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超越:灰姑娘的水晶鞋不好穿

原摘要:观众们把自己的种种情绪和欲望投射到杨超越身上,于是她成了高压的社会环境里的一个发泄口,一个竖起来的靶子。

女团选秀节目《创造101》开播以来,最受关注的选手要算杨超越了。她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爱她的人把她投票投到第二名,恨她的人把她骂上微博热搜。


这个19岁的女孩,出生在农村,初中都没有毕业就去纺织厂和咖啡店打工,后来为了“2000块钱还包吃住”去报了女团,成为一名练习生。

她的相貌非常符合主流审美,但在美女众多的《创造101》里也算不上多么惊艳。不同的是,杨超越几乎完全不会跳舞也不会唱歌:她一边跳舞一边数拍子,数得太明显以至于被评委发现,然而还是跳错了;唱歌完全找不到节奏,走调严重,堪称车祸现场。

她自称是“全村人的希望”,直率的发言配上呆萌的身体动作引人发笑,和其她表现伶俐的选手有明显的差异,被评委评价为很有“观众缘”。


有网友称:“杨超越的存在真的激起我所有的戾气……占着别人梦寐以求的位子,自己也没有一点想要努力加油的决心。”随后这条吐槽被王思聪点赞,转发上万。

也有网友说:“从杨超越身上看到了我们身上脆弱的一面,明明没有实力,却还有梦想。没有基础,还渴望舞台……杨超越有普通人相同的经历却做了普通人想做不敢做的事。”


杨超越的争议性太强了,我和小编商量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都在担心文章出来不管讲什么都会被骂得很惨。

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站队——粉丝们的爱恨出发点各不相同,原因复杂,可能同样喜欢杨超越的人,却又会是彼此讨厌的截然相反的人。我只想通过几个维度讲讲我对“杨超越现象”的一些观察。

1.美貌即正义vs努力才是好女孩

不可否认,一部分喜欢杨超越的人就是喜欢她白瘦幼,是个清纯的“废柴美人”。她的形象激发了很多人内心的保护欲,想要看她继续走下去,就像一个养成游戏。

杨超越这样的形象激活了一些女性不愉快的记忆:“明明能力不行的女孩却靠着美貌和爱哭博同情,抢走了自己的机会。”

这种厌恶一方面表达了对男权制度的不满:掌握权力的人以刻板的审美要求女生,宣扬女性应当“柔弱”并受到保护,同时对强势的女性加以贬低。这让想通过努力证明自己的女性感到非常不公平。


另一方面,从这种不满也延伸出了对“柔弱”女性的厌恶:讨厌美貌而无能的女孩。因为靠脸和卖弱吃饭的女孩不是“好女孩”,好女孩要努力,要靠实力说话。“抵制”杨超越的同时,也完成了对自身能力的确认。

另一个层面反映的是社会普遍认可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即: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投射到这个节目里就变成了:只有能力强的人才值得被人喜爱,得到好的排名。

然而人喜爱偶像/明星的原因并非如此,有时候只是因为这个偶像能满足自己的某些愿望。

社会达尔文主义看重结果,不论你站在哪条起跑线上,只要成功就是强者,基础比别人差的就只能靠个人拼搏。突然出现了一个杨超越这样的人,又没能力,说好了要努力也没什么进展,排名还那么高,无疑冲击到了很多人的价值观。

2.杨超越的美貌是资源还是负担?

美貌怎么会是负担呢?当然会,就像大象因为长了美丽的牙齿所以容易被猎杀一样。作为弱者,拥有美貌只会加重ta被客体化和商品化的程度,自古以来,以色侍人的往往都是底层的美貌女性(或男性)。

这种客体化可能会为她带来一些好处,例如杨超越因此可以不用去纺织厂当女工,做一天十几个小时,而是去当小偶像。但随之而来的也有对她的矮化,例如她曾在漫展上和直播过程中被人性骚扰,以及现在她的相貌成为被攻击的焦点。


杨超越曾在漫展受到男性的骚扰:“妹妹我有巨蟒,你摸过巨蟒吗?”

她以美貌立足得到了一些报酬,同时也失去了大家的尊重,似乎所有人都有资格来轻贱她。

如何把美貌变成资源?即使是范冰冰这样的女明星都还要处理自己的身份问题——要证明“自己就是豪门”,不是靠脸和性魅力上位,但同时也要面对来自男性导演的骚扰,更何况像杨超越这样的小偶像。

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厌恶这种只喜欢白瘦幼齿的审美标准,但想要对抗单一审美,靠骂杨超越肯定是没有用的,因为她不是我们的对手。有那个力气,还不如多夸夸身边外貌不主流的朋友,并且对自己的容貌多一点自信,身体力行地反抗现有的审美文化。

3.是不够努力,还是阶级鸿沟?

攻击杨超越的一个重要论据,就是她“能力不行,还不努力”。

最新一期节目里,杨超越还专门要求唱一段给她的粉丝。没有看这期节目的时候,我看了她唱这一段的视频,哈哈大笑:实在唱得太差了。

后来我看了她唱这句歌词之前的故事,完全笑不出来,甚至有点难过。

杨超越被推到第二名这么高的位置上,观众的爱和恨都成为了她巨大的负担。她不断地说害怕自己不能成长,对不起她的粉丝,她不断地崩溃哭泣,想让喜欢她的人和讨厌她的人满意,也还是有人说:“唱成这样,也敢说自己努力了?”


然而有的事情不是努力几天就能进步的,不然怎么会有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种说法呢?让她这样一个没有基础的人突然要学会唱跳,就好比让才学会26个字母的人去做英语演讲。

乐评人耳帝说:“很多人没法理解那种恐惧,她唱歌是数数字,连数拍子都算不上……这种乐盲应急措施,上台等于处刑,完全被恐惧占领,一旦被骂得太多,习得性无助,越练越差,越控制越崩溃……那不是努力能解决的事情。

杨超越和其她选手存在着阶级差异,这种差异不仅是物质上的,还在于缺少文化资本。其她选手有的家里很注重教育,有的还可以送出国参加专业的培训,再普通的也不至于像她这样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正如杨超越的四婶所说:“小越没什么学历,也没正经学过唱歌跳舞,比不过别人的。”

4.女团的标准究竟是什么?

有正义感的网友说:“女团应该是那种业务能力比较好的吧?她要出道了会毁了一个团的!不然人家以为中国女团都是这种水平。”

可惜女团的标准和女排的标准不一样,不靠实力的。整个节目非常明确地表达出了这种价值观:女孩们唱着 “pick me up(选择我)”,称呼观众为“女团创始人”。只要获得观众的投票,她们就是成功的。


以偶像而言,能吸引到大家的关注,让大家发泄或正面或负面的情绪,有个对象能进行自我投射,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她就是合格的娱乐者了。

观众们把自己的种种情绪和欲望投射到杨超越身上:想意外成功、喜欢清纯弱美女、想看到底层上升、厌恶傻白甜、讨厌不劳而获、厌恶不努力……从这一点上来说,杨超越无疑是一个合格的偶像。


5.年轻的穷美女,能走多远?

大家和这个19岁的女生本人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也没有,她不过是高压的社会环境里的一个发泄口,一个竖起来的靶子。

就像最近建立的一些对骂群,麦当劳派骂肯德基派,猫派骂狗派,西瓜派骂冬瓜派……杨超越为了那些工资站在这个舞台上,她就变成了这个舞台上的祭品,可供人们肆意消费。


在这种舆论环境里她是缺乏支持和保护的,很可能会被大家玩坏。

比起尽快学会唱歌跳舞,我认为杨超越最急需的成长应该是心理方面的,这样她才可以在这场突然袭来的风暴里幸免于难。也请大家无论是批评还是赞美,都不要为网络暴力添柴,在把偶像当作一个符号的时候,也不要忘记她们是会看到这些消息的活人,而我们丢出去的每块石头都是可以伤人的。


※ 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NGOCN实习生一枚!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招募丨八大城市,五个席位,全国第一批志愿服务基地招募正式启动!
为了实现美好社会的愿景,我们期望更多的伙伴加入我们的行列,也希望通过更多方式,为全国社会组织的可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