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代言人: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我为性教育代言——周奕慧

我是来自苏州工业园区五色石青少年发展中心的周奕慧,我正儿八经地开始接触性教育是从2016年11月左右开始的,不知不觉已经有一年多了。只是回过头去看自己不长的人生经历时,竟发现早就埋下了性教育的伏笔:

在中学阶段充分地“被同伴教育”时,

第一次接触弗洛伊德的“力比多”时,

在大学第一次学备课选择了“青春期男女生交往”的课题时

············

只是从来没有想到过,性教育竟会成为我的职业。

说来也奇妙,我们五色石的创始人姚峰老师最初的发展方向是青少年课外素质教育,当跟身边的少男少女们关系越来越好之后,她敏锐地发现了青少年最感兴趣、也是最缺乏引导的话题,就是“性”。在经历了大量的学习、探索、筹备、实践后,我们决定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性教育工作中来,并开发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初中生性教育8堂课”。

1 形形色色的信息,却没有能力辨别

不知道是否是师范毕业带来的“臭毛病”,最初的我总觉得用8堂课去概括这么一个宏大的话题未免过于简单,不能认同将其称之为“教育”,恨不得每周一次的课贯穿整个初中三年。

但在实际课堂中,我却越来越真切地体会到学生面对性的懵懂和迷茫,他们在媒体的刺激下接受了形形色色的信息,却没有能力去辨别真伪。

在第一次上课时,我们请学生在纸条上写下他们对于性的困惑,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乎生理的,多次重复提到的问题包括:

“精液可以喝吗?可以美白吗?”

“撸管是否伤身?”

“ ‘雌雄同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早恋有错吗?”

“老师怎么看婚前性行为?”

“为什么会有同性恋?”

“同性恋如何进行性行为?”

“SM是什么?“

············


图为孩子们写下的疑惑

这些问题像是一个巨大的沼泽,孩子们陷在其中,他们希望有人能拉他们一把,可是没有。他们也想“自救”,但是通过各种渠道找到的信息反而将他们越拽越深。

我开始意识到,比起让一小部分孩子得到更全面、更深刻的性教育,让更多的孩子接受科普性的性教育才是迫在眉睫的事儿。

2 知识传授是一小部分,重要的是态度

做性教育老师实在是件愉快的事情,很容易与学生建立关系,也很容易被他们感染。

去年一个初一班级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与其他班级的兴奋、激动相反,这个班整个都很“害羞”,我们最初两节课的内容包括生殖系统、卫生护理、青春期发育的事儿,当进行图片展示、动画讲解的时候,几乎所有同学都挪开了眼睛并发出拒绝的“噢~”声 ,甚至课后好几位同学都跑来“关心”我:“老师你不尴尬吗?”

随着课程的不断展开,他们慢慢地也会主动提问、自由地发表自己的观点,仿佛是在用行动告诉我:他们不再觉得谈论性是一件尴尬的事情了。这样的转变是让我备受鼓舞的。

因此我认为在性教育中,性知识的传授只是较小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老师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学生。

3 性教育课堂,教学相长也

动态,生动的课堂总会给我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教学相长”这个词用在性教育的课堂上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当我在黑板上写下“狼狈为奸”后,男生一脸严肃地告诉我写错了并改成“狼被围奸”的时候;

当描述“肛门”一词语时,他们的说法是“少小离家老大回,菊花变成向日葵”的时候;

当描述“结婚”一词,全班同学齐唱《婚礼进行曲》时;

当讲到包皮环切手术和性骚扰,有同学愿意与全班一起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时;

当学生给你介绍 “英国卫裤”这个神奇的内裤时;

当学生私下与你分享BL游戏时;

············

你看,他们会自发地寻找各种宣泄性能量的渠道,我更是从他们那儿得到了很多有趣的素材。孩子们身上那种洋溢着激情、矛盾与浪漫的青春气息,实在美妙。


快到模糊的我

当然,我们之所以能够如此地去了解并贴近这帮青少年,还是依靠了学校这个平台,非常感谢校方敢为人先的气派,为我们提供了长期的教学实践机会。

4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性教育是贯穿整个人一生的议题,也是遵从人类发展规律的一门科学,孩子们天然地就会被这个课题所吸引,需求是真实存在的。

去年年底,我们在苏州市大范围内开展了家庭性教育的需求与观念调查,在受测人群中,80%以上的家长认为“父母是孩子性教育的第一责任人”,但同时60%以上的家长希望学校能够承担性教育的主要责任。

因此在我看来,通过学校平台去传播性教育是最有效率的途径。只是在校方和家长之间,还存在着重重障碍。

校方担心家长的反对,家长担心校方掌握不好“尺度”。这也许正是我们性教育工作者需要去关注的一个矛盾。

王国维先生曾说做学问有三种境界:

第一境界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第二境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三境界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们的性教育事业其实已经翻越了第一境界般的恶劣环境,各位性教育工作者得耐住第二境界中的苦闷,相信性教育终将迎来第三境界的欢喜。

路还很长,让我们江湖再见。

※ 本文首发于【玛丽斯特普】(ID:msichina),作者:周奕慧。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请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NGOCN实习生一枚!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派生诉讼制度何时会降临社会组织?
根据目前的公开信息,国务院正在推进统一的《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条例》立法工作。虽然这只是一部行政法规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