的成长。


毕业典礼可能是最重要的“成人礼”形式。美国高中毕业典礼也意味着从少年成为了青年。学生们都会穿上礼服来庆祝。记录成人仪式和特殊的年龄仪式的照片也被保留下来,这些仪式标志着性成熟的变化,比如学校舞会。男孩和女孩通过相互拥抱和站在一起跳舞来表现成为年轻男女的行为。驾驶课程也是。


在美国,还有另一种与国家要求直接相连的年龄仪式:登记入伍或参军(图18)。成为一个“美国人”意味着要为国家服务。即使这些宣传教育的图片是理想化的,它们也代表了成人用照片影响受众对学校的看法以及年轻人的民族主义表现的方式。


爱国仪式和典礼

升旗仪式、节假日庆典,学校举行这些仪式,一方面为了增强凝聚力,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践行民族认同。学者注意到,参加这些仪式其实是一个反射性的动作,学生经过训练后会在没有思考的情况下进行表演。这样,仪式的规训作用由显性变成了隐性的。爱国活动是年轻人作为学生必须履行的职责,但这些仪式背后的含义和价值观(通常)仍未被审查。世界各地的学校都是体现民族主义的场所,如图19所示,前苏联的幼儿园儿童。


在美国,这些仪式“表演”包括在教室悬挂国旗和其他民族主义象征物件(图20)。正如Callois(1979)所观察到的,爱国的仪式和符号定义了一个社会的特征,通过这些形式,有助于公众接受这个角色及其相关的价值观和信仰


校园传统舞台剧也是一种独特的仪式。这种历史重演有助于政治灌输(图23)。无论是世俗的还是神圣的,这些时刻都要求年轻人的身体(身体)、关系(认同角色的信念)、意识形态(与社会规范和剧本中所代表的思想)结合在一起,通过表演将统治者思维保存在文化意识中。


强制性仪式

学校是一个社会性的公共空间,对于社会空间而言,保持地位等级制度是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惩罚”实际上是维持这一秩序的社会实践方式,但照片却很少。老师作为强者,对学生的惩罚实现了一种纪律教育。这些“表演”是学生们亲眼所见的,学生们自己也要履行监督同伴的社会责任。


另一种强制性仪是强制同化,例如图12,新移民孩子被要求不得使用母语名字。反映出社会等级对于弱势个体的规训。


4、讨论

分析发现,学校作为社会化的正规机构,通常是保存而不是改变社会价值。从许多方面来看,改革者往往忽视了教育仪式和仪式的再生产力量,这可能会折损学校改革努力的效果。保守和渐进式的教育改革提案并没有解决这篇文章中所讨论的深层次的“隐蔽的”社会实践。通过对档案照片的分析,研究揭示了学校再生产社会意识形态和行为的方式,同时提出这些价值观、信仰和行动对谁有利或不利的问题。

研究者认识到摄影图像是一幅不完整的图片:它没有提供拍摄前或拍摄后的行动信息,也没有记录短暂的行为、交流或其他形式的社会互动。此外,通过调用规范化的姿势或选择性呈现期望的行为,照片本身可以是霸权的发声器。然而,正如Grosvenor(2007)所指出的,档案照片可以揭示主流历史叙事(如有色人种和儿童)普遍忽略的文化体验和观点。此外,图像可以教会我们以观众视角去看待我们都曾身处其中的校园,包括观察学生是如何回应社会规范的。

通过对学校照片的分析,可以发现,在历史上,社会技能和行为的正常化往往是通过一套狭隘的表现来完成的,这些行为排除并贬低了其他的“不良”行为。研究从照片中发现,学校通过仪式和表演创造出各种限制性的团体身份,包括“好”和“坏”的学生行为,这些行为是通过强制性仪式来延续和合法化的

对学校照片的分析给改革者们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几代人都经历过哪些表演?哪些已经不再使用,为什么?考虑到以上几点,是否有可能消除或改变世代相传的仪式规范?如果是这样,这些新做法会是什么,又会由谁来决定呢?

最后,研究者提到,这篇文章的分析对学校的许多日常实践都有明显的批判。如果学校继续要求孩子们参加这样的学校表演,而不去询问他们的具体表现、生活对年轻人的影响,那么学校的改革将始终是“隔靴搔痒”。研究者希望,教育工作者、政策制定者,甚至是年轻人,都可以对学校礼仪及其功能进行地方讨论。年轻人尤其可以成为积极参与者,选择他们将扮演的角色,或者完全创造新的角色。

文献来源:
Drew Chappell , Sharon Chappell , and Eric Margolis(2011).School as Ceremony and Ritual: How Photography Illuminates Performances of Ideological Transfer.Qualitative Inquiry 17(1):56–73.

译者简介:
雅静,南大社会学院在读硕士,关注领域:流动人口文化适应、少数裔群体、留守儿童等。
E-mail: gloriagirl@126.com。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资料整理:雅静。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创新,是因为你无知?
所谓的创新,其实不过都是人类公理的又一次叠加而已,不掌握,就会觉得是创新,了解了,才有可能扩充生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