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政策观察

政策观察

简介:『政策观察』简报是NGOCN的一个新尝试,旨在关注公益政策,推动民间参与,欢迎订阅。

609 38

猜你喜欢

重磅 | 民间公益组织政策环境友善度调查报告发布
如何推动公益慈善事业的相关法规进一步完善,让民间公益组织能得到切实的法律保障和支持,一直是NGOCN政策调研团队所关注的命题。今天,我们发布团队的最新调研成果《民间公益组织政策环境友善度调查报告》,调研范围涵盖全国十座城市,试图呈现公益慈善政策环境的友好度和变化。

更多专栏

进一步实施和完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的建议

进一步实施和完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的建议

一、 现实需求

性与性别少数,包括在性倾向、性别认同或性别表达等方面属于少数群体的所有人,例如同性恋、 双性恋、跨性别者、间性人等。虽然 1997 年随着刑法“流氓罪”的废除和 2001 年《中国精神疾病障碍与诊断标准第 3 版》的不再认为同性恋和双性恋是心理疾病,中国已经完成了同性恋的去罪化和去病化,但性与性别少数群体仍然在社会中面临广泛的歧视和暴力。

我国性与性别少数群体遭受家庭暴力的情况严重,2014 年一项针对中国女同性恋与双性恋者遭受家庭暴力情况的调查显示,有近 69%的受访者遭受过家庭暴力。远高于全国妇联组织调查的结果:“在婚姻生活中遭受不同形式家庭暴力的女性占 24.7%”。

针对多元性别人群的家庭暴力,有很大一部分比例来自原生家庭。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报告显示,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及双性恋的原生家庭暴力发生率约为56%,而跨性别群体家庭暴力的发生率更是触目惊心,在 1640 位可能或确定被父母或监护人知道身份的受访者中,仅有 6 位在从未受到来自原生家庭的暴力。性与性别少数未成年人是遭遇原生家庭暴力的更脆弱群体,一位 16 岁的跨性别女性,因为其跨性别身份不被家人接受,被家人从异地强行带回老家,并在途中被注射药物致昏迷以达到控制其人身自由的目的,后又被家人强制送至精神卫生中心,并最终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2017年5月到10月仅仅5个月间,已知至少有6位未成年未成年人和刚刚成年者自杀身亡,其中年龄最大的19岁,最小的仅16岁。来自同性伴侣之间的暴力同样严重。有报告显示,有过同性伴侣关系的受访者中多达 42.64%遭受过来自同性伴侣的暴力。一对女同性恋伴侣相处三年,其中一人通过激烈的情绪和自虐等行为对另一人实施精神暴力,甚至真的割腕自杀以要挟对方,给对方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

由于社会长期以来对性与性别少数群体的忽视、冷漠和污名,致使遭遇家庭暴力的性与性别少数者惮于向正式支持系统求助,只能选择默默忍受。有报告显示,仅不到五分之一的性与性别少数者会向公安机关、司法机关、妇联等正式支持系统求助。而又由于反家庭暴力工作相关责任主体,尤其公安机关、司法机关、妇联等反家庭暴力一线部门和组织在涉及性与性别少数群体家庭暴力问题上仍然缺乏多元性别平等意识、多元性别知识和实操能力,常常导致不干预、干预无效,甚至不当行为给受暴者带来二次伤害,例如将遭受原生家庭暴力的性与性别少数者送回原生家庭,甚至认为“挨打是应该的,不做同行恋/跨性别就好了”。

有报告显示,受暴者对正式支持系统的处理结果认为“只能解决小部分问题或完全没有效果的”占总数的三分之二。尤为严重的问题在于对同性同居关系者家庭暴力的处理上,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以下简称《反家暴法》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本法规定执行。”同性同居关系者理应可以参照适用《反家暴法》。然而由于缺乏有法律约束力的实施细则、司法解释或指导性案例,反家庭暴力责任主体对本条存在着认识上的误区,例如有公安机关、妇联认为《反家暴法》只管夫妻间的家庭暴力行为,同性同居伴侣之间的暴力行为不属于本法的适用范围,因此完全不予干预,这造成了遭受同性伴侣暴力的受暴者向反家庭暴力正式支持系统求助无门。

在这种情况下,性与性别少数人群往往会求助于非正式支持系统,尤其是社工服务机构、公益机构等社会组织,这一比例达到了五分之四。据公益时报报道,为平妇女权益机构于 2017 年 3 月 1 日发布了《反家暴法实施一周年民间监测报告》,这一报告指出社会组织在反家庭暴力工作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包括开展反家庭暴力宣传教育和为受暴者提供直接服务。 目前全国只有一个民间组织专门为性与性别少数者提供直接服务,其于 2016 年 6 月成立,至 2017 年 10 月已累计帮助 53 人。但遗憾的是,各级人民政府对社会组织发展的支持力度不足,民间机构难以取得非盈利组织的法律身份,尤其缺乏来自政府的政策和财政支持。

此外,政府还应支持民间组织在处理涉及未成年性与性别少数者家庭暴力时提供更多的支持,反家庭暴力工作本需要多方合力,这也是《反家暴法》自身的要求。具有性别敏感性和多元性别专业性的民间组织可以为性与性别少数未成年人提供更多的支持。

二、 社会意义

据国内学者统计,我国仅男女同性恋人口就达到了约在 3300 万左右, 虽然我国尚未有全部性与性别少数者占人口比例的数据,但根据世界其他国家的统计数据,这一人口约占人口总数的 3%至 5%。这一庞大人口中多于三分之二的人遭受家庭暴力,这个数字是十分巨大的。《反家暴法》实施近两年来,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在涉及到性与性别少数人群家庭暴力方面,还存在着上述问题,解决这一部分人遭受家庭暴力的困扰,实现“为人民谋福利”。

全国妇联主席沈跃跃就《反家暴法》的出台指出,《反家暴法》的颁布实施,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妇女儿童权益与和谐家庭关系的高度重视、关心爱护,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妇女儿童权益与和谐家庭关系的高度关注、立法保障。沈跃跃还传达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同志对贯彻实施《反家暴法》作出的重要批示,要求深刻领会、认真落实。沈跃跃强调,贯彻实施法律的前提和基础是学习宣传好法律、掌握领会好法律。要加强各类责任主体的学习培训,深刻理解《反家暴法》的主要精神、基本原则和主要内容,注重把握什么是家庭暴力、家庭暴力的范围,注重把握怎样预防家庭暴力、如何处置家庭暴力以及不同部门、单位和公民个人的责任。

2013 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表《生而自由一律平等——国际人权法中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报告,确认禁止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歧视,保护性与性别少数人群免遭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暴力,是国家的核心法律义务。2015 年,12 个联合国机构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结束针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人的暴力和歧视,等等。中共十八大以来的五年,中国取得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性成就,国家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综合国力进入世界前列。中共十九大报告宣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个新时代,将见证中国不断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积极响应联合国的号召,有助于不断提升自身的国际影响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三、 具体建议

(一)出台国家层级的《反家暴法》实施细则
1、 制定反家暴法实施细则,明确《反家庭暴法》第三十七条“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包括同性同居关系者;
2、 制定反家暴法实施细则,规定反家庭暴力工作相关责任主体,尤其是司法机关、公安机关、教育部门、医疗卫生部门等反家庭暴力一线部门开展多元性别平等培训,增强相关工作人员在涉及性与性别少数群体家庭暴力的预防和处理上具有多元性别敏感性和实际操作能力;
3、 制定反家暴法实施细则,规定对开展涉及性与性别少数群体反家庭暴力工作的民间组织提供政策和财政上的扶持,支持其开展相关研究、知识普及、社工干预和倡导工作;
4、 制定反家暴法实施细则,规定在涉及受暴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人身保护令和索回个人重要证件时,允许民间组织进行协助或代为申请;
5、 制定反家暴法实施细则,规定反家庭暴力预防工作相关主体,尤其是大众媒体,应对性与性别少数群体做出客观、正面、科学的相关介绍或报道,以减少对这一群体的歧视。

(二)出台《反家暴法》司法解释
明确《反家暴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的 “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包括同性同居伴侣。

建议人:
2018 年 1 月 31 日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