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逗公社

专栏介绍

土逗公社

土逗公社

简介:土逗公社作为一个结合线上线下的内容合作社,力图探索被消音的故事,创造属于青年人的资讯清流。“土逗公社”践行合作社的组织方式:没有老板,没有员工,只有劳动者和自我管理。我们欢迎同道中人以资金或劳动入股,成为我们的持份者,参与我们这个民主生产的实验,实现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未来。我们相信民主、开放、平等、以用户为中心的合作社能够挑逗青年人理解世界的动能,激发改变世界的灵感,探索人类更好的活法。

212 16

更多专栏

猜你喜欢

C讲坛:我想留在城市里
教育的事情没什么捷径。我们愿意多付出一点的时候,可能就多一个孩子收获一点点。包括在图书馆里边,我们跟孩子聊天,可能就影响他们一点点,虽然一点点很小,但就是实打实对孩子的影响。

穷癌晚期,拿命试药还是等死?

肿瘤发展到晚期后,富人和穷人,农村和城市,患者面临的选择是完全不对等的,临床试验对肿瘤患者来说并非好选项,但如已到晚期,身体难以承受放化疗的副作用,家庭又因病致贫,吃不起昂贵的靶向药,那参加临床试验,就是在尽力自救。

穷癌晚期,拿命试药还是等死?
389 0

P2P爆雷,投资人血本无归只因为咎由自取吗?

如今,P2P的雷暴还在持续。一个庞大的中产投资人群体开始浮出水面,在雷暴声中,他们哀鸿遍野。他们惨遭清洗,只是因为他们傻、贪吗?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对似乎近在眼前的巨大风险视而不见?

P2P爆雷,投资人血本无归只因为咎由自取吗?
1178 0

“杀鱼弟”自杀:底层网红不可承受的生命之重

公众总有窥探欲,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儿童“网红”,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有的父母为此将孩子作为吸引资本的工具,为了在网络市场中博取关注,那些孩子有可能还需要接受残酷的训练。当底层以底层为卖点成为网红,我们还要继续做那个在屏幕前傻笑的人吗?

“杀鱼弟”自杀:底层网红不可承受的生命之重
908 0

土耳其危机,从何而来?

里拉的贬值使得此刻去土耳其的买买买比半折还便宜,但同时,土耳其百姓毕生的存款一朝变成废纸,如今生存都难以保证。表面上看起来,土耳其是受特朗普所害,然而本身畸形的经济结构是更为重要的原因。

土耳其危机,从何而来?
679 0

"性骚扰"四十年: 权力才是TA们的春药

七月以来,“俺也一样”之火燃至各个行业,也引起诸多争议。其中之一就是对“性骚扰”边界的理解,它在不同性别、身份的人眼里似乎千差万别、莫衷一是。那么,到底什么算是性骚扰,为何性骚扰频频发生于工作场域,性骚扰与不平等的权力结构有什么关系?

765 0

米兔运动:烧了性侵教授,再点燃职场、工厂

这一波米兔浪潮到底在反对什么?为什么受暴者非采取“大字报”的方式不可?这场运动之火最该烧向何处?请看今天的土逗观点。

米兔运动:烧了性侵教授,再点燃职场、工厂
650 0

雷闯性侵事件背后——公益圈中的兄弟会

性侵的事见多了,但却从来没见过被举报的施暴方主动承担责任的。到了本应该对女性权利更加敏感的公益圈,事情就更加诡异了——雷闯性侵的事情一爆出,还未等他的“阴阳声明”公布,一群兄弟会就为他挺身而出,大概意思就是他是伟大正义的,不能因为强奸这点小事就毁了他的公益事业……为什么脸皮厚这种事,到了公益圈这片“理想国”,反而更加厚颜无耻了呢?

雷闯性侵事件背后——公益圈中的兄弟会
1282 0

把二胎生到毒疫苗的世界里,然后他们就不管了

带孩子的时候,必须要将自己所有的精力花费在这件事上。这也就意味着,我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和生活。虽然姐姐下班回来与我换班带孩子,但是带了一天孩子的我,只想在床上躺平,什么也不想做。

把二胎生到毒疫苗的世界里,然后他们就不管了
702 0

闯入世界杯决赛的朋克乐队,到底在骚什么?

Pussy Riot成为反威权运动的一面鲜明的旗帜,但与自由主义媒体论述的不同,他们不仅仅是“反普京斗士”,还是整个官僚资本主义与全球化资本主义的反抗者。他们的反抗,和同在全球化浪潮中的我们,有怎么样的联系呢?

闯入世界杯决赛的朋克乐队,到底在骚什么?
1336 0

在性骚扰面前,为什么学校从来不会保护学生?

无论是北大沈阳还是今天的中大张鹏,学校的态度都出奇统一地暧昧。“保护式处分”,对施暴方明面上严惩,背地里放纵;对受害者明面上关心,实质上监控、删文。每个大学都会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现在明的是什么德,亲的又是什么民呢?

在性骚扰面前,为什么学校从来不会保护学生?
1133 0

躲得了富士康的跳楼,躲不过万科炒房

万科要把廉价的城群租房改造成“蓝领公寓”,却引起了富士康和富士康工人千载难逢的一致反对:房租即将上涨30%-50%,甚至更高,曾经许多位工人跳楼用命换来的工资微小提升,这次要被万科全部夺走了。本文作者为一位北大社会学硕士,毕业后留在清湖服务富士康工人,开展社区工作。来听听他的看法。

躲得了富士康的跳楼,躲不过万科炒房
1420 0

如今的同性平权运动丧失激进性了吗?

相比于如今主流LGBT平权团体经常显露出的温和的政治想象,68弄潮儿们既是平权者,又是革命者,他们勇敢地提出要消灭我们大多数人在今天仍然对其合法性坚信不疑的一整套制度:核心家庭、军队和婚姻本身。在同志骄傲月的尾声,让我们去看一看1968年性少数平权的遗产。

如今的同性平权运动丧失激进性了吗?
540 0

彩灯里的孤狼:95后快递小哥的马路Disco

一个95后快递小哥金峰对快递车进行改装,大老远就听到音响外放的抖音、快手热门歌曲DJ版,远在几十米外可闻;快递车驶到跟前,可见驾驶位顶上装置旋转射灯,向车上和地面打出一片彩色的移动光点。来听听金峰与他的快递战车的马路故事吧。

彩灯里的孤狼:95后快递小哥的马路Disco
1189 0

“非自愿处男”运动: 他们为何仇恨女性,充满怒火?

Incel是在“白人至上的资本主义父权制体系里”,被划定为“loser”的一个群体。他们中绝大多数为白人男性,认为自己不受女性青睐的原因是女性只喜欢长得好看的男性,只为那些男性提供“性资源”。他们憎恶女性,更憎恶自己“得不到”她们的现实,于是开始探讨如何以暴力行为“毁灭”。

“非自愿处男”运动: 他们为何仇恨女性,充满怒火?
1299 0

考上了大学,离改变命运还有多远?

每年夏天,近千万高考考生经历寒窗苦读、填志愿的前思后想,终于等来录取通知书。对他们来说,这是人生的转折点。与此同时,无数大学毕业生手持简历,彳亍在求职市场里。他们不仅要面临本身就严峻的就业形势,同时还要面对用人单位的院校歧视。“知识改变命运”的理想,远在天边。

考上了大学,离改变命运还有多远?
1682 0
加载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