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由毋宁死,黑人终于成了漫威的主角

《黑豹》是MCU(漫威电影宇宙)中第一部黑人超级英雄的电影,在漫威18部系列电影中,以烂番茄均分8.2,烂番茄新鲜度97%,MetaCritic均分88,CinemaScore评分A+,IMDb均分7.8的成绩领先于其他漫威电影。

黑豹在漫威英雄设定中富可敌钢铁侠,甚至在《美队3》中首秀单挑美队也毫不逊色。但《黑豹》的剧情被吐槽为“翻版雷神”,不被大多粉丝买账。而比情节更吸引人的,是电影所涉及的社会元素,包括种族、性别、原始部落以及现代文明间的矛盾与冲突。

《黑豹》(Black Panther)海报

暗藏黑人运动的背景

《黑豹》(Black Panther)承接《美国队长3:内战》的剧情:

瓦坎达是美国漫威漫画中虚构的国家,位于非洲的东北部,这是故事发生的背景国家。现任黑豹(即特查拉,以下皆以黑豹代指)的父亲、瓦坎达的老国王提恰卡在参加联合国会议时被炸死,冬兵(巴基·巴恩斯,美国队长的伙伴,受到反派九头蛇控制被训练成“冬日战士”)被陷害背锅,黑豹为了报仇被迫卷入“内战”。

从左到右依次为黑豹、钢铁侠、黑寡妇、幻视、蜘蛛侠、罗德上校
图片来源:《美国队长3·内战》

在电影里,提恰卡到奥克兰调查振金失窃案——振金是漫威宇宙中最坚硬的材质之一,制作美队盾牌及黑豹的战衣和爪子的原材料,后发现弟弟恩乔布正在策划武装暴动,想要将振金的武装资源给受到压迫的黑人,让他们有推翻政权的能力。提恰卡失手杀了恩乔布,为了“遗忘那段真相”将恩乔布的儿子埃里克,留在了奥克兰。

后来,埃里克杀了在瓦坎达拿走振金作为武器资源的军火贩子,并以此作为回到瓦坎达的见面礼,又在挑战中赢了黑豹,登上瓦坎达的王位并穿上了金钱豹战衣。和他的父亲一样,他希望在世界各地“扬着瓦坎达象征正义的旗帜”,推动世界各地的独立解放运动。

无论是恩乔布还是埃里克,出于反对种族歧视的立场希望实现社会正义,都与现实世界中的“黑豹党”暗合。

1966年10月,美国处于黑人仍被叫做“Negro”(黑鬼)的时代,他们不仅会在公开场合遭受3K党徒的暴力对待,还会时不时受到警察的非难。这一时期也是民权运动兴起的时期,“黑豹党”(Black Panther Party)在这样背景下诞生于加州奥克兰。“黑豹党”是一个追求黑人平权的民权组织,由于他们认为采取武力也具有合理性,而被认为是激进组织,该党有领导人也提出过支持世界独立运动和解放非洲的主张。

黑豹党比漫威更早使用黑豹的Logo
图片来源:Libcom.org

电影《黑豹》一开头的场景放在了1992年的奥克兰,一方面奥克兰是“黑豹党”的发源地,另一方面在1992年美国洛杉矶发生了大骚乱——起因是白人警员和黑人的冲突,后被认为是警察暴力执法,最后演变成大规模骚乱。

技术爆炸与原始部落

瓦坎达掌握着漫威世界中最先进的科技,与此同时,瓦坎达的人民却仍然过着具有浓重的原始部落色彩的生活。

剧照,图片来源:豆瓣

此外,瓦坎达还是一个君主专制的国家,黑豹对于国家的理解也非常“传统”。

在片尾的第二个彩蛋中,黑豹选择了在恩乔布被父亲杀死的地方建立瓦坎达国际联系中心,在发布会上表示“将会与世界共享知识和资源,互助友爱。”黑豹尝试着在保护瓦坎达人民的同时向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迅速打脸自己曾经反驳埃里克的话,“我是瓦坎达的国王而不是全人类的国王。”

“我是因为你”或者“人类走向他人”,认为个人价值应在他人中实现,也是黑豹成为瓦坎达的国王所选择的责任。

不同部族的穿着带有浓厚的原始部落色彩
图片来源:电影《黑豹》

漫威原漫画中,瓦坎达后来出现了经济危机,萨满和护卫族群叛乱后,瓦坎达将会走上民主道路。

非洲未来主义下,反派更像主角

美国非洲裔学者卡维尔·华莱士在今年2月的《纽时杂志》的专栏里评鉴《黑豹》这部电影时,提到了“非洲未来主义”(Afrofuturism)一词。

这个概念最初起源于一类有未来元素色彩的黑人音乐,之后发到文化艺术的多个方面。构想一个未被殖民破坏、没有压迫的非洲,也逐渐成为“非洲未来主义”的内核。

《黑豹》从电影的服装、音乐、口音、布景到建筑,不同部落的象征,甚至是配乐中的西非乐器,都充满非洲特色,并以更加“未来”的方式表现。

电影中的对白也有针对殖民议题的暗示,例如埃里克在英国博物馆对白人解说员说“你觉得你祖先拿我们东西的时候付钱了吗?” 到苏睿公主救治CIA探员时直接说:“别乱碰东西,殖民者”;对比克劳在电影中反复将瓦坎达人民称为“Savages”(野蛮人),瓦坎达被称为不过是一个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

剧照,图片来源:网络

经常发表影评的学者齐泽克在《准二重幻想曲:一种对《黑豹》的施特劳斯式的解读》中指,从施特劳斯的二重文本意义出发,电影“将明面上立场的等级,颠倒过来”。此外,“反派”埃里克被认为更像主角,他对不公的反抗、对自由的追求,甚至遵循瓦坎达的传统打败了黑豹。当剥离出种种选择的特殊性,埃里克甚至“比蝙蝠侠更像主角”,至于黑豹,则像一个美国普世价值的代言人。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中,原始人最终在新世界里上吊,门外等待着采访他的记者只能看到门中晃动的双脚。新世界里,只属于自我的原始人显得格格不入。《黑豹》里的埃里克也有这种感觉,他问父亲为什么他们与瓦坎达中的人这么不同?最终,他选择了自由地死去而非被囚禁地活着的结局,“将我埋在海里,就像为了跳船的祖先一样。”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张天真。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NGOCN微信公众号(ID:ngocn05) 独立发声,使民间看到公益多种可能性。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活动丨中法环境月:蓝天实验室DIY空气净化器工作坊4城招募
第五届中法环境月已于9月15日开幕,本次环境月主要围绕饮、食、呼吸的主题开展活动。环境月期间,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