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斌:什么样的基金会最受NGO喜欢?

原编者按: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年度盛会作为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交流平台之一,择地在每年的11月22-23日举办,致力于搭建高层次的行业对话、交流、合作平台。截至2018年,已成功举办了10次年度盛会,累计6000多人次参会,2600余家机构参会,300余家媒体参与推广传播。

刘斌(柚子) 第三届金桔奖组委会代表;益微青年发起人

生活中我们每个人会有两类朋友,一种朋友,表面和气,但是内心戏很多。还有一种朋友是可以相互吐槽的,但彼此信任,并且不会破坏这种关系,保持共同生长的关系。

基金会和一线NGO之间,他们两者之间是什么样的朋友呢?从大家的笑容或者表情,我大概能领会到一些答案。

确实在公益领域,基金会相对于一线NGO来讲,是长期占有一定话语权的,至少曝光率比较高。但是一线NGO的很多声音没有一些渠道和反馈机制反馈回来,所以在2013年五个NGO小伙伴他们就在咖啡馆里面聊出了金桔奖这个想法,就是由NGO共同严谨客观的调研评价基金会,并且发布一个榜单,把它命名为“中国基金会评价榜”,最高奖项为金桔奖

到现在是第三届,前两届联合创始人实在是没时间搞了,但是这个事还是很有需求,因为我们希望基金会和一线公益组织这两个朋友可以越来越好,关系越来越密切,实际上第三届是由新的公益组织来承担金桔奖的执行。

(2013-2018三届基金会评价榜)

我们在过去三年有哪些发现呢?

现在在这个榜单里面可以看到被调研的得到资助的NGO组织在不断地增长(从100到200多家),但是被评价基金会的数量没有太大变化(150家左右)。

在右边,因为有一个境外组织管理条例,所以境外基金会的数量是锐减的,但是境内的基金会是顶上来了,可以说境内基金会已经成为目前在资助领域当中的中流砥柱。

(需要更多基金会做资助)

需要更多的基金会做资助

但是仍然让我们不是特别乐观的是,其实我们还需要更多基金会来做资助。比如说NGO现在获得的基金会资助还是太少了,因为有接近4成NGO在过去三年根本没有拿到过基金会的钱,接近6成机构其实拿到的钱也不超过一半。

大家都知道基金会数量今年有可能破7000,但是真正去做资助的基金会数量目前算下来可能还只到2%,所以太低了。

短期小额的资助占据主流,长期合作是极其匮乏的,这个时候我们换一种视角,基金会也经常抱怨NGO不太专业,人员流动性大,很多事情可能未必执行的很给力。数量又太小或者是真正NGO执行的数量太少了,我们想一想有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基础给他们时间和空间,让他发展成为我们所喜欢的那样的机构。我们知道现在很多已经走得不错的一线公益组织其实就是从小种子,小萌芽开始的,我们还是在这里呼吁需要更多的基金会来做资助。

(需要基金会更好地做资助)

需要基金会更好地做资助

基金可以更好的做资助,左边这张图是描述在NGO眼中一个理想基金会是什么样子的,大家可以看到,给钱确实大家很开心,但是钱背后可以给资源,同时在资源背后里面提到理念一致,平等,专业,了解,信任

除了给钱之外,NGO小伙伴其实也不傻,很聪明,很有自己的想法,长期在一线干的时候,知道这个事很难,也知道这里面也不太容易做得到,但是他对基金会是有自己的了解和看法的。

右边这个图谱是在NGO小伙伴眼中,基金会的资助官员理想的状态应该是什么样的,实际上在我们问卷当中,他们也推举了一些,他们认为理想中的资助官员。这个时候可以看到真正基金会做资助的时候,即使理念、价值观在组织层面上已经开始有认知,有改变的时候,你的资助官员的能力素质是否具有专业性也代表了基金会的门面

我们看到在基金会资助官员专业性当中,背后还有一些理解,要耐心,要认真负责,要有很多的主动性,包括对NGO小伙伴提供尊重,包括价值观,就是平等,反复被提及。

这两张图,大家除了看表面的词云之外,能抓到更多的词语,就是我们不断在呼吁,咱们两个朋友之间能不能平等一点,能不能彼此相互倾听一下对方的声音,能不能在你说那句话的时候,咱们多一点同理心好不好,这就是NGO小伙伴的声音

(2018金桔奖TOP10)

确实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面,虽然资助总量很少,但是有些基金会,不只是说像NGO小伙伴想象这样的基金会,天马行空,现实并不存在,反而在今年十佳机构里面他们就是这样的榜样,让我一口气念出他们的名字:

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香港乐施会、南都公益基金会、福建省正荣公益基金会、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爱佑慈善基金会、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北京市银杏公益基金会、爱德基金会、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

(2018 金桔奖TOP11-19)

接下来还有另外九家没有进入到前十名,但仍然是进入总榜单的机构(前19家总榜单是被5家以上受访NGO提及的基金会)

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北京险峰公益基金会、招商局慈善基金会、北京三一公益基金会、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广东省千禾社区公益基金会、上海市慈善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

其实我们还评出了新锐资助者,在这些新锐资助者当中,有的基金会是刚刚开始做资助,但是一开始做资助的时候就已经明确表示,我就做资助型基金会了,把它放在战略里面,这是让人觉得很开心的一件事情。

(按名称拼音顺序)爱慕公益基金会、安徽国祯慈善基金会、安徽乐邦慈善基金会、安徽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安徽张海银种业基金会、保护国际基金会(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北海天宁慈善基金会、北京病痛挑战公益基金会、北京慈弘慈善基金会、北京达理公益基金会、北京共济公益基金会、北京合一绿色公益基金会、北京加速公益基金会、北京嘉实公益基金会、北京启明星辰慈善公益基金会、北京巧女公益基金会、北京三一公益基金会、北京十方缘公益基金会、北京市戈友公益援助基金会、北京市永源公益基金会、北京沃启公益基金会、北京险峰公益基金会 、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北京阳光未来艺术教育基金会、北京億方公益基金会

同时在这些榜单当中,明眼人能够看到有些基金会真的现在在资助领域投入资金是非常大的,资助策略也非常明显,有自己的创新性,我们可以留意他们,也希望有更多基金会进入这个榜单。

(遇到困难最想找的基金会)

最后概括一下,在NGO眼中,我们对基金会是有评价的,甚至说我们知道在最困难的时候找哪些基金会,像壹基金、爱佑、扶贫、银杏、南都,这是在调研当中有口碑的基金会。

(金桔奖联合发起人合影)

最后再次感谢金桔奖的5个发起人李志艳、黄如方、蔺兆星、王艳蕊、安猪;感谢第三届金桔奖的4家执行团队ABC美好社会咨询社以及志愿者团队、1kg盒子、复恩法律、益微青年,以及13家调研合作伙伴——21世纪教育研究院、爱有戏、阳光书屋、华夏公益、NGO2.0、灵析、百特教育、利州公益、维德法律、光合春田、同性恋亲友会、云南连心、益修学院。

这一年我们出钱又出力,历时9个月最终结出硕果,很开心有基金会的朋友称赞“金桔奖”为“公益届的奥斯卡”“含金量最高的基金会评价榜”,说明任重道远,但始终有同行者,愿金桔奖可以越办越好,让所有人都记得这种酸酸甜甜的感觉。

我们呼吁让基金会的资助更多,也能够让已经做资助的基金会,把资助做得更有效,但是怎么能够更有效呢?还是回到刚才那个话题,就是两个朋友是表面客气内心戏很多,还是说他们彼此可以真诚的互动,真诚的交流,有这样的对话,有这样的机制。在基金会内部来讲,你的专业背后要有一个很强的价值观,就是愿意跟NGO小伙伴平等对话,共同生长

PS.如果你还想知道6个分项总榜单排名、哪153家基金会被评价、深度访谈的NGO和基金会心声以及调研设计及流程等更多细节,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金桔奖,获得报告电子版,或点此获取电子报告

本文为作者在中国基金会发展论坛·2018年会上的「闪电发布」演讲,经作者审阅修订后首发。文章谨代表发言嘉宾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CFF2008】(ID:ChinaFoundationForum),编辑:海翔。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CN实习生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37起校园食材问题事件录
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材安全事件几起波澜,可是中国存在食材安全问题的又岂止一个成都七中实验学校?NG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