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公益法意

公益法意

简介:复恩法律—复恩社会组织法律服务中心(Legal Center for NGO),以法律服务公益。公益法律研究,以案说法;为NGO发声,政策倡导。

46 5

猜你喜欢

多角度看反家暴法
2016年3月1日,《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在此背景下,川沙妇联已对辖区内多个家暴案件进行了调解和干预,但如何合法合理地处理和干预家暴案件仍是很多基层妇联和其他组织的痛点和难点。为解决上述问题,在现实案例的指导下总结出三大思考方向,相关专家与社会学者也相应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与意见。

更多专栏

老年服务机构的法律风险防控

作者:陆璇、杨惠乔

一、老年服务机构概念

“老年服务机构”并不是一个新概念,财务部、国家税务总局对该名词有作释义,《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对老年服务机构有关税收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2000]97号)解释“老年服务机构” 是指专门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文化、护理、健身等多方面服务的福利性、非营利性的机构,主要包括:老年社会福利院、敬老院(养老院)、老年服务中心、老年公寓(含老年护理院、康复中心、托老所)等。目前,随着老年人服务产业快速发展,不断涌现出为老年人服务的新类型机构。这里所提及的“老年服务机构”囊括了所有以老年人为主要服务对象的、无论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的机构。

二、老年服务机构注重法律风险防控的必要性

有关老年服务机构的法律制度里既有针对性的法律和地方性法规,也有散见于各法律中的条款规定,致使老年服务机构可能有疏忽。为老年人提供服务存在着高风险,现今涉及老年服务机构的法律纠纷案件层出不穷,老年服务机构通常是被诉对象。老年服务机构的主要法律纠纷出现在:

(一)服务瑕疵。老年服务机构所提供的服务是需国家标准和服务合同本身养老服务的标准有没有达到目前国家的标准,如果不符合标准可能就存在服务瑕疵,就会出现服务对象的投诉和相关纠纷;

(二)老年人服务合同里对服务内容和质量约定不明或约定无效;

(三)缺乏归责约定引起的纠纷。很多养老机构和政府以及第三方进行合作,相关的责任分担也是一个问题。比如承接的一些日间服务中心,可能也是独立的法人、事业单位,会有和街道关系如何处理?和日间服务中心的关系如何处理等。所以现在归责也是一个很大的影响。

(四)自我发展与劳动人事方面。关于人才,机构因为各方面的原因包括待遇比较差,服务人员经常更换导致服务质量发生问题,由于服务人员的更换被服务对象投诉的现象也有,因此立足每个机构加强自我管理,加强人员的发展也是一个主要的因素。

三、老年服务机构常见的法律风险

零法律风险是不存在的,因此只能管控风险,尽量降低风险的影响。通过总结我们机构服务的社会组织以及养老机构的案例,老年服务机构主要有五个方面的法律风险:

(一)机构自身的合规风险。机构本身是否合法、会不会触犯法律、是否有资格和许可、以及涉及到一些安全、消防、卫生、财务等方面的问题,可能导致行政处罚或者引发法律纠纷。若机构没有相应的资格,其提供服务就是违法的,不仅要承担对服务对象的损害赔偿责任,还应对机构的人力资源损失承担责任。

(二)服务合同法律风险。多数老年服务机构与政府之间签署的政府服务购买合同以及与服务对象签订的家庭照护服务协议,是机构员工自行起草且没有经过律师审查的,这类合同往往内容十分简单,缺少对关键性法律问题的规定,如权利义务划分不清、法律责任承担约定不具体等。

(三)人身损害赔偿法律风险。老年服务机构常因老年人受伤而在人身损害诉讼中常被判定应承担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如果老年服务机构没有购买保险,也没有第三方来帮助分担风险的话,机构要承担更多风险。

(四)知识产权法律风险。老年服务机构对自身创作、完成的项目成果、项目报告、创意作品、技术成果等享有知识产权;对于机构标志,机构都应当申请注册商标,获得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如果老年服务机构具有商标管理的法律意识,就会在设计标志之前进行商标登记,而不是用了标志一年多才意识到商标保护,倘使错失申请注册商标的最佳时机,机构可能会存在两个风险:一是登记不了,则机构的标志得不到保护;二是侵权:其他机构抢先注册成功,那么机构的使用该标志侵害了其他机构的权益。再者,就是商业秘密的保护。老年服务机构掌握着有关客户、财务或其他方面的信息、资料或数据等能带来经济效益的商业信息,一旦这种核心的商业信息泄露出去,对机构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五)人力资源法律风险。老年服务机构里的工作人员包括全职职员、志愿者或兼职人员,志愿者在提供服务过程中有可能与老年服务机构构成劳动关系,也有老年服务机构在劳动纠纷中处于弱势地位,实际上人力资源部门能够做很多事情,不光有招人,还有培训以及岗位职责的确定等,如果机构整个管理水平在人力劳动方面缺了一环的话基本上竞争力会很差,目前也发现很多机构在劳动人事方面不好,人事仅仅停留在招人这个环节,不应该仅停留在这件事上,应该有整个岗位的规划以及职责的设定以及职员未来的发展培训上。

四、以案说法

(一)因养老机构设施障碍或服务缺陷导致的人身损害案件

案情简介:入住老人的护理等级为专护,在移动项目上需要护理人员协助使用轮椅。老人起床时摔倒在地造成左股骨颈骨折,经医院保守治疗后返回继续入住敬老院。一月余后老人再次入院治疗,因肺部感染、尿路感染等多种疾病死亡。家属遂起诉养老机构要求赔偿。经司法鉴定,老人死亡虽主要由于老人自身疾病,但外伤骨折与其病情加重并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参与度拟为20%左右。

法院认为:

(1)根据本案事实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可以推定敬老院在老人摔倒、骨折的问题上确有侵权行为、存在过错。事发时,老人的行动应该是比较迟缓的,且老人与被告签订的合同约定的护理级别为“专护”,清楚地写明了需要老人协助使用轮椅,即使事发当晚床边护栏到位,也有看护看护人员在现场值夜,在此情况下是基本不可能出现看护人员未及帮扶,老人就自行除去护栏并下床导致跌落的情况的。因此,敬老院在看护时显然未善尽看护职责,存在侵权行为,存在过错。
(2)敬老院的侵权行为与老人的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3)因之后的相应疾病与骨折具有关联性,为治疗相应疾病支出的医疗费(含救护车费用)中的实际损失部分和护理费应由敬老院全额承担;除上述医疗费和护理费之外的其余费用由敬老院按20%的比例赔偿。[1]

(二)养老机构不签订养老服务合同亦需担责

案情简介:北京市大兴区一养老机构在接受一老人后,基于老人自己声称无子女,并且能自己支付养老服务费用,而未与之签订服务合同。一年自后老人突然猝死,子女要求养老机构赔偿。

法院观点:

老人“心源性猝死”虽具有不可预见性,不构成直接侵权责任,但养老机构未按规定与老人或其亲属签订服务合同,且未在120急救车到来之前采取必要的应急急救措施,疏于护理管理,在订立养老服务合同和履行服务义务中存在一定过错。判决养老机构赔偿4万元。如果在入院合同管理上更好,入院的服务对象都签署了合同,就能很大程度上避免支付这些赔偿金。[2]

(三)于法无据的免责条款属于无效条款

案情简介:原告邬某与敬老院签订了《老人入住协议书》,并约定“老人在甲方(即敬老院)入住期间,如非甲方护理不当而造成的间外(如自杀、摔伤、突发猝死、窒息、自己行为造成的自身伤害等)事故,甲方不予负责(包括经济赔偿)……乙方(即老人)表示充分理解,并承诺如发生上述情况,乙方决不作为甲方护理方面的过错而追究甲方责任,同意免责的承诺”。某天,邬某从浴室返回房间时行走摔倒,造成右髋关节假体周围骨折。原告邬某认为,原、被告合同约定原告为一级护理,但被告未尽到一级护理的责任,造成原告摔伤,于是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赔偿医药费。被告敬老院认为双方的协议明确原告摔伤敬老院不负责任,故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观点:

(1)《上海市养老机构管理和服务基本标准》(暂行)规定,一级护理的护理内容包括“搀服行走不便的老人上厕所、防止摔伤”等。原、被告协议约定原告为“一级护理”后,被告就应当依一级护理的标准为原告提供护理服务。实际上,被告在明知原告“骨质严重疏松,行动不便”及原告未完成洗浴的情况下,护工即自行离开。对此,被告在护理方面存在过失,其应对原告摔倒受伤承担主要责任。
(2)原告虽年长,但其思维及神志尚属清晰、正常,对自身的体质也非常清楚,应能预见自己行为的后果。其在未有护工监护的情况下自行行走摔伤,本身也具有一定的过错,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3)由于双方签订的协议系被告提供的格式条款,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协议中约定免除被告责任的条款属无效条款。故被告就此提出的抗辩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结合上述分析,酌定原告承担30%的责任,被告承担70%的责任。[3]

法律规定格式合同中免除提供格式合同一方当事人主要义务、排除对方当事人主要权利的格式合同无效。大对数养老机构的养老服务合同是格式合同,其中的格式条款是没有任何磋商的,如果想规避这个规定可以双方协商修改。所以免责条款不是不可以写,但是内容要合法,不能是排除对方主要权利且加重对方义务和责任的条款。

[1]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李照民、李耀民与上海浦东新区金桥敬老院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30069号)
[2]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牛淳诉北京市大兴区夕阳红养老院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3]大民初字第1957号)
[3]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邬杏娥与上海闵行区紫江敬老院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闵民一(民)初字第3981号)

五、法律风险防范建议

减轻老年服务机构责任的要点所在,是提高大家的法律风险防控意识。根据这些实际案例,本文总结出以下五方面的建议:

(一)硬件设施上要注意符合国家的有关要求,如果国家没有相关要求,就按照行业标准,如果行业标准也没有的话按照《合同法》规定的通常标准进行。

(二)资格资质符合法律的要求。老年服务机构应检查一下自己机构的业务范围、经营范围是否可以做这件事情,否则就变成了违规违法经营,包括相关的护理员、服务人员是否具有相关的资质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具备资质发生问题的话机构将会面临法律责任。

(三)合同订立前和履行中进行严格审查。老年服务机构在签订合同前应该进行尽职调查,核实合作方的资质、基本情况、财务信息、评估信息等,以确保双方的洽谈和合作能够顺利进行。同时,在合同协商阶段,应当让具有法律专业知识的人员把把关,避免因合同的无效而造成损失。履行合同阶段,老年服务机构应当遵守“契约精神”,既要及时行使自己的权利,也要按时全面地履行自身的合同义务,尽量降低法律风险。

(四)制定完善的意外事件的处理机制。老年服务机构面向老年人提供服务, 而老年人基于其身体状况容易发生摔伤等意外事件,因此老年服务机构需要在能预测的范围内从服务流程、服务内容、人员管理、硬件设施管理等方面建立意外事件的预防以及处理机制,并可以与保险公司签订保险合同,积极预防和处置意外事件。

(五)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包括合同管理、人员管理、服务监控、档案管理、应急事件管理。不管是社会服务机构性质的养老机构、还是私企性质的养老服务机构都要建立管理的理念,尽量将自己的服务流程标准化,建立一个标准化的管理系统。一旦建立标准化,新员工也容易上手,且人员的变化对服务质量的影响就会比较小。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