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的性别认同何去何从?



摘要:对于相似的性行为,男人和女人是否有不同的分类?基于性别、性和地位理论,作者引入了不稳定性取向(precarious sexuality)概念,认为男性(而非女性)异性恋是一种特殊身份,很容易丧失。作者在一系列的调查实验中验证了自己的假设,即一个人的性体验与他们自己的性生活史相冲突。他们发现,与女异性恋者相比,在相似的情境下,一次同性性接触会导致观察者对男异性恋者的性取向提出更大的质疑。此外,与男同性恋者的性取向相比,一次异性性接触更有可能改变他人对女同性恋者性取向的看法。

即使表现出相似的性行为,他人对男女性的看法是否也会有所不同?对性取向的看法很重要,因为被认为是同性恋或双性恋的人会面对很多不利评价和各种各样的社会不利因素。作者在相似性行为的基础上,研究男女性是如何被差别分类的。

作者认为,对他人性行为的解释,源于性取向类别所附着的地位信念。这些概念本身就是性取向和性别信念的部分产物。地位差异会使观察者对表现出相似行为的男女性进行不同分类。因此,作者认为,男性(而非女性)异性恋是一种不稳定的性取向:一种界限明确并受到严格监管的身份,因此很容易丧失,必须不断被保护。具体而言,作者指出,男性表现出的任何同性行为,都会让别人不再认为他是异性恋者。这是因为男性不同性取向类别之间的地位差异很大。相反,女性不同性取向类别之间的地位差异相对较小。与男异性恋相比,女异性恋能提供的地位优势较少。对女性而言,不同性取向类别的所属界限更加多变,因此女异性恋取向相对稳定。

理论背景

本文的目的是了解个人如何根据自己的性行为知识对他人的性取向进行分类。作者关注相似行为如何对男女性的分类产生不同结果。研究对性取向的看法是很重要的,因为个体在被列为弱势群体时,会面临他人的直接污辱和歧视。性少数群体经常与其他人互动,但很少有人会明确透露自己的性取向。然而在与他人的互动过程中,很容易被他人分类。性取向,如同性别和种族,是我们与之交往的他人经常自动感知和划分类别的社会分类。已有多项研究表明,被归类为性少数群体的人面临着诸多不利因素,多由歧视和污名化所致。

1.社会地位和不稳定身份

作者认为,由于性取向分类所附着的地位信念,男女性对相似性行为有不同的反应。在概述性取向的具体含义之前,作者回顾了与地位有关的理论,并提出了不稳定地位观点。就地位而言,本文指的是,根据文化上对一个群体的社会地位和社会等级地位的看法,对一个群体中的某个成员给予不同的尊重和评价。某些群体比其他群体受到更高的尊重和评价。重要的是,这些社会分类会影响该分类成员的行为。一般来说,与地位较低的人相比,地位较高的人的想法更有可能被征求、听取和赞扬。已有研究表明,男性的地位被认为高于女性,白人的地位被认为高于少数族裔。

从定义上讲,高地位群体在社会等级中拥有特权和优势。然而,作者认为,这些高地位社会群体的成员身份也可能是不稳定的。所谓不稳定,作者的意思是,该类别成员身份的界限受到严格监管,因此其成员身份很容易丢失。美国种族分类的历史就是一个例子。在美国历史上,白人一直是具有高地位的种族类别。 “一滴血原则(one-drop rule)”声称——只要有一位祖先来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即“一滴”黑人的血液),这个人即被归类为非白人——说明了具有优势的社会分类是如何严格管理成员身份的(如美国白人)。即使种族或族裔信息分类不一致的数额最低,也足以被禁止成为高地位类别的成员。通过系统性地将地位低的个体(如混合种族个人)从高地位类别(白人)中排除出来,“一滴血”原则有助于“白人”保持其高地位称号所具有的特权和优势。

与白人相似,男性的男子气概也是一种地位较高且不稳定的身份。尽管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男性气质,对男性的行为期望也可能因环境而异,但在特定文化中,男子气概的刻板印象是霸权式的阳刚之气。霸权式的男子气概强调男性的主导社会地位,并包含了构成适当行为的严格准则。由于具备男子气概的男性有许多社会优势,因此他们被激励去满足这些期望。

然而,如同白人一样,霸权式的男子气概是一种特别不稳定的身份,很容易失去。表现出女性行为的男性会受到他人的惩罚和反对。因此,他们面临着被剥夺男性身份的可能及其带来的好处。正因如此,男性被迫以保护男性身份的方式行事。为保护作为男性的有利地位,男性相互监督对方的男子气概——批评他们认为不够男人的行为。为保护自己的男子气概,多数男人对自己受到的轻微威胁都非常敏感,当被认为男子气概不足时,会纠正对方的观点。



2.性取向、地位信念与男异性恋的不稳定性

不稳定状态的变化如何影响性取向分类?首先,必须指出,性取向概念至少包括三个维度:行为、身份和吸引力。根据个人性伴侣的性别分类,性行为可以用来表明自己的性取向;个人可以根据他们认为最适合自己的描述来确定自己的性取向。无论一个人是否对男人、女人都具有吸引力,或两者皆非,也不能表明一个人的性取向。作者感兴趣的是,其他人如何解读一个人的性行为——尤其是,根据对自己性行为的了解来赋予个人身份。

一般说来,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异性恋是符合规范的,比非异性恋取向更受重视。异性恋男女也获得广泛的社会福利,他们没有像性少数群体那样面临社会和道德上的反对或法律权利上的限制。而男子气概与女性气质的观念使性取向类别的地位内涵进一步复杂化。

对社会地位的看法有多种来源——包括对男子气概和女性气质的看法。男子气概为男性提供了地位优势:人们认为,被视为男性的人比被视为女性的人更有能力。根据相关定义,男同性恋者对女性不感兴趣,因此不能满足男性渴望女性这一期望。在文化上,男性的双性恋身份似乎也不能满足这一要求,因为许多人将男双性恋者定性为“实质上的同性恋”,即对女性不感兴趣。因此,对男同性恋和双性恋者来说,与异性恋男子相比,不那么男性化和不太符合社会规范的刻板印象,加上各种各样的社会劣势,导致人们普遍认为男同性恋者和男双性恋者的社会地位低于男异性恋者。


图1:不同性取向群体对社会地位的看法(来自原文)

研究方法

作者通过两个调查实验,测试个人如何根据自己的性行为对他人进行分类。作者使用实验设计来确定过去的关系史与性取向评估的因果关系。特别是,检验男异性恋者的身份是否比女异性恋者更容易被质疑和失去。通过实验方法,作者能够确定——在同样的爱情关系中——一个人的性别是否会影响他们性取向的假设,而不受任何其他因素的影响。

研究结果

如作者预测的一样,男异性恋的身份尤其不稳定,且容易失去。即使是轻微的同性接触,也会使男性在观察者眼中不再属于“男异性恋者”分类。因为女异性恋的优势较少,且女性性取向分类之间的地位差异较小,人们在决定什么行为属于“女异性恋者”的分类时,似乎比较宽容。具体而言,作者发现,与男性的异性恋观念相比,一次同性经历对女性异性恋观念的影响要小得多。男性在经历了一次同性经历后,往往被重新贴上同性恋或双性恋的标签。被划分为性少数群体有着严重的后果,因为性少数群体被认为不如异性恋者那么积极,且在许多领域都面临歧视。调查结果显示,特别是男异性恋者,总是处于失去特权群体成员地位的边缘,即使很少有同性接触,他们仍被贴上同性恋或双性恋的标签。

此外,作者在研究中发现,在有同性约会史的实验中,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被重新贴上异性恋标签。作者将这一发现归因于对男异性恋高地位的进一步保护:通过禁止先前被认为是“同性恋”的男性进入高地位的男异性恋分类中,使高地位的称号被保留下来。

文献来源:Trenton D. Mize & Bianca Manago. Precarious Sexuality: How Men and Women Are Differentially Categorized for Similar Sexual Behavior[J].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2018,83(2):305-330.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编译:杨阿诺,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活动丨中法环境月:蓝天实验室DIY空气净化器工作坊4城招募
第五届中法环境月已于9月15日开幕,本次环境月主要围绕饮、食、呼吸的主题开展活动。环境月期间,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