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视的性别暴力:为什么我们不把性别暴力看作恐怖主义?!

转眼就快9102年了,你可能没有意识到,直到二十一世纪的现在,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仍然是一个全球性的威胁。

根据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GTD),2015年有171人死于恐怖袭击。相比之下,在欧洲统计局(Eurostat)2015年统计的20个欧洲国家中,有1014名女性死于性别暴力相关的谋杀。两个数字相差几乎六倍

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调查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世界有4.36万名妇女和女孩被家庭成员或亲密伴侣杀害。而同年,全世界死于恐怖主义的人数是1.1万

每年都有大量的女人因为性别暴力死去或者被伤害。但相比让绝大多数人谈之色变的恐怖主义,却很少有国家将它当作一个需要认真严肃处理的问题。


因孩子受伤的女人

据世界卫生组织(OMS)调查,全球每年约有2200万女性在恶劣的条件下进行“存在风险的堕胎手术”,而这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跟禁止堕胎有关。

目前世界上仍有不少国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堕胎

全球堕胎合法状况一览:红色为完全禁止堕胎,或仅在危及孕妇生命情况下可堕胎;橙色为危及孕妇健康情况下可堕胎;黄色为可因社会经济原因选择堕胎;绿色为无堕胎限制;灰色区无数据

比如北美洲的多米尼加共和国,就算孕妇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她也不被允许堕胎。2012年,一名患了白血病的16岁女孩,因为怀有身孕,医生担心化疗会影响胎儿健康所以拒绝给她治疗。最终这个女孩死在了医院里。

而位于中美洲的萨尔瓦多,女性哪怕是不小心流产,都可能因严重杀人罪被起诉,并被判处最高达40年的监禁。

还有好几十个国家只有在怀孕危及孕妇生命健康的情况下,才允许堕胎。

然而,堕胎的禁令并不能使需求因此减少。联合国于2011年的统计发现,那些禁止或限制堕胎国家的平均不安全人工流产率,是允许堕胎国家的四倍以上。比如在韩国,2016年有超过50万名女性接受了非法堕胎手术,这个数字甚至超出了当年韩国新生儿的数量。


三分之一的怀孕女性,因为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出国做手术,只能选择由未经培训的人员使用危险的方法堕胎

禁令让这件事变得更加昂贵和危险。仅在拉丁美洲地区,每年就有400万例所谓的“非法堕胎”,平均会造成4000多名妇女死亡,将近三成手术会导致并发症。

就算是在堕胎合法的国家,近些年来女性的权利也开始受到了挑战。比如美国,自2013年来陆续增加对堕胎的限制。阿肯色州和得克萨斯州前不久竟然颁布了新法案,允许医疗保健的提供方隐瞒妇女怀孕的信息,以防止她有可能堕胎。

那些反对堕胎的政府和宗教领袖始终把“未出生者”的权利置于妇女的权利之上。女性就这样被当做生育工具,而不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在中国,情况正好相反。虽然堕胎不受限制,但妇女的生育权利正长年被权力机构掌控,并因此遭受伤害。

据官方统计,从1980年到2014年,共有3.24亿中国妇女放置了宫内节育器,又称上环,有1.07亿女性做了输卵管结扎手术。计划生育执行情况作为众多地方官员政绩考核的重要指标,导致国内强制堕胎、强制上环、强制结扎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

1991年的山东有一场“百日无孩”行动,无论头胎二胎,怀孕几个月,一律强迫人工流产。令人意外的是,直到2012年,陕西还出现过将怀胎七月的孕妇强制引产的恶性暴力事件。

女性的生命、对自己身体和健康的自主权,都在强权意志下失去了保障。

这如何能不令女性感到恐惧呢?


因家庭受伤的女人

回溯历史,女性好像一直处于需要维护男性地位、权力和特权的从属地位。

在已知的最早的法典(公元前2400年两河流域的法典)中,我们可以看到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已经被制度化了。那些印有法令的文物上写着:“如果一个女人说话不合时宜,她的牙齿就会被砖头砸碎。”

女性长期被认为是父权的所有物,或是男性的附属物。她们的公民权,比如投票权、财产继承权、参与工作的权利都是近一两百年来女性通过抗争一点点争取到的。

而在这种父权体制下,打属于二等公民的女性伴侣,很长时间以来一直被认为是“家务事”或“感情纠纷”。就算出了人命,也常常会因“社会危害不大”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比如今年九月,广西北流的“公交车猥亵伤害女性”案件中,警方竟然以双方有“事实婚姻”这种荒谬的理由,只对施暴者处以行政拘留5天的惩罚。

“事实婚姻”、“家庭纠纷”、“社会危害不大”等叙述,实际上就是从文化上对于性别暴力的默认与纵容。谁能想到家庭和亲密关系反而会让女性受到最大的伤害呢?


根据联合国的调查,2017 年全球大约有 8.7 万名女性被杀,而其中大约有 5 万人(58%)是被伴侣或者家庭成员杀害。这其中,被现任或前任伴侣杀死的女性超过了三分之一

在美国,每天有三名以上的妇女被伴侣杀害。据美国国家反家暴热线统计,一个遭遇家暴的女性,平均要尝试 7 次才能够彻底离开施暴者。

很多人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遭受到了更严重的伤害。比如在欧洲,每周有50名妇女死于家庭暴力,而这些谋杀中有70%以上发生在女性受害者企图离开施虐者之后。在澳大利亚,死于家庭暴力的女性中,有一半死在关系结束后的三个月内。

在俄罗斯,每年有多达1.4万名女性被男性家庭成员杀害。但在2017年,俄罗斯政府为了支持维护所谓的“家庭传统”,竟然通过了一项法律——取消家暴受害者提出指控的权利,打老婆只要没到打骨折的程度,就不用负刑事责任。对性别暴力如此宽容,以至于俄罗斯流行一句俗语:“如果他打你,这意味着他爱你。”

这不就是国内常说的“打是亲、骂是爱”的翻版吗?


在中国,根据全国妇联的调查,2.7亿个家庭中大约有30%存在家庭暴力。而家暴致死,竟然占妇女他杀原因的四成以上。我国每年还有15.7万名女性自杀,其中60%也是因为家庭暴力。

家庭暴力除了肢体暴力,还会以精神暴力、经济控制和性暴力等形式实施。然而后三者因为取证难度则更容易被忽略。


在2013年中国一项关于性别暴力的研究中,有39%的女性报告曾经遭受过来自男性伴侣的肢体或性暴力。超过半数(52%)的男性承认自己曾经打过或强奸过伴侣,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没有承担任何法律后果。

从所有的统计数据来看,成为家庭暴力受害者的最大风险因素其实是“生而为女”。

因社会文化受伤的女人

在我们的流行文化中,针对女性的暴力和性化文化也很常见。时尚产业不断渲染加深女性的“外貌焦虑”,艺术界则早已将物化女性的作品纳入主流,把大胸妹子作为卖点的游戏产业更是毫无顾忌地将强奸文化或其它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当做游戏日常。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的文化始终将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正常化、正当化。人们总是遵循着熟悉的社会文化规范,为施暴者的行为辩护,不去追究他们的责任。

从去年引爆的#MeToo运动中不难看出,无论身处哪个国家、哪种行业,女性都在持续遭受着男性的骚扰和攻击。


而像“强奸文化”、“责备受害者”、“荡妇羞辱”这样的词,虽然现在大家已经司空见惯,但每次一有性别暴力事件发生时,我们还是能看到一堆男人把自己的“罪名”归咎于女性的说辞。

你能想象就在几年前,一位意大利牧师敢公然声称,女性应该为她们遭受的家庭暴力负责,因为她们没有好好地打扫自己的家、乖乖做饭,反而穿着紧身挑逗的衣服,喊着什么独立自主。

在过去十年里,印度的政客们不停地为他们国家的强奸危机辩护,说强奸有时没有错,有些女性自己就想被强奸。


今年六月份,在加拿大,一名性暴力受害者在法庭上竟然被质问道,为什么在她父亲企图强奸她时,她没有把双腿并拢好?

上个月,中国明星蒋劲夫曝出家暴丑闻时,还有一群明星朋友和粉丝为他站台,用“等待真相”的留言表达受害者一定有被打的理由。


前段时间滴滴司机性侵、性骚扰女性乘客,甚至杀人灭口时,公众舆论中也不乏“女性不应该在深夜独自打车”、“长得太漂亮、穿得太暴露”之类的声音。


去年的《中国女性安全出行报告》搜集了120件女性在公共空间遭受暴力的事件,其中有113件(94.17%)的施暴者只有男性,剩下的7件施暴者男女都有。将近三成的出行暴力发生在公共交通上。

白天和晚上发生的暴力事件数目相当,暴力最多发的时间是19点至20点,而非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惨的是,女性即使结伴出行,遭受暴力的比率依旧高达32.5%

令人遗憾的是,因为缺乏可操作性强的、具有性别视角的法律法规,很多暴力事件的处理结果都不尽人意。公权力不够作为、责任方不负责、施暴者不受惩罚的情况屡屡发生,这其实也是对性别暴力行为的纵容。

女性对于公共安全的焦虑始终无处化解。

“恐怖主义”一词的词源是拉丁语的“恐惧、恐怖”。

女性在父权制文化下遭受到的暴力,影响的不单单只是受害者本人。事实上,性别暴力会使所有的女性都感到害怕。换句话说,女性习得的对男性暴力的恐惧,实际上是一种系统性的恐惧


它以社会驯化的方式告诉女性,她们从小就容易受到伤害和虐待,为此她们必须保护好自己,否则就会受到残酷的惩罚,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但女性本应该和男性一样,享有健康安全地生活、免受暴力侵犯的权利。要求女性“保护好自己”、“对自己负责”,实际上是把一个结构性的公共议题转嫁成了女性自己的问题、个人的问题。

而男性的暴力则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被制度化、被正常化、被内化,以致受害者难以向他们追责。

这种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难道不是针对女性的恐怖主义行为吗

当全世界一半人口都生活在被暴力伤害的威胁中时,谁来使她们免于恐惧呢?



编译原文链接:
https://www.feministcurrent.com/2018/07/19/dont-consider-violence-women-girls-terrorism/ (文章有较大改动)

其它参考链接
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18/05/the-many-countries-where-abortion-still-banned/
https://www.guttmacher.org/article/2018/01/policy-trends-states-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nov/11/south-koreans-nascent-feminist-movement-turns-to-abortion-ban
https://www.cnn.com/2012/08/17/world/americas/dominican-republic-abortion/index.html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unspeakable-cruelty-of-el-salvadors-abortion-laws-94004
https://www.unodc.org/documents/data-and-analysis/GSH2018/GSH18_Gender-related_killing_of_women_and_girls.pdf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europe/russia-duma-parliament-decriminialise-domestic-violence-tradition-parental-authority-battery-abuse-a7523461.html
https://china.unfpa.org/sites/default/files/pub-pdf/6.Research%20on%20Gender-based%20Violence%20and%20Masculinities%20in%20China_Quantitativ.pdf
http://www.baige.me:8069/pdf/271426227@qq.com/72afd117-9b69-4f38-a7fe-0ec1199d8846.pdf

※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Herstorien】(ID:Herstorien),作者:林山柰。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CN实习生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面对恶性事件,我们真的不需要记者了吗?
我们在谴责凶手的同时,还需要详尽的媒体报道来了解他的愤怒来自何方吗?更详细深入的恶性事件报道,会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