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276 9

猜你喜欢

2月18,下周六,世界穿山甲日
只有一个办法最有效,那就是组建强大的穿山甲勇士联盟,每个县级以上城市都有至少一名勇士在行动。在全国所有的穿山甲“消费点”,举报,督查,让不听劝阻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才可能让这个又吃又药又保健又贿赂的歪风邪气,萎缩下去。

更多专栏

2月18日,没有穿山甲的情人节

世界穿山甲日,选的日子,是每年二月份的第三个周六,因此,2017年的世界穿山甲日,是2月18日。

而不是2月14日。

也就是说,即使2月1日是周六,2月8日是周六,世界穿山甲日最早也得是2月15日是周六。这个日子,与当今世界上每年都沸沸扬扬的“情人节”,不可能重合。

那么说,这样的好处是,情人节的时候,我们固然可以用穿山甲作为谈资。世界穿山甲日的时候,也可以约人一起谈谈情说说爱。

也许我们可以想像一下,穿山甲是如何度过他们的求偶、恋爱、婚姻、育雏、送子上学、帮助其找工作、再帮助其抚育下一代的完美生涯的呢?

每年的”两会“马上要在三月初召开了,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都在努力地征求提案和议案。而一些有想法有见地的人,也在努力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希望被代表和委员眼角的余光所扫描到,进入候选和原料的序列。

当然,很多人说,这一次,不能轻轻放过,一定要启动“拯救穿山甲国家特别计划”。当年濒临灭绝的大熊猫,似乎就是这么挽救回来的;当年濒临灭绝的朱鹮,也似乎是这么挽救回来的;当年濒临灭绝的麜鹿,似乎也是这样挽救回来的。

因此,这一次,为了拯救穿山甲,也要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来摁下这个紧急按钮。

目前能想到的不外乎下面这三四五条建议。

一是快速提高穿山甲的保护级别,从现在的国家二级,提升到国家一级。但这似乎要等其他的物种的名录一起颁布,这个国家二级以上物种保护名录已经快四十年没更新了,而这四十年恰恰是中国生态变化最剧烈的四十年,是中国大量物种走向衰亡的四十年。这份名录据说有一群专家正在热烈地讨论和制订中。何时能颁布,谁也不知道。

二是停止穿山甲的一切药用和食用的许可。穿山甲说到底是被人类当成了食物和药品,因此,禁止成为中药的药材,禁止成为制药的原料;禁止成为任何名目的食物。这就需要对食客,对一起吃的人,要严格惩罚。对举报和监督的人,要给予高额的奖励。而奖励方面,目前是兑现得最差的,几乎没有穿山甲的保护志愿者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奖励。

三是强化国际穿山甲走私和贸易的打击。当前穿山甲的主要来源,已经基本上不是国内,因为国内即使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也很难见到了穿山甲的踪迹。因此,绝大部分的穿山甲,都来自于东南亚和非洲。因此,加大边境的巡护,加大对国际穿山甲走私、野生动植物走私的打击,也是政府需要做得更坚决和更彻底的事。当我们看到新闻,海关动不动一查就是几千只穿山甲冻体的时候,观众的心理都很明白,至少还有百分之九十的穿山甲贸易,没有被察觉,没有被侦破。

四是对可能还存在穿山甲的保护区,加强栖息地的保护,让这个地方尚存的中华穿山甲,种群能够慢慢地有所恢复。在中国南方绵延的群山中,穿山甲偶尔还可见到个体的存在,当前,没有一个专家,知道还有多少只穿山甲,也没有一个政府部门,知道野外还有多少只穿山甲在人类凶残的目光下苟延残喘。在充分调查的基础上,对可能存在的地区,加大保护力度,可能未来还有奇迹出现。

五是强化野外自然保护,只要野外的自然保护还有一点力气没用到,就要把所有的力气全用光,而不要寄希望于所谓的科学技术。很多人热心地问,克隆技术行不行啊,人工繁殖行不行啊,把野外的穿山甲放到一个动物园里保护起来行不行啊。在环保组织看来,这些办法表面上是在积极地开拓新的方向,其实是在给穿山甲盗猎和捕捉提供方便的法门。正因为政府的怯懦和公众和宽容,穿山甲才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这个没有任何人疼没有任何人爱的地步。而所谓的科学,在凶狠的捕杀者、贩卖者、食用者面前,恰恰成了帮凶和奴役,让杀的人尽情地杀,因为“万一可以克隆呢”;让捕的人放肆地补,因为大不了被逮住后,穿山甲也可以送到救护中心去;让吃的人尽情地吃,因为所有鼓励穿山甲公子、穿山甲公主们吃了还吃的人,会满怀惊喜地欺骗他们,你面前的穿山甲是养的,是科技攻关的新成果,是国家特许的新产业,是农民致富的新捷径。

当大家都在热烈地大谈“情人节”的时候,可以顺便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规律,就是所有人都愿意寄躺在强大的古代和传统中醉生梦死,很有少人真正睁开眼睛看看现实中残酷的血腥画面。人们甚至由此产生了一个幻觉,以为这世间的一切美好,都是由自己创造,而不是由先人们的血泪一点一滴地集成。

每一个时代都有它的牺牲品,每一个时代也都有它的光荣和繁华。而如果我们只肯与繁华为伴,与强大为伍,与一而再再而三的传承为情人,我们就不会看到穿山甲妈妈的丧失子女之痛,听不到穿山甲宝宝的找不到妈妈的哀嚎,更想不到为这些即将被人类捕尽吃光的地球精灵,提供哪怕一点点儿的帮助。

指望什么都不如指望自己,民间组织、环保行动者自有自己的穿透力,也许,真正力挽狂澜的,恰恰是这些草根小民日复一日的坚守与博弈。在这些卑微而强大的穿山甲勇士身上,希望是能看到的,甚至能创造的。这几天,每天都能看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的“穿山甲勇士”,正在向致力于保护穿山甲的环保组织那集结。从这个春天开始,他们要为保护穿山甲,使出洪荒之力。(2017.2.13)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