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彩虹校园

彩虹校园

简介:广州高校彩虹小组,让我们一起从理论探讨与社会行动出发,推动校园多元性别平等教育!

46 12

猜你喜欢

日本变装艺人:书写下坠又上升的人生
娱乐圈的大观园,自然少不了才情卓越的跨性别者的代表。邻邦日本的变装艺人们,亦活跃于娱乐圈的各个角落,似乎不比金星形单影只。银幕背后,更是一个社会对跨性别者态度的写照。

更多专栏

台湾的今天不是等来的

2017年5月24日,司法院公布大法官释字748号,宣告民法不允许同性结婚属违宪。

(@中央社)

这么说来,我也算是看着台湾同运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人了。现在我的电脑上还贴着「我支持反恐同」贴纸,标语已经磨损;「Legalize Gay Marriage」的贴纸还封存在老家抽屉里,不会知道自己已经达成一个阶段性的任务。很不可思议的是,五年前我们还在反恐同,现在竟然已经有机会期待一片更开阔的天空了。直到今天释宪过去了已经快一星期,从各种观点进行分析的文章很多,再说类似的话也没什么意思,所以这次我想谈谈在台湾实际参与过同运的感受。

(@台湾婚姻平权贴纸计划)

会开始接触性/别这个领域,应该跟我就读过女子学校脱离不了关系。在单一性别构成的环境生活的感觉是非常奇妙的,缺少的社会角色总会有人补上,这使我毕业以后发现自己的世界观早已不将「性别」纳入评断一个人的标准里面。更重要的是,我在学校里面认识了很多关注女权与LGBT的小伙伴,和她们的相遇给我带来极大的转变,激发我去思考「应该是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的」、「我能不能做些什么来改变现况?」

自此,我成为了人们口中很「激进」的那种人。

玫瑰色的你


(张悬《玫瑰色的你》mv中,一对同性伴侣一同倒卧浴缸)

前些日子看到朋友在脸书上记录自己在清华大学听的TEDxNTHU讲座,主题是outlier,不服从于社会常态、正轨的人。祁家威是当天的讲者之一,他上台以后第一句话是:「一直到主办单位邀请我,我才知道自己不是社会的常态啊。」

仅仅是一句转述的话,就能感受到他是那种很有力量的人。能为世界带来改变,不畏前行,冲撞体制。
(视野 | 从1个人到25万人 祁家威的同志运动长跑)

也许不是所有人支持这种意识型态的人都认识他,他的行动成果却是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然而一项运动的成功并不单单只是依靠走在前头的人,祁家威的行动仅是一块敲门砖,要是没有后续接上的大批支持者一起努力,他的声音也只会在茫茫人海中消散或被刻意无视。也许每一句口号、每一张贴纸、每一次转发都将我们往目标推进了一点点,每个人都是英雄。


(2013年台中同志游行的logo。这年的口号是「安居乐业,自在生活」,呼应「简单心愿」四字。)

2013年,我第一次参加台中同志游行。规模自然是无法与台北比较的,但热闹不减,顶着烈日在彩虹色装饰中欢欣鼓舞的人们塞满了整个市民广场。至今我还记得,漫天飘扬的组织旗帜里面,并不只有LGBT和女权、性教育等团体,更有以关心土地、环境、原住民等看似和同志八竿子打不着的议题闻名的组织。后来友人向我解释,在街头上关心不同议题的人们往往都会这样互相助阵,毕竟大家都是想要发声的,都生活在同一个社会里、都有一幅蓝图想实践,明白对抗行动的阻力有多么艰难,所以会尽可能地向相同境遇的人们伸出援手。

(一枚同志x反核的徽章)




为什么谁爱谁、谁想跟谁结婚,这个问题可以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呢?说上升也不完全正确,它本来就是政治。我见过很多人认为政治不该被谈论甚至是肮脏的,把「政治归政治,xx归xx」挂在嘴边,但政治永远不可能真的从生活中抽离。事实上甚至都不用站上街头,哪怕只是在网络新闻留言发表看法这样微小的举动都算是政治参与,并且无论想不想参与,每个人都无可避免的身陷其中,不管认同「政治」该是每个人共有的还是由菁英掌握,它都会跟每个人产生联系。

「台湾的今天不是等来的」,这是我浏览过那么多文章后最为认同的一句话了,正是因为有人不忌讳参与政治和选择立场,站出来关心这些和他们相关或无关的事,才能促成一股改变的力量。

不一样的声音

虽然「人情味」和「温暖」这些标签我确实感受过,但我不觉得台湾是个对同志友善到在这块土地上没有人会因此受到歧视的地方。(当然,我觉得标榜自由平等的美国也不会是。)反对的声音一直存在,街头上也能见到他们的身影,高声疾呼诉求的付出是一样的,对未来的重视与担忧也是一样的。我始终认为任何人选择站上街头都是出自希望世界更加美好的简单愿望,有些人对美好的想象会相互牴触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真正值得在乎从不在谁能不能结婚,而是证明平权的价值观已经渐渐渗入结构当中,这才是值得高兴的。无关政治正确与否,而是关乎身而为人如何去面对差异,如何将他人与自己连系起来。

(@风传媒)

台湾不会因为准许同性婚姻就变成一方净土,更何况现在都还是未知数。而且即使在这方面看到了一线曙光,仍然有许多冲突充斥在社会当中。例如我最近关注的原民传统领域议题,便被政府冷处理,社会大众也极少关心他们的诉求,一知半解地以舆论谩骂。

他们说:「没有人是局外人」。我想这句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不管是弱势也好、既得利益者也好,呼吸的都是一样的空气、踩着的是同一块土地,和整个社会都脱不了关系。台湾之所以能在同性婚姻上前进一大步,并非出自政治手段或暗箱操作,更大的原因是时机成熟了,仅此而已。越来越多人被唤醒这样的意识,去关心身边的人事物而非选择袖手旁观。

如果现在同性婚姻是前卫的,那在普及以后还会有更多更加前卫的事情接踵而来,例如毒品合法化、娼妓合法化、废除死刑等。世界真的没有那么容易灭亡,引领灭亡的是无知和偏见,是丝毫不了解就一个劲排斥与阻挠,是以谬误的认知以偏概全。

辗转来到广州以后,发现那些我一直以来相信的事情好像都非常不受待见。这个认知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好受,有了想拼命隐藏起自己的念头。一直到加入彩虹小组,找到一群相似的人,那些忧虑才渐渐缓解。

即使 ji hui you xing 不合法造成在大陆地区的行动成本极其高昂,任何发声行为都伴随着未知的风险、永远猜不到什么举措会使自己惹上麻烦,但仍然有人选择走在前头,继续从事平权运动。我想,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会选择跟ta们站在一起。

体制内的努力空间也许会渐渐被官方干预压缩殆尽,有生之年可能都盼不到改变降临、所有努力都看似没有回报,但持续保持激进,让种下的价值观生根发芽,无论再怎么被掩埋终究都能破土而出吧!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