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员工罢工要求公开性骚扰报告,谷歌会公开吗?

谷歌员工通过社交媒体号召全球各地的谷歌员工都在当地时间11月1日11点发起了罢工活动,取名为“为真正改变罢工(Google Walkout for Real Change)”,抗议谷歌管理层包庇性骚扰指控以及性别歧视。谷歌全球办公室超过三分之二的员工都参与了此次罢工。他们喊出口号:We need transparency, accountability and structural change——我们要透明度、究其责和架构调整!


10月25日,《纽约时报》披露了谷歌多次采用掩盖丑闻的方式应对公司内部的性骚扰。2014年,有“Android之父”之称的鲁宾(Andy Rubin)被指控性骚扰,谷歌高层竟然支付了鲁宾9000万美元的天价补偿金,以换取他不为竞争对手工作、不公开贬低谷歌的承诺。

鲁宾只是谷歌在过去十年中的“保护”三名高管之一,此前他们被指控“性骚扰”,两人离职并获得不菲离职补偿,还有一名高管仍在职。

2004年,谷歌法律部门高级合同经理詹妮弗·布莱克利(Jennifer Blakely)和谷歌担任总法律顾问的戴维·C·德拉蒙德(David C.Drummond)有过婚外关系。而布莱克利跟德拉蒙德是跨级别汇报关系。2007年,他们生了一个儿子,之后德拉蒙德向谷歌坦白了他们的关系。随后,布莱克林被调到销售部门,一年后离开了谷歌,而谷歌要求她签文件称她是自愿离开的。


2013年,Google X研发部门的董事理查德·德沃尔(Richard DeVaul)面试了一位女性硬件工程师斯达·辛普森(Star Simpson)。在一个活动上,德沃尔让辛普森脱掉衬衫,并提供背部按摩。

罢工组织者表示:作为谷歌员工,我们对《纽约时报》新近发表的文章中的细节赶到恶心,这篇文章提供了新的例子。说明了在面对性骚扰、不当行为和滥用权力时,存在一种共谋、漠视和支持侵犯者的文化。可悲的是,这是一种长期存在的模式。

他们向谷歌管理层提出五项要求,包括:

1、终结现有的和未来所有的员工性骚扰和歧视案件中强制仲裁的条款(强制仲裁是美国硅谷员工工作合约中经常见到的一个条款,要求任何争议问题必须内部解决,不能用其他途径,例如告上法院);

2、承诺终结薪资和机会不平等;

3、公开性骚扰透明度报告;

4、建立一套清楚、标准、全球通用的性骚扰举报机制,并保护举报者的隐私和安全;

5、提升主管多元化的负责人的层级,改为直接向首席执行长负责,直接向董事会提出建议。在董事会上任命一名员工代表。


罢工前,谷歌CEO桑达尔·皮猜(Sundar Pichai)通过电子邮件中向员工道歉,并承诺支持罢工。他还在邮件里提到,在过去两年中,谷歌已因性骚扰解雇了48名员工,其中包括13名高级经理或以上级别的员工。此外,皮猜发布了公开声明,“员工们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来改进我们的政策和流程。我们正在接受他们的反馈,这样我们就可以把想法变成行动。”

2016年,七名女性开展了对200名硅谷工作的女性的调查,来揭露硅谷的性骚扰,报告名为《硅谷里的大象》。调查显示,90%的受访者都曾经目睹过公司休闲区或者是行业会议中发生的性行为,87%的女性从她们的同事那里听到过侮辱性的评论,更有60%的女性称自己遭到过性骚扰。在工作场所遭到性骚扰的人当中有三分之一以上,即39%表示,她们没有报告,因为不希望自己的职场生涯受到消极影响。还有30%说自己只想忘掉。


在那些报告了的人当中,60%表示自己对公司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大约47%的女性曾经被要求做低级别的工作,如记笔记和叫外卖之类,而这样的事情从来不会落到男同事头上。此外,三分之二的女性觉得自己因为性别的原因而被那些团队建设活动,如聚餐或者打高尔夫球之类拒之门外了。

就像谷歌罢工活动的组织者所说的,面对性骚扰,共谋、漠视和支持侵犯者的文化是长期存在的模式。我们同样处于这样的文化中,因为举报性骚扰,弦子、麦烧被诉“侵犯名誉权”,再见罗丝、我是落生被诉“涉嫌诽谤罪”。

有人对谷歌员工要求“终结薪资和机会不平等”表示疑惑,甚至认为这是趁火打劫。事实上,企业文化与职场性骚扰的发生有直接的关系。性骚扰背后是贬低和物化女性的社会文化,不尊重女性,甚至不把女性当作人看待。


企业是一个社会的缩影,如果企业也遵从贬低女性的社会文化,这个企业很可能是一个权力等级固化,缺乏多样性,对各种少数群体进行孤立和排挤,而非鼓励和支持的。如果一个企业同样条件下,支付女性的工资少于男性的工资,我们很难相信这个企业是真的重视和承认女性的价值。 

2018年9月2日,刘强东因涉嫌性侵女大学生,在美国明尼苏达州被捕。当天,京东迅速发微博澄清,称刘强东在美国商务活动期间,遭遇到了失实指控,将针对不实报道或造谣行为釆取必要的法律行动。京东后来又删除了这条微博。9月6日,京东在公司英文网站公布4个问答,承认刘强东涉性侵,称京东日常运作不受影响。


京东对国内和国外的两条不同的回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国内,京东的澄清实质上是一种糊弄,没有任何对此事的反思。果然,10月31日,京东在包装箱上打出了“不涂口红的你,和男人有什么区别”的口号,京东希望通过贬低女性的方式来进行营销,吸引女性群体,却引起了众怒。

很难相信,京东的社会企业责任报告里显示,“实现性别平等,增强所有妇女和女童的权能”是京东的目标之一。报告指出,2017年截至11月30日,京东员工总数为15.3万人。其中女性员工数量约为3.5万人,仅占总员工数的比例约为22.9%。

2018年9月18日,张累累向全国五百强分别寄了一封公开信,呼吁五百强作出表率,建立职场反性骚扰机制。可惜,一个多月过去了,张累累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真心希望企业可以不仅仅把性别平等当作口号,当作面子,从自己的公司内部做起,建立性别友好的企业文化吧。我不相信京东3.5万的女性员工都赞成“不涂口红的你,和男人有什么区别”的文案,可是究竟什么让她们对此不语呢?

人们只有确保自己的意见甚至抗议不会招致麻烦,才会大声地说出来。在我们的社会里,说出自己的想法是一件越来越困难的事情,因为我们只有在知道自己在讲出真相的时候,能够获得支持才会更加放心地讲。


因此,针对性骚扰,企业要停止处理被骚扰者,而要惩罚骚扰者。让每个人都看到企业的态度和行为。每一个企业都有义务把职场塑造成安全友善的环境,让每一个员工更有尊严。

谷歌想要改变世界,它能否接受员工的五个要求,先改变自己呢?对谷歌是这样,对京东也是这样,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亦是如此。

※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074职场女性法律热线】(ID;WHL074),作者:郭晶。转载时略作删改, 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一枚小编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李银河:女性创业者的努力为性别平等做了贡献|GET2018
11月15日,在主题为“碰撞·演变”的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上,芥末堆创始人梅初九、社会学家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