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资本主义: 共 23 个结果

土逗公社
世界杯的另一种打开方式,了解一下

世界杯的另一种打开方式,了解一下

又是一年世界杯,球迷再一次怒刷存在感,然而,他们聚集在一起时释放的热情,包括他们认同的品质——团结、勇气、意志力和伟大的友谊,同时也成为了跨国资本在世界杯上的营销口号。足球,沉浮在商业化的巨浪里,裹挟着暴力、腐败、种族歧视和民族主义,泥沙俱下。土逗要介绍的四位资深老球迷的故事也许可以给我们带来看球的全新角度。

土逗公社 2018-06-15 14:14:44 1788 0
土逗公社
世界杯的另一种打开方式,了解一下

世界杯的另一种打开方式,了解一下

又是一年世界杯,球迷再一次怒刷存在感,然而,他们聚集在一起时释放的热情,包括他们认同的品质——团结、勇气、意志力和伟大的友谊,同时也成为了跨国资本在世界杯上的营销口号。足球,沉浮在商业化的巨浪里,裹挟着暴力、腐败、种族歧视和民族主义,泥沙俱下。

土逗公社 2018-06-15 14:13:28 1200 0
土逗公社
不想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受苦?来看看他们开辟了怎样的新世界

不想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受苦?来看看他们开辟了怎样的新世界

想要逃离资本主义的中心,到资本主义的边缘去开辟新世界?本文讲述俄国历史上的哥萨克人,墨西哥的萨帕塔主义者,爱尔兰、美国与土耳其的监狱囚犯在这些被放逐的空间中建构新社会的实践,以此打开我们对资本主义的个体化以外的多样生活想象,向我们展示出新世界的可能性。

土逗公社 2018-04-17 14:28:08 571 0
土逗公社
不想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受苦?来看看他们开辟了怎样的新世界

不想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受苦?来看看他们开辟了怎样的新世界

想要逃离资本主义的中心,到资本主义的边缘去开辟新世界?本文讲述俄国历史上的哥萨克人,墨西哥的萨帕塔主义者,爱尔兰、美国与土耳其的监狱囚犯在这些被放逐的空间中建构新社会的实践,以此打开我们对资本主义的个体化以外的多样生活想象,向我们展示出新世界的可能性。

土逗公社 2018-04-17 14:24:09 1548 0
行业发展
“两光之争”的背后:公益事业、资本主义、和意识形态

“两光之争”的背后:公益事业、资本主义、和意识形态

在资本主义的新教-个人主义伦理意义上,中国的佛教并未完成这一世俗化的社会转型,也未能肩负起普通公众所需要的合理化使命,由于儒家传统的式微,这一意识形态的空缺就可能由藏传佛教来填补。但是,后者所提供的社会真实,却是服务于世俗政权的地域性卡里斯马……

sissiyuen 2018-02-08 16:11:15 2285 0
土逗公社
中产若不想沦为“中惨”,只有一个办法

中产若不想沦为“中惨”,只有一个办法

大多数的中产阶级都不能算是过上了稳固的中产生活,而是处在中产边缘。由于担心地位滑落,中间阶级的焦虑始终存在。在现存的意识形态霸权下,当现实利益受损之后,当受到资本更深的剥削与压迫之后,他们更容易转向极端反动的立场,更容易相信这立场符合其根本的利益。

土逗公社 2018-01-28 17:14:36 1634 0
土逗公社
中产若不想沦为“中惨”,只有一个办法

中产若不想沦为“中惨”,只有一个办法

大多数的中产阶级都不能算是过上了稳固的中产生活,而是处在中产边缘。由于担心地位滑落,中间阶级的焦虑始终存在。在现存的意识形态霸权下,当现实利益受损之后,当受到资本更深的剥削与压迫之后,他们更容易转向极端反动的立场,更容易相信这立场符合其根本的利益。

土逗公社 2018-01-28 16:54:19 2878 0
土逗公社
如果工作继续支配你的每时每刻,你的2018还值得过吗?

如果工作继续支配你的每时每刻,你的2018还值得过吗?

在完全的“工作世界”中,每个人都散发着自杀式不眠不休的工作狂热,我们周围的一切全都变成了工作。当我们完全地认为我们出生只是为了工作的时候;当我们逐渐忘记除去工作之外其余的生活方式的时候,当我们随时随地地准备为工作受苦受难的时候,这就是工作最终获得胜利,完全主宰我们世界的时刻。

土逗公社 2018-01-03 13:41:53 1922 0
土逗公社
如果工作继续支配你的每时每刻,你的2018还值得过吗?

如果工作继续支配你的每时每刻,你的2018还值得过吗?

在完全的“工作世界”中,每个人都散发着自杀式不眠不休的工作狂热,我们周围的一切全都变成了工作。当我们完全地认为我们出生只是为了工作的时候;当我们逐渐忘记除去工作之外其余的生活方式的时候,当我们随时随地地准备为工作受苦受难的时候,这就是工作最终获得胜利,完全主宰我们世界的时刻。

土逗公社 2018-01-03 12:27:43 3153 0
土逗公社
理工科生掌握了科技,然后不革命了?

理工科生掌握了科技,然后不革命了?

科技工作者自忖科技发明产生的社会影响不在自己的专业范围之列。专业人士倾向于将自己的工作描述为纯粹科技的、“政治中立的”。人文学者面对科技怪兽感到神秘莫测表现为对新技术的盲目恐惧,或者说是“将自己的专业工作与科技问题划清界限”。科技与人文社科的失联,会导致整个左翼运动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

土逗公社 2017-12-12 14:43:24 3471 0

编辑推荐

关注我们(投稿邮箱:editor@ngocn.net


NGOCN微博

NGOCN微信

专栏

MORE

一周热门

请转发这条锦鲤
这些年,兆凡遇到过很多人问她很不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但是很纠结,找不到出路,应该怎么办。在她看来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