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助者说

专栏介绍

资助者说

资助者说

简介:【资助者说】是社会资源研究所(SRI)推出的专注于探索基金会有效资助的微专栏,每周一与大家见面。该专栏将邀请在基金会一线工作的资助官员,为大家带来鲜活的资助体验及自己的思考和感悟。期望能成为基金会资助者、项目官员以及公益组织从业者加强了解、自我提升和促进交流的虚拟平台。 同时,我们也期望这个专栏是由实践者共同完成的,从而呈现异彩纷呈的真实世界的资助。如此,我们才有可能在众多尝试中走出自己的道路,让基金会资助工作成为激动人心的最美好的事业。觉得不过瘾,想分享自己的看法或经历,欢迎随时联系。评论或投

17 0

更多专栏

猜你喜欢

对《社区矫正法(征求意见稿)》的10点修改意见
2016年12月1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社区矫正法(征求意见稿)》及其说明全文公布,向社会征求意见。维德中心根据实施福田区社区矫正导师制项目过程中积累的实践经验,提出了相关的意见和建议。

十问资助者之胡小军:基金会最重要的是“服务精神”

  (呈现中国资助者的生活片场。社会资源研究所“十问资助者”第3个访谈。)  胡小军,广东省千禾社区公益基金会秘书长。胡小军最近正在设计“专业支持型机构的资助计划”,他觉得这个过程很有意思。他认为公益的本质是自愿性,没有自愿性发展出再多组织也没用。在他看来,基金会最重要的是服务精神,最终要推动所关注领域的系统性变革,由此他们开始尝试联合资助并更关注项目带来的改变。他认为,资助型基金会需要有一批具有...

2177 0

理想中的资助者应具备的“资助者心态”

  【资助者说】第15回:理想中的资助者应具备的“资助者心态”   2012年9月,在草根NGO工作了8年后,我加入了一家国际NGO,负责其在中国对环保NGO的资助和能力建设。随着职责和角色的转变,离泥土和实务项目距离远了一些。但从“媳妇熬成婆”的那一刻起,我也能真切体验到“资助者”——这一“公益圈”生态系统中的重要“生态位”,开始考虑应该成为怎样的资助者。   我不赞同“屁股决定脑袋”之说...

1489 0

谈一谈我眼中的小额资助

  所谓小额资助,是指资金额度偏小的资助,虽没有统一规定,但普遍可认为是5万元以下的资助。以小额资助著称的全球绿色资助基金会(Global Greengrants Fund,以下简称GGF)自1998年开始直接资助中国的民间组织。GGF的平均资助额约为3500美元,合2.1万元左右。目前国内一大批活跃的、较有影响力环保组织,例如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安徽绿满江淮、甘肃绿驼铃等在其发展早期阶段都得...

1793 0

从被资助方到资助方的思考

资助者说第13回:从被资助方到资助方的思考  作者:杨方义 某公益基金会资助官员  一年前,我从一家民间机构来到了一家非公募基金会,从一个被资助方到了资助方。幸运的是,在之前的民间机构工作时,从事的也多半是与国际基金会合作的工作,帮助国际基金会在中国实施项目及提供建议。所以在角色转换过程中,并没有出现朋友们说的“从乙方到甲方”的心态转变。相反,在刚刚起步的国内民间环保资助进程中,能够和同样处于起步...

1603 0

公益有风险,入行需谨慎

【资助者说】第12回:公益有风险,入行需谨慎自然大学联合发起人 冯永锋   摘要:公益是有风险的,尤其是社会探险型的公益。这种风险的承担有赖于资助者明确自身定位,主动担责,避免将学习成本和困难转嫁到行业身上,甚至要忍受80%的公益投资在探索中打水漂。而社会要想有进步和创新,没有各式各样勇于承担风险的资助者,是不可想象的。  承蒙原来在《社会创业家》工作的周丹薇同学不弃,拉我去给“海航社会...

1458 0

以战略性眼光做资助

  [资助者说]第11回:如何资助草根组织之——  以战略性眼光做资助  某公益组织资助项目官员 牛皮帆  上次说了如何通过一些技术和细节的设计,让草根NGO尽可能地参与到资助过程中来。除了这些细节工作之外,一些宏观视角也很重要。这次俺就选了一个看起来高大上的题目:如何以战略性眼光做资助。  话说这几年在某基金会的干活,俺的“战略性眼光”一直被弱弱嫌弃着。虽然我知道建设“共产主义”是最终目标,但是...

1528 0

何进出差都在干什么?

【资助者说】第10回:何进出差都在干什么?李志艳  (一)  五月下旬,我跟随福特基金会高级项目官员何进再下长沙。今年以来, 随着社会资源研究所(SRI)事务日益增多,我已有四五个月之久没跟着何进出差了。一时还有些不习惯,就像一个项目拖了这么长时间一样。为此,尽管五月依然杂事繁多,但有机会便欣然同行。  实际上,这确实是一个项目。在SRI项目管理系统中,它的编码是“20007资助学习”。机构安排了...

2247 0

当我们谈论组织资助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资助者说】第9回:当我们谈论组织资助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社会资源研究所 刘涛  摘要:组织资助本质上强调的是一种资助理念和价值,要求资助者尊重组织自身的意愿和发展空间,从狭义的项目思维中跳脱出来,系统性地考虑项目、人员和组织的相互关联性。倡导组织资助,是对当前项目资助占绝对主流的一种阶段性“纠偏”,推动组织和项目更好的结合。  [感谢刘晓雪、林红、黄庆委、郭淑芬、张灵炀、杨国琼、张卫、吴昊...

1217 0

我在资助道路上的三个“背囊”

  【资助者说】第8回:我在资助道路上的三个“背囊”  陈一心家族基金会中国项目专员  陆玲  回忆起刚入行时,感觉确实颇有些“战战兢兢”。不仅因为这是一个陌生的领域,更重要的是感受到了身上的担子。手中握有资源,也是一件备感压力的事情——工作需对得起资助人辛苦赚来的钱;同时,作为一个成立七八年的基金会里新的一员,我也时常感到忐忑,问自己如何才能维护好已有的成绩并且将工作推进到新的台阶。 ...

1395 0

捐赠人最应避免的五大陷阱

【资助者说】第7回:捐赠人最应避免的五大陷阱  作者:Thomas J. Tierney & Joel L. Fleishman  翻译:社会资源研究所 张帆 刘涛  摘要:本文是《Give·Smart》一书的节译,该书被誉为“开始慈善事业前的必读书”。作者提到,捐赠人面临着五大陷阱,承认陷阱将使得我们更有经验和明智。慈善几乎总是伴随着相当程度的试错,审慎的思考和适当的准备将减少犯错的频率...

2689 0
加载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