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30 21

猜你喜欢

破冰基金:公益行动者如何爆发筹款野性
互联网时代,围绕公益行动者为中心而展开的众筹即将成为所有筹款的主流。期待公益行动者基金能够在这方面有所探索和发挥,期待更多的公益行动者能够自主探索更多的可能,自己解救自己,自己激发自己的生命野性。

更多专栏

破冰基金:创业不等于要创新哦

公益行业有时候会被人视为是在做“社会创新”,其实在我理解,公益行业中真正能够进行社会创新的并不多,但公益行业确实是需要“社会创业”的。

有些人一提创业就很激动,以为创业一定意味着创新,孰不知,创业和创新,其实没什么关系,世界上多数型的创业,都是传统创业,而不是创新型创业。只是因为社会上传播得比较多的是创新型创业,导致很多人误以为,创业就要创新,没有创新的创业,都不好意思说是创业。

创业最大的特点,就在于人的完整性和立体性,一个一维的人,二维的人,从此变成三维的人,四维的人。没有进入创业阶段的人,多半是一维的,最多是二维的。

所谓的一维,就是很长一段时间,只做一个主页,比如当会计的一直在当会计,做研究的一直在做研究。这样的分工似乎是有道理的,因为社会确实要细分化,细分化的后果就是要求“人变得专业化”,于是后果就是同步要求立体的人压扁,缩成点或者线,就成一维化。这样的人很幸福,但也很不幸。

所谓的二维,就是在“专业化”之外,可能增加了一个内部管理的小权限,比如成为某个部门的负责人,比如成为某个矩阵的矩阵长。但由于只是在内部,因此,仍旧不够立体,所要展现给社会的生命形态,也最多是横轴与纵轴两条线。但有了两条线,就如桌子有了两条腿,就会蠢蠢欲动想去匹配第三条腿,就有了奔向创业赛道的可能。

一旦创业了,人整个就立体了,第三条轴线就长出来了,人的整个身体也都开放了,不像过去只开放局部甚至极微小的一部分,其他的部分都被雪藏或者压制。因此,创业者与非创业者的最大不同,就在于人的维系不同,也在于生命潜能的开发性不同,也在于人的接收和表达的全面性不同。

一个创业的人,浑身上下所有的天性都可能成为创业的元素和动力,而一个不创业的人,无论其性格看上去多半有趣,但展现给社会的,终究太过单薄与微小。创业的人整个处在拼命吸收和拼命释放的状态,而没创业的人则更多的时候像个黑洞,只进不出。

从人的本性上来说,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有创业的经历的,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成为局部人或者零件,没有一个人愿意长期、终身成为某个大机构的一个小细胞。每个人都不愿意让生命的多种可能只展现为一种可能。

因此,在公益行业,要想尊重人的这个本性,实现每个公益人的梦想,公益机构就需要做两件事,一是努力打掉此前被戴的枷锁清除此前被灌输的毒药,让其还原到最真实的生命本体。二是努力促进其独立的表达和原则,让其整个生命与社会生态系统充分交融,在持续而多向的互动中实现生命原力的真实表达,提升生命本体的吸收和消化能力,提升生命本体的创造和表达能力。

实现了这两点,一个机构就可能成为公益人的联合创业平台,而不再是传统的那种机构掠夺个体的形态,而完全转向了机构支撑个体,个体与个体互相辉映的形态,一个机构就成了充分展现每个个体自由创业之美的公益生态群落。

然后,我们再回头来看创新,会发现,再好的创新,也只是一个维度,因此,不可能真正的长成,必须有其他的资源或者能量的匹配,才可能让创新转化为创业。而这个匹配依靠一个人基本上是无法生长齐全的,需要社会多系统的全方位辅佐和助成,个人可以成为立体,机构则在立体之外,还要成为一个部落或者群落。在这样的互相激发和辅助的系统中,一个创新才可能成为创业,一个创业才可能成为成功的创业。(2017.12.5)

自从2017年7月份,我启动“破冰基金”试验以来,已经收到了31万元的支持。每天都在感动中度过。

破冰基金的理想,是想做一个试验,是想做一个倡导。试验的意思是,中国的民间公益人,支撑得起这样的信任和托付。倡导的意思是,我要告诉全世界,中国的民间公益人,更需要这样主动的、无条件信任的、快速而及时的支持。不要让他们每天都在“申请项目”,不要让他们自带工资来做公益,必须有给他们投资未来的资金和信心。

因此,我想找到100个人,组建一个100万左右的公益互助资金池。因此,我想找到一百个人,每人支持我一万元。支持一年后,偿还本金。我用这借来的钱,用来做一个快速而敏捷的试验,就是遇上有需求而一时无着落的公益行动者,给出最高信任度的支持和联结,鼓励其去做自己最想做的那些事。

因为,我们的人生,不能永远耽于理想,只有全身心的实践,才可能获得真知。而只要有了真知,走出了第一步,社会的支持力度就会滚滚而来。就如破冰之后,大地一定春暖花开。

目前这三十一万元都在我所认识的中国民间公益行动者间流转。有些资金已经流转了好多轮回。这些资金的每一次流动,都在给民间公益带来无限的行动能量。破冰基金的体量虽小,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公益”,却是它的宏大而坚定的理想。

从今天起,我会陆续公示一些伙伴的故事,有些人可能会实名实说,有些人则可能只讲出故事的概貌。我承诺我所讲的一切都是基于真实的发生。就如我对中国这些民间公益人永远怀抱着无尽的尊敬与信任。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