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294 13

猜你喜欢

破冰基金是天使投资?那千里马到底是不是做公益的?
千里马公益私董会在全国开始热推“体验场”,快速的行动和坚决的态度,让整个民间公益界起了一阵小旋风。当然,也由此引发了一些小议论,千里马公益私董会所辐射出来的行为,到底是不是民间公益呢?这里且不急于评价,这里先说一些事实。

更多专栏

环保行动者,要会看三张地图

和平时代,除了作梦和看戏,本来不该妄谈什么战争。我自幼也是个和平主义者,街上看到人打架,都是要躲得远远地看的。而如今,关注起环境保护后,有时候,却难免要以为,环保在中国,就是一场战争。

战争,就要讲兵法。讲兵法,就要知形势,就要知道是处在战略挨打、战略僵持还是战略反攻的阶段。就要清楚是适合消极抵抗、主动防御还是主动进攻。就要确定是适合游击战还是阵地战。

而讲兵法,就要会看地图。只要地图上还有空白点,战争就没有结束,胜利就没有完全实现,对手就仍旧可能反扑,死灰就可能重新复燃,生态政权就仍旧可能进入颠覆与反颠覆的拉锯战。

环保行动者,至少,要会看三张地图。一张是垂直地图,一张是行业地图,一张是社会地图。

传说,林彪最擅长,或者最偏重的,就是看地图。读过辽沈战役中关于“塔山阻击战”的一些描述,林彪就是从地图上看出了这个地方是个战略要害,守不住,可能全盘皆输。守住了,就可能从此形势反转。记得他在指挥这个战役时,一直在说一句话:“不要告诉我伤亡数字,我只要塔山。”这是一种决绝的精神,任何一场战役,只要有了这精神,似乎就有可能获胜,无论“敌我双方形势比”如何如何。

不说军事战争了,还是说环保地图吧。


垂直地图:只要有个人,就要打开一个局面

最近,“让候鸟飞”主导的全国拆网战役,可以说如火如荼。每天都有好消息传来,令人振奋。但同时,每天也有坏消息传来,令人震惊,令人更加奋进。

由此,如果你打开全国地图,发现,绝大部分地分,仍旧没有全心致力于鸟类保护的环保行动者。也就是说,绝大部分地方的鸟类,仍旧处在任人毒害和捕杀的状态。

如果把有鸟类保护行动者的地方,标上红点,插上小绿旗,那么,我们会发现,全国绝大部分地方,完全处于全线失守的状态,如果我们制作一幅全国鸟类保护形势地图,我们就会一面悲伤,一面振作。

如果我们真的想要把全国的鸟类都保护好,彻底打出翻身仗,那么,我们就要每天,都去看地图,随时更新地图,随时依据形势制定新的进攻或者防守战略、战术。

一些濒危鸟类的保护更是如此。以极危物种大鸨的保护来说,河南长垣的环保行动者,每天都在巡护,每天都驱赶盗猎分子。但旁边的封丘县、兰考县、滑县、孟津县等,如果无人守护;如果河北的沧州、廊坊、衡水,无人守护。那么,大鸨仍旧每天处在极大的威胁中。

大鸨的越冬地即使守护好了,内蒙、黑龙江、吉林一带的大鸨繁殖地如果没有守护好,那么,大鸨也将继续走向灭绝。

大鸨的繁殖地、越冬地如果都守候好了,大鸨迁徙路线上的所有点位,没有守护好,那么,大鸨也将仍旧日趋灭绝。

这就意味着,大鸨保护的行动战队,必须每天都看中国的地图,只要和大鸨有关的点位,都得有人防守,都得有人巡护,都得有人监督和举报,都得有人调查和研究,都得有人传播和联动,只有这样,大鸨才可能转危为安,种群数量才可能慢慢恢复,才可能摆脱濒临灭绝的命运。


行业地图:打透一点,就要横扫千军

社会生态系统是复杂多变的,战争形势也是风云突发的,自然生态系统也是互相关联的。

大鸨保护住了,大鸨的兄弟们,大雁啊,鸳鸯啊,东方白鹳啊,蒙古百灵啊,如果没有得到保护,那么,大鸨的生存,也仍旧面临危机。因此,保护一个物种,同时要保护它们生存依存的兄弟伙伴,也要保护它们栖息的自然环境。

这时候,环保行动者们,就要同时看一幅地图,这地图,叫“行业”,或者说“领域”地图。

中国所有人都是环境难民,致力关注空气保护的人,当然也要关注垃圾治理、重金属治理、污水治理。至少于污染防治的人,当然也要关注生态保护。致力于正面战场和核心战区博弈的人,当然也要关注政策建议和公众倡导。

环保行动者首先当然要看懂原来所在的垂直领域的地图。但同时,又要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行业、区域、领域的地图。只有这样,才可能依据社会形势,随时与社会能量化合,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随时填补行业方面的空白点。

环保行动者的进取心和扩张力应当是非常强大的。因为只要生态灾难还在发生,环境难民还在受苦,那么,面前的那张地图就一直会有战略需求点在闪烁和轰鸣。

如果没有足够的扩张力,每天只有自己的碉堡里闲坐,就会觉得天下太平。而如果每个人都以这样的方式互相不联通和共振,那么,即使你在单个阵地上取得了多么重大的胜利,整个环保行动者仍旧将输掉整场战争。


社会地图:救你一时,就要救你一世

每一个行业,都是非常清晰的工作边界,由此,就会产生隔行如隔山的“工作陷阱”。你在自己的领域越强大,越自洽,你离开这个领域进入社会生态系统就越生疏,越排异,越互斥。

因此,环保行动者也需要随时把自己置身于巨大的社会地图中,看自己的这个即使节节胜利的军团,在社会生态系统中,究竟被怎么样的看待,究竟会被怎么样的评价,究竟处在地图上的什么位置。

环保行动者的所有博弈能量都来自社会。这不仅仅是说粮草需要从社会生态系统中筹集的问题,而是线索、志气、信念,甚至都需要从社会生态系统中汲取。因此,如果一个环保行动者群体,不懂随时观看社会地图,不知道举办公众喜闻乐见的环保活动,所有取得的胜利,仍旧可能是孤立的胜利。

打个比方来说,如果湖南岳阳的公众没有以自己方式参与江豚保护的意识和通道,岳阳的江豚保护者,能力再强,江豚保护的地图、水生野生动物保护的地图制作填充得再完美,也仍旧可能是获得一场场虚假的胜利。

再打个比方来说,如果武汉锅顶山的污染受害者,没有得到武汉本地公众的支持,那么,他们仍旧可能是被牺牲的少数。因为,环境难民经常是“多数人的牺牲品”,只有当多数人把少数人的受难当成自己共同的困境和受难的时候,这个社会的环境保护形势才可能扭转。

环境难民的权益维护是如此,生态英雄的业务拓展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果一个生态英雄的环保行动,没有得到社会公众的广泛支持,那么,这个生态英雄的社会融合价值,就仍旧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

环境保护的唯一希望是公众参与,而公众参与的唯一通道是环保行动者在全方位响应公众需求的同时,能够开发出大量的丰富的公众参与环保活动的产品和服务。只要永远无缝地与公众融通,这张社会生态地图,才可能真正的制作成形。环境保护的可持续性才可能得到体现。因此,可持续性,来自于社会化的彻底性。你有多广阔,你就有多深远。救你一时,才得以救你一世。(2016.11.4)

(内文照片为酒红朱雀,从百度图片搜索而得,感谢分享者。)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