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部跨性别群体家暴报告发布:逾八成曾遭来自父母的暴力

早前,非营利性组织跨儿中心发布了《反家暴法在跨性别群体中的应用实况及跨性别群体对反家暴法的改进建议2017》(下称《报告》)。该报告通过对全国共113名跨性别人士问卷调查与访谈结果分析而成。

根据《报告》的定义,跨性别用来描述一个人的性别认同与其被指配的性别不同的状况。被指配的性别可简单理解为出生证上的性别,是医院/社会根据其生殖器官、性腺等为一个婴儿分配的性别。

《报告》撰写者,跨儿中心负责人卓卉莐表示:“发布之后,跨性别反家暴这一块不再是一个没有任何数据和统计的,社群可以利用报告的结果去做很多事情。”另一方面,此次发布也能让更多跨性别社群外的人了解针对跨性别群体的家暴情况。

逾八成曾遭来自父母的暴力

2017年,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和北京同志中心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跨性别群体生存现状调研报告》显示,跨性别人士遭受家庭暴力的情况相当普遍。在1640位可能或确定被父母或监护人知道自己跨性别身份的受访者中,仅有6位从未受到来自原生家庭的暴力。

《报告》发现,83%受访的跨性别者面临的家庭暴力来自父母。其诱因主要是当事人被动或主动向父母表露其性别身份时,他们由于无法接纳孩子的跨性别身份,而选择用暴力方式对待孩子。

在同一家暴个案中,常常存在着多种暴力形式。最为普遍的是侮辱、谩骂、威胁、恐吓等形式的精神暴力,遭受过此类精神暴力的受访者超过85%。而极端暴力也不在少数,6.8%的受访者曾被威胁杀害,13.6%被迫自杀/谋杀未遂。

反家暴法难起作用,性别认同暴力是跨性别人士遭遇家暴本质

《报告》分析认为,反家暴法未能对遭受家庭暴力的跨性别人士起到有效的保护作用。尽管有超过80%的受访者对反家暴法有不同程度的了解,但93.8%的受访者没有使用过反家暴法,另外有6.2%曾尝试使用反家暴法,却没有找到有效条文。

反家暴法并未在法律条文上将跨性别群体排除在适用人群之外,但当面临家暴时,跨性别群体往往难以应用反家暴法来保护自己。《报告》指出,造成反家暴干预困境的原因包括缺乏有效的法律条文,相应的社会配套设施不足,以及相关法律对性别认同暴力的忽视。

“性别认同暴力”这一概念,指的是忽视、否定和打压跨性别人士基于性别认同的需求。基于性别认同的暴力,是跨性别群体所面对的一种特殊的家暴形式。卓卉莐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性别认同暴力是跨性别人士遭遇家暴的本质,但由于这一暴力形式未被认可为暴力,目前,跨性别群体在遭受家暴时还难以得到承认和保护。

《报告》里针对目前的《反家暴法》提出几点改进建议:将性别认同暴力纳入家暴定义、立法规定成立儿童保护机构、立法规定在宣传中加入性别多元视角以及鼓励发展相关民间组织和服务机构,并在必要时将监护权转与这类机构。

 针对跨性别群体面临的家暴问题,我们跟报告撰写者卓卉莐做了一次对话。
(Q=NGOCN,A=卓卉莐)

Q&A
Q:在社群工作中遇到的居委、村委、学校、福利机构、法院等相关部门,对“跨性别群体”、“性别认同”、“被指配性别”等概念了解吗?
A: 他们并非一无所知。我们接触到的部门中,妇联知道跨性别群体;而居委会里负责儿童保护的工作人员对跨性别群体的一些情况,如服用药物,也有所了解。学校方面反而不那么乐观。曾经有个案当事人因为留长发,直接被老师赶出教室,不准上课。

Q:在社群工作中,如何向不了解跨性别群体的相关部门沟通、解释相关的性别概念?
A:一般会找对跨性别群体友好的公权力部门合作。在当事人自杀,需要紧急报警介入的极端情况下,我们才会找完全不熟悉的公权力部门。目前还比较顺利,但我们会倾向于不提跨性别,只强调当事人遇到暴力,以免对方戴着有色眼镜来处理问题、对待当事人。

学校方面,我们会选择跟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心理咨询师以及一部分老师或者校长进行沟通,推动他们的变化,使他们在工作中能够避免歧视跨性别人士。如果是一些以违法的方式对待跨性别群体的机构,如医院违法收留跨性别人士,我们会援引相关法律条文进行交涉。

Q:跨儿中心如何对大众进行“跨性别群体”等相关概念的科普?
 A:现在大家在提到“跨性别”的时候,还是会关注“跨”这一点,认为是男变女、女变男,觉得他们“跨来跨去”、有心理上的问题。但如果说这个概念里有“跨”的部分,其实只是跨性别人士在接受了自己真实的性别认同之后,在性别表达上的转变。

因此,我们希望弃用“生理性别”、“心理性别”这样的概念,它们既不准确,也更容易导致人们的误解和偏见。我们想要推广一些新概念,如“被指配性别”、“性别认同”这样的词,来更准确地描述真实的情况:生理上只有性特征,而所谓的“性别”是文化概念。

我们正在尝试通过出资料、课程,以及写文章,把这方面空缺的背景知识补充起来。同时,我们也会用更直观、通俗的方式来传播术语。譬如“被指配性别”,在传播中我们根据中国的现状,描述为“出生证性别”;跨性别群体,就是性别认同跟出生证上的性别不一致或不相同的人。我们希望能够把复杂、难懂的知识变得更通俗、易于理解,同时又不会引起公众的误解,保持对真实情况的描述。

Q:Williams College的调查显示,在美国,有0.6%的人属于跨性别群体。如果以中国有13亿人来计算,对应的人数则达到780万。但《报告》的有效问卷只有113份,能否体现中国780万跨性别人士的真实情况呢?
A:目前为止,国内针对跨性别群体的调查中,样本量最大的应该就是北京同志中心和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做的《2017年中国跨性别群体生存现状调查报告》(下称《2017年报告》),最后的有效样本量为2060。

这次问卷调查的数据、我们在跨性别社群中的实际工作情况,以及《2017年报告》的调查数据,这三组数据是基本平行的,可以互相印证,偏差很小。除了问卷数据之外,《报告》中还有大量的社群工作内容。无论是数据调查结果还是《报告》,都能够反映目前我们可以接触到的跨性别社群的真实状况,是有参考价值的。

跨性别人士在中国肯定是非常多的。但这个群体中肯定会有一些隐藏者,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目前还未能接触到。


Q:是什么原因使得相当一部分人处于“隐藏”的状态?
A:这部分人并非完全不能接触,但是会比较难。

有一部分是已经进行过性别重置手术、进入性别二元规范之中的跨性别人士。这些人很多时候就不愿再有波折、再被打扰、再接触跨性别群体、被打上跨性别的标签,希望以顺性别的样子过新的生活。

另一个群体是年龄较大的、或者已婚的跨性别人士,可能在婚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性别认同。这部分人需要面对很现实的问题,婚姻和孩子。Ta们哪怕自己再痛苦,也宁愿压抑自己的性别表达和性别认同。

Q:《报告》中并未明确提出“性别认同暴力”这一概念,但跨儿中心在正式发布的文章中选择将“性别认同暴力”作为重点来进行陈述,背后有什么情况吗?
A:在撰写报告的时候(即2017年11月),我们只是想把跨性别家暴的情况说出来,还没有意识到要重点关注性别认同暴力。在这之后,我们接到了很多家暴的案例。在一些个案中,当事人没有遭到肢体暴力,只有性别认同暴力,但当事人最后开煤气自杀或跳楼自杀了。所以我们积累了很多想法之后,在一月的研讨会上提出了“性别认同暴力”的问题。


Q:反家暴法没有明确排除跨性别群体这个主体,但是调查显示跨性别群体在适用法律时遇到了困难,主要困境是什么?
A:一方面,反家暴法、未成年人保护法本身有一定的问题。无论顺性别还是跨性别,没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很难顺利开出人身保护令,需要其他家庭成员、居委会代为申请。

另一方面,反家暴法主要针对的是夫妻之间的暴力,涉及的是四种传统暴力形式。虽然跨性别群体没有被排除,但性别认同暴力这一暴力形式被排除。这是跨性别人士遭遇家暴的本质,但未被认可为暴力,也就不受法律的保护。


Q:目前跨性别群体家暴有走到上庭这一步的个案吗?
A:在家暴这个问题上,目前应该是没有的。有很多现实的原因。

第一,很多当事人是十几岁的小朋友。哪怕家长都想杀掉自己了,小朋友也还是不愿意起诉自己的父母,甚至担心父母因此而被判刑多年。

第二,即便能够走上法庭,剥夺父母的监护权,但接下来会出现新的问题:监护权交给谁?所以我们一直在谈监护权,一直要求建更多的配套设施、开放民间组织参与,以保证在剥夺监护权之后,能找到真正合适的、有资质承担监护权的儿童保护机构或者民间组织,不然在实际操作上,是难以执行的。

第三就是,因为性别认同暴力不被认可为暴力,所以我们很难胜诉。如果闹僵了,对孩子的未来会产生很大影响,产生包括抚养费在内的一系列问题。

目前比较符合现实的策略可能是让家庭包容当事人,而不是说走上法庭,跟父母关系闹僵。种种现实情况下,法庭目前不是我们处理个案时优先考虑的选项。

 Q:除了《报告》之外,跨儿中心还有其他针对反家暴的工作计划吗?
A:实际上我们的建议分两块。一大块在于推动配套设施的改善,开放民间组织参与,以便实现监护权转移。这一部分内容不针对跨性别群体。它是所有小朋友以及遭到家暴的人士都会适用的。我们在这方面比较有信心,能够跟其他的未成年人保护机构和反家暴机构一起推动。

另一部分内容是针对跨性别群体的,也就是我们首次提出的“性别认同暴力”。推动大家认识这一点会比较困难,但我们需要不停地去提。除了促进法律政策上的改善,我们也在努力改变处理家暴问题的NGO、机构、一线工作人员,包括社工、反家暴人员、心理咨询师、律师等等,推动他们接受“性别认同暴力”这样的理念。


Q:对目前的反家暴法有什么看法?
A:我可能对反家暴法不会是一个批评的状态。因为反家暴法的发布,背后有很多人十几年的努力,这是一种进步。我们更希望的是不断地完善它,让它能更好的发挥实际作用。因为反家暴法的发布只是反家暴事业中的第一步而已,接下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中涉及概念的解释
性别认同:性别认同(Gender Identity):指每个人真正认同的可以准确描述自己的性别标签。 ——《反家暴法在跨性别群体中的应用实况及跨性别群体对反家暴法的改进建议2017》

被指配性别(Sex assigned at birth):指每个人出生时,医院 /社会根据其生殖器官、性腺等为其分配的性别标识,在目前国内的情况下,可简单理解为出生证上的性别标识,即男或女。 ——《反家暴法在跨性别群体中的应用实况及跨性别群体对反家暴法的改进建议2017》

跨性别(Trans)群体分类:跨性别男性(性别认同为男性的跨性别人士,如李银河伴侣大侠),跨性别女性(性别认同为女性的跨性别人士,如舞蹈家金星),性别酷儿(性别认同为非男女二元性别的跨性别人士,如《奇葩来了》选手超小米)。——《2017中国跨性别群体生存现状调研报告》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木马。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NGOCN微信公众号(ID:ngocn05) 独立发声,使民间看到公益多种可能性。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公益组织使用支付宝、微信时,如何做帐?
随着互联网的小额募款迅猛发展,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在社会组织越来越常见,对社会组织来说,相关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