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塘村的社区大学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知识界出现了一轮返乡建设浪潮,大批归国知识分子和民间乡绅阶层,热衷回到乡村开展各种事业,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乡村建设运动的内容,包括社会调查、行政改革、基层自治、发展教育、推广科技、卫生保健等诸多方面。

       据统计,20世纪30年代全国从事乡村建设工作的团体和机构有600多个,先后设立的各种实验区有1000多处,其中著名的一处是晏阳初在山东翟城定县的乡村教育实践,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总部后来也设在那里。

       这股实践的热潮随着抗日战争爆发而被迫中止,但近百年来,知识界不断有人在实践、延续乡建思潮。2003年,在经过多次调查和访问之后,邱建生提出在定州翟城村成立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地址就选在晏阳初平教会当年的农业实验场旧址。

       2006年,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因为各种原因被迫关闭。邱建生继续带着自己满腔乡村建设的理想,在2011年回到家乡福建,在正荣公益基金会的支持下,创办了两所社区大学。

       汀塘社区大学,正是其中的一间。

村庄迎来生力军

       莆田通了高铁后,汀塘村和福建其他城市的联系就更多了,年轻人也更加频繁地出外工作。

       汀塘村座落在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相传汀塘古称澄塘港或澄水港,澄者,水傍有岸可登也;塘者,水边有土可依也,后渐演变成“汀塘”。山河变迁,由于地壳上开,港道淤塞,变迁成陆地,现在仅余下村名让人记取这段历史。

       时代变迁对这个村子的影响,正如大部分中国农村一样——汀塘正在日渐失去她最有生气的子孙,年轻人出外打工,仅留下老弱者守家。但比起许多中国内陆村庄,汀塘的情况还算不错,不至于太穷困。

       村里还保留着古老的村庄肌理,传统的汀塘村建筑是砖石结构,几户相连接“一字过”,就像一座“石头城堡”,显示出当年的富庶。近十年来,石头老屋逐渐被三四层洋房替代,这是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回家盖的房子。白天可以看到老人在房前屋后晒太阳,弄一些简单的手工活。福建人信奉妈祖,一个妈祖庙修得华丽气派,几个老人平时就在里面喝茶聊天。

       只是这样的一个村庄,显得太安静了些。

       2011年1月,邱建生在福建培田成立了第一所社区大学,随后经过调研,他把第二所社区大学选址落在汀塘村。2011年11月19日,汀塘社区大学揭牌仪式。据悉,这是福建省第二所社区大学,相隔省内第一所社区大学启动仅十个月。

       社区大学是什么?邱建生的解释是:“打破精英教育的围墙,推行新型的平民教育方式。”有别于高校教育,社区大学门槛更低,旨在让所有人都有机会接受社区大学的教育,同时,它不仅具备教育的基本功能,也承载起了促进乡村文教建设变革的历史使命,推动地方文教甚至经济的发展。

       汀塘村社区大学设在一座汀塘传统的石屋里,在村委会旁边。石屋有两层楼,上层是宿舍,可以接待30多人。一个大院子里种了果树和青菜,一楼有一个“农家书屋”,也是夜校上课的地方。

       对于汀塘村来说,社区大学带来最直接的变化是:“大学生来了!”

       大学生来到村里,先是开展了一个月的夏雨雨人夏令营,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大学生来汀塘村,村里一下热闹起来。他们在村里组建腰鼓队、盘鼓队、十音八乐乐队,在村里开展扫盲班、太极拳班、到小学上乡土教育课程 ,还协助村民成立可持续发展协会,规范村庄的环境卫生整治。

       大学生的到来,使这个安静太久的村庄顿时活泼起来了。

热闹的夏天

       2011年的夏天,晏阳初平民教育中心在汀塘村举行了第一个夏令营。在夏令营的一个月中,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做了一个整个村庄的调研报告。到夏令营结束的时候,大学生办了一场晚会。

       原来的老村长在晚会之前,对社区大学还处于观望态度,开办晚会时,大学生的热情感动了他,他把家里的音响捐了出来,至今还放在社区大学里。村民说,社区大学带来了久违的热闹气氛。

       大学生们还在村里办了广场舞教学班。刚开始村民不敢跳,男人们都说,那些女的不害臊!但是大学生带头跳起来了,又不断动员村民,随后甚至建立了腰鼓、盘鼓队,很多男人们跳得比女人还积极。农妇白天要种地,晚上打鼓,很累但很开心。之前这里有几个自然村,村民之间经常碰面脸很熟,但互相叫不出来名字,腰鼓队盘鼓队建立了村民之间的交流平台。

       2012年的夏雨雨人夏令营就更成熟了。这一年来了20个学生,在夏令营中,除了继续开展广场舞班,还整理了图书室,给村里的孩子上暑期课、家访。

       暑期支教,大学生为当地小学生上了一些全新的课程,包括传统文化、文明礼仪、艺术、美术、英语、地理、历史以及绿色课程。尤其是绿色课程,是与以往最大的不同。通过上课的方式,教授孩子们基本的环保知识,让环保这颗种子在他们的内心生根发芽。

       在汀塘,很多妇女不会说也听不懂普通话。几位老奶奶来社区大学,表达了想学普通话的愿望。因此,社区大学的工作人员产生了开办针对成人的普通话班的念头。

       成人教育项目在汀塘社区大学常驻志愿者和暑期高校志愿者的推动下,于2011年7月份开展起来。一周上六次课,周日放假,每次上课时间为19:30——21:30,固定学员有20人左右。学员的年龄不一,有70多岁的老人,也有30多岁的中年妇女。为了统一管理,设置班级组长负责制,形成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集体。

       汀塘社区大学还发动了当地的中、小学生参与助教,充分调动社区资源,形成社区互帮互助的的文化氛围。在期间,社区大学的志愿者一直和学员们在探讨着上课的方式,寻求上课形式的多样化,自行开发比较适合于当地学员的课程教材,学员们的学习积极性很高,并且有部分学员习惯提前到教室,集体朗读,复习和回忆前一天的上课内容。

       汀塘的妇女担负着全部的家务活,但是上课出勤率却很高,认真程度不亚于要高考的学生。刚开始上课的时候,很多人都不敢读出声音,她们害怕读错,在志愿者和社区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才慢慢敢大声朗读,并且是很整齐地朗读。

       74岁的朱金玉阿姨就住在社区大学隔壁,每日早早来报到,等着上课。她孙女说: “我奶奶每天都去上扫盲班,回来拿着老师发的教材,让我教她念。每天急急忙忙吃晚饭,说要去上课!”

       问一个阿姨为什么到了这个年纪,还想学习普通话,她说:“我老公在浙江义乌开珠宝店,我有时候过去看他,但在那边呆不住——普通话实在听不懂,又不知道怎么坐车,因为看不懂路标,所以每天都只是呆在家里,很是无聊,很快就从城里跑回莆田了。” 

       学会认字和学习普通话成了汀塘村民迫切的社会需求。

十音八乐

       为了丰富村民的娱乐生活,社区大学还组建了妇女文艺队。他们从河南请来了“中原鼓王”衡生喜,从开始一个人报名,完全依赖志愿者教,到现在村民们不仅踊跃参加还互相教。

       一天下午,妇女文艺队的苏红霞,给社区大学打来电话说大家在她家唱歌,希望社区大学的工作人员张俊娜过去教。邻居们都聚在她家,一边拣茶,一边练歌。这首《打靶归来》社区大学志愿者一连教了一个星期,整首歌一个字一个字地教,现在已经唱的很顺畅了。苏红霞指着旁边扫盲班的一名学员说,她一点半就把晚饭做好了!大家听了笑作一团。

       社区大学第一次办晚会时,有人提议说出一个当地特色的节目,找了半天找不到人,老书记请了隔壁村子里面几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表演了“十音八乐”。“十音八乐”是福建莆田的民间音乐,也申请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二年村民跟社区大学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想学。

       但是,上哪去找老师呢?这种戏曲在汀塘已经找不到人教了。老村长帮忙联系了邻村的两位老师,刚开始每天下午一点半准时到社区大学,练到晚上5点吃饭,晚饭之后练到晚上9点。在半年时间里,老师教了乐理知识和电子琴。但村民的学习欲望很强烈,很快就表示盼望更专业的培训。

       社区大学工作人员则上网呼吁寻找十音八乐的老师,得到了《莆田晚报》的关注,一组《汀塘社区老人盼专业老师圆十音八乐梦》报道引起了“十音八乐”传人林志贵老师的注意。

       林志贵老师听到这个消息后,表示愿意教这些老人们十音八乐的专业知识。在一个由正荣公益基金会、莆田晚报、莆田电视台共同主办的2013正荣“梦想莆田”栏目组支持下,林志贵老师来到汀塘社区,助力汀塘社区的老人们圆他们的“十音八乐”梦。

       林志贵很高兴能教汀塘社区的这些老人们十音八乐:“十音八乐是古老的莆仙文化,现在许多年轻人不愿意学,但我们不能让祖先传下来的音乐失传。”

       2012年的汀塘村晚会上,本村五十位村民上台表演十音八乐,他们终于有自己的节目了。文艺队为此专门写了一个莆田方言快板,盛赞社区大学给村子带来的改变:

       “社区大学办村中,学习文化气氛浓。高校学习认真教,好学村民受益多。高校学子办夜校,扫除文盲勤读册。有了文化就文明,邻里和睦庆升平。腰鼓盘鼓有特色,敲得村民心头热。高校学子真有才,丰富文化促和谐。”

※ 本文源自机构惠寄,作者:邢晓雯,原刊于《新公益》(正荣公益基金会主办),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Sissi,因为大家老拼错,所以干脆就简称为“CC”了。微信号:sissiyuen,微博/豆瓣账号:梅下。呆。二货。执且拗。别打我脸。女权主义者。心有恶犬啃蔷薇。※本人言论及立场与供职单位无关※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孩子,你学习成绩太差了,没有人愿意资助你!
常常有很多的资助意向人联系我,想要资助愿意上学、学习好的孩子。每次听到类似的话时,我的心里总会咯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