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遥:打拐,请组织调拨朝阳群众

       就在人贩子死刑刷屏之前,网络知名闹剧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又死灰复燃,6月15日到16日,爱心澎湃的网民分别在福建晋江、青岛栈桥、四川宜宾成功的举报了三起拐卖儿童事件。经警方紧急出动并确认,这些毫无例外的是儿童及其直系亲属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方微博:公安部打四黑除四害)

       如果爱心还骚动的觉得这不过是误伤,在随手拍火爆后不久,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官方微博在2012年就表示过,自这一网民自发行动开展以来,被拍的基本没有被拐儿童,建议“发起人一定要谨慎从事,不能让爱心廉价支付,更不能让无辜者心灵受伤。社会需要爱心,同样也需要尊重。”

       就在随手拍还魂后的连续三起案例受挫的同一时间,爱心突然猛打方向盘,杀往朋友圈,用言语替代行动,强烈呼吁要求人贩子一律死刑。


(图片来源:主页君的朋友圈)

       爱心廉价支付的方式中,朋友圈转发的便利程度首屈一指。但如果不将朋友圈的转发事件,与两会的反打拐提案、大明星出演《失孤》、党媒正浓墨于打拐、学者在呼吁打拐上重刑、街头随手拍兴起等等连续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或许就差点认为发朋友圈这件事情不是上峰暗示下的有策划的舆论引导,而是自发的爱心癔症爆炸了

       但如果还能保有独立思考的习惯,大概用脚丫子应该想到,如果要枪毙人贩子首先要活捉人贩子。如今的中国不仅打破的是皇权不下乡,而是创纪录的直接网格化管理到单元楼,建立楼长制度。在这样严密的维稳管控制度之下,莫名其妙的多一个人绝对逃不过老大哥的火眼金睛。所以,无论是几年前在帮助乙肝感染者的机构工作过,还是网上匿名发表了对时政的感慨,只要被老大哥惦记了,午夜时分,水表检查人员总会精确的出现在门口。生活在这样的天罗地网之中,丢一个人或许来不及被及时发现,但多一个人比多一句口号的目标更大。如果为了更高效的活捉人贩子,应该理性的高呼:请把朝阳区群众借来打拐


(图片来源:@平安北京)

       在朝阳区群众没有参战的日子里,微博的网友们虽然还没被调动起来用于呼吁枪毙人贩子,但他们还是坚定的参与了另外一个都市传说,也就是拐卖儿童用于乞讨。拐卖儿童这样高风险的行为,如果不用于高回报的犯罪活动完全对不起智商。国际上的拐卖儿童犯罪活动,主要服务于性产业和奴隶劳工,而中国特色的儿童拐卖主要用于服务养老产业


(图片来源:@思想汇聚人生)

       那些生不出儿子的家庭,不看人民日报都预料到了,养老不能靠政府,养儿防老是坦途,生不出来就要通过非法渠道获取一个,收买儿童就是投资未来。正是这样凶猛而残酷的养老产业,迫使那些乞讨人员也怀着舔犊之情,更担心自己的孩子和老年的希望被拐卖,即便要饭也要将子女带在身边寸步不离。这一护犊之心,不幸的被都市青年包装成了拐卖儿童行乞的传说,并幻想成了解决打拐的伟大实践。传说之外的现实,更加骨感而魔幻,在汹涌的养儿防老需求之下,除了拐卖儿童之外,还有父母将亲身儿子贩卖出去换钱,并且形成过稳定的子宫产业链。

       为此,人贩子固然可恶,但如果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留下的历史欠债,和然并卵的社会养老政策,当下贩卖儿童的社会基础无从依附。在中国特色的儿童贩卖问题面前,义愤填膺的要求枪毙人贩子,不过是随手拍打拐的变种,另一种道德投机出口而已。

       中国的儿童买卖问题,并不是“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而是刑罚、牟利与老无所依的三方博弈。现在的刑罚对于拐卖儿童行为已经是极重的处罚,但不解决老无所依,就永远不可能真正遏制儿童拐卖的行为。在老无所依的问题被刻意回避的情况下,市场对拐卖儿童的需求持续不变,单纯继续提高刑罚,严厉打击犯罪,短期内当然可以明显遏制拐卖儿童,减少可以出售的儿童。但市场会对此做出本能反应,儿童贩卖活动的成本随着严打的进展而抬高,期待养老的家庭也倾向于付出更高的价格来获得儿童。在严打的短期红利过去以后,更高的利润,意味着将刺激更多的犯罪活动参与,直到平均利润与刑罚达到新的平衡

       在这样一个简单的法律与经济学模型面前,呼吁枪毙人贩子还有什么意义呢?也还是有的,爱心总是需要寻找廉价支付的出口,社会总要摸着石头过河,桥就在身边,可是没人敢去尝试

       养老危机带来的儿童贩卖问题或许过于庞大,不适合从我做起,也不如网上高喊贩卖儿童死刑走心。但与其枪毙人贩子,还不如申请朝阳区群众参战。至少,朝阳区群众有绝对的能力,严防人口在法律外的异常流动。

       感觉不错,给作者打个赏呗——

       点击这里参与讨论——

       http://xiaoqu.qq.com/mobile/barindex.html?bid=108814&_wv=1027&from=wsqjump

评论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