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土逗公社

土逗公社

简介:土逗公社作为一个结合线上线下的内容合作社,力图探索被消音的故事,创造属于青年人的资讯清流。“土逗公社”践行合作社的组织方式:没有老板,没有员工,只有劳动者和自我管理。我们欢迎同道中人以资金或劳动入股,成为我们的持份者,参与我们这个民主生产的实验,实现劳动者当家作主的未来。我们相信民主、开放、平等、以用户为中心的合作社能够挑逗青年人理解世界的动能,激发改变世界的灵感,探索人类更好的活法。

184 14

猜你喜欢

隐形贫困人口:为什么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在叫穷?
除了隐形贫困人口,全世界中产阶层的青年都在叫穷。这到底是年轻人的新式矫情,还是他们无力的呐喊?

更多专栏

你热爱排放的味道么?


参与气候正义运动的人们 图片来源:Civil Society Futures

“我们太忙了,没工夫去关心像全球变暖这样如此遥远又如此抽象的事情。”娜欧米·克莱恩(Naomi Klein)在新书《改变一切:气候危机、资本主义和我们的终极命运》里这样说道,“但是如果我们继续遵循当前的道路,允许排放年年增长,那么气候变化将会摧毁我们的一切。”本文为娜欧米·克莱恩的访谈摘录。

作者 | 娜欧米·克莱恩
翻译 | 张瑶
校对、编辑 | xd
美编 | 黄山
微信编辑 | 侯丽

我们似乎越来越靠近气候灾难。我们知道如果再不做点什么,结果会不堪设想。但好像气候问题却依旧没有改变。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不是什么都没做——事实上我们正积极地做着错误的事。我们的现有经济体制认为无限的经济扩张就是成功,是进步。任何扩张都被看做是有益的。如今,污染排放量的增长速度可比上世纪90年代要快得多。过去十年中油价高居不下,这让化石燃料公司尝到了甜头,它们不断采用更新、更贵、回报率更高的方式来开采石油,比如焦油砂和水力压裂法。我们还允许跨国公司用最便宜的方式从事生产,雇佣最廉价的劳动力,并且消耗最廉价的能源。因此,碳的燃烧排放量随之失去了控制。这一切都让环境问题变得更糟。

你的意思是说像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公司和壳牌这样的跨国公司已经向大自然宣战。

这些公司的经营模式就是不断寻找新的化石燃料储备,这与我们需要做的正好相反。研究表明,全球化石燃料行业已探明的碳储量已经是能够让气温升高控制在2度以内的碳总量的5倍。把气温上升控制在2℃以内,是我们政府在哥本哈根一同协商的结果,然而即使是这一目标,对于很多群体来来说也已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区域,但它好歹限制了全球碳排放预算。然而这些公司的碳储量比这个数字大了5倍。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化石燃料公司积极反对气候变化的科学事实,为什么它们资助政客和一些机构来否认气候变化,为什么它们阻挠任何一个抵抗全球变暖的措施,不管是引入碳排放税还是使用可再生能源。

不同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 图片来源:Statista

为什么这些企业没有受到惩罚呢?

化石燃料企业,尤其是石油业,是全球权力最大的企业。我们的政府不惜发动战争去保护这些企业的利益。化石燃料都集中在某一特定地理位置,开采、运输和加工它们都非常昂贵。无论国营还是私有,石油行业被一小撮大佬控制,他们集财富和权力于一身。权力如此集中便导致政治腐败,这些企业和政府互相勾结,也就没有人受惩罚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气候行动的第一步应该是摧毁跨国企业的权力?

这可能意味着很多不同的东西。但我们很确信的一点是,绝不能再助长跨国企业的势力。这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气候运动正在积极地阻止签订新的自由贸易协定。正是这些协定赋予跨国企业新的权力,通过投资者权利条款来向政府发起挑战,尤其是去挑战合理的气候政策。

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贝敦市(Baytown)的埃克森美孚炼油厂 图片来源:REUTERS/Jessica Rinaldi

此外,我们还需要剥离企业已通过此类协议已经获得的权力。在美国,很明显我们要是要挑战企业的地位,挑战阻止它们自由地花钱操纵选举。需要有更严格的规定来限制企业资助或游说。这在欧盟也同样适用。我们需要法规,同时也需要更多的草根策略,比如化石燃料撤资运动,目的就是取消这些企业的合法地位。这不仅是为了让一所大学或像巴黎这样的城市脱离化石燃料的资助,还是为了坚定地宣布我们的立场:这些企业的商业模式都极为不道德,从中获得的利润也是不堪的。政府有权要求企业用获得的利润来支持其他可替代能源。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这才能真正削弱他们的力量,因为正是巨额的利润才让它们如此强大。

我们能和这些污染企业的员工聊些什么呢?我们可能和他们结成联盟吗?

我们需要对气候变化作出公平的回应,这首先要在政策当中体现出来:我们需要设想出一个公平的能源转型计划。具体来说,那些在化石燃料行业失去工作的工人应该被重新培训,并获得新的工作。可再生能源将会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因为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公共交通等行业能够创造的就业机会是石油采掘业的6到8倍。近年来,采掘行业资金投入相当大,并且推动了近海钻探天然气的开采。与此同时,政府投资替代能源的意愿也大幅收缩。在整个欧洲,政府都削减了对可再生能源的支持。如果石油采掘是工人们可选的唯一工作,那么工会当然要保住这些工作,从而与气候正义运动背道而驰。

参与气候正义运动的人们 图片来源:The Seattle Globalist

要使工人运动和气候运动之间建立联盟,我们就需要创造更多的有助于气候的就业机会。我们必须记住,不是环保主义者让化石燃料工人失去了工作。就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由于石油价格大幅下跌,在美国,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已经失去了10多万个就业岗位。并不是气候激进主义或环保主义者造成了这些失业,把希望寄托在石油和天然气这样价格并不稳定的商品上,这种想法本身就是极其危险的。风能和太阳能的优点之一就是它们免费。它们会一直保持价格不变,且不会像石油和天然气一样价格在商业周期间波动。

你说气候变化可以被看作是机遇,而有些人认为觉得抵抗气候变化是一个十分艰巨的过程,那么我们怎样才能把这些人吸引到气候运动当中去呢?

我认为它远非看起来那么难。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是过去20年气候政策的遗留问题。这些政策是不公平的,它把气候转型的开支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转到了普通的工人阶级身上。在这些政策下,如果想要应对气候变化,就必须增加生活成本。这意味着人们要为那些绿色产品或可再生能源支付额外的费用。曾有一段时间,人们似乎愿意接受这种逻辑,但随后经济危机爆发了。人们意识到,他们已经在被迫收拾银行的烂摊子,那么为什么还要拿出更多钱来挽救那些污染企业。与此同时,他们目睹了这些企业并没有受到惩罚,而且还在继续获得超额利润。这其中的不公让人们十分不满。

大量的废气排放 图片来源:canadianhomesteading.ca

我们需要有一个非常清晰且大胆的公平气候转型计划。气候转型的成本不再由那些最穷苦的人承担。谁是造成气候危机的罪魁祸首,钱就该由谁来出。如果人们看到转型的成本是合理分配的,那么他们也就更愿意做些改变。

你在你的书中写道,过去的气候运动表明,对污染不能光说“不”。我们需要对未来要做的事情有一个明确的计划。

最关键是继续加强团结。我们要让气候运动和其他运动在一定程度上建立联系,例如,要将反对公共运输业私有化的斗争和气候变化运动相结合。否则,在反对铁路私有化的工人罢工中,就永远不会谈到气候变化。

对那些想在日常生活中做点什么来改变现状的人,你会说些什么呢?

我们知道在日常生活中怎样减少碳的使用。很多人已经做过这样的事情。这样做没错,我们会因此变得更明智,更健康。不过,我也知道有些人感到沮丧,因为他们发现个人的改变并没有导致结构性的转变。

这也是为什么我很看重化石燃料撤资运动,并为之振奋。在这一运动中,人们要求大学、养老基金或城市去摆脱化石燃料的投资。因为这种具有一定规模的运动强于单人的力量。这也让我们意识到,当我们团结一致统一行动时,我们会变得更强大。

威斯康辛麦迪逊大学学生在校内抗议化石燃料企业投资 图片来源:Grist

你认为“去增长”(degrowth)是一种解决办法吗?

我们确实需要摆脱这种以不断发展、进步为唯一目标的经济体系。总的来说,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减少资源利用,尤其是化石燃料的经济体系。但是,把“去增长”作为目标是错误的:增长是问题的核心,但并不意味着去增长就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问题是我们只通过增长来衡量是否成功,那么我认为解决方案是提出另一种衡量成功的标准。另外,当人们正在经历残酷的经济紧缩时,使用“去增长”这个词显然不是一种聪明的沟通策略。

有没有可能使用技术来应对气候变化,还是说这一切都是政治性的?

技术与政治要结合在一起。目前,包括可再生能源在内的各色技术都取得了辉煌的进步。生态农业(Agro-ecological farming)不仅仅是回归到传统耕作方式,更是古代知识和现代技术结合的产物。但我们无法回避这样一个事实,即必须要控制消费和减少资源利用。因此,只关注科技,会让人误解除了能源之外我们不需要改变任何东西。我们需要一个策略来减少资源需求,这样就能减少能源消耗。仅仅关注科技是危险的,而且有一些人会提出其他一些科技修复手段,比如地球工程学(geo-engineering)提议在太空中布置一面镜子来阻碍一部分阳光抵达地球,认为这样就能阻止地球变暖……这些人十分傲慢,其实气候问题最早就是他们带来的。

地球工程学提议在太空中布置一面镜子来阻碍一部分阳光抵达地球,以此来阻止地球变暖 图片来源:scmp

所以,如果不与资本主义作斗争,就没有办法对抗气候变化吗?

是的,我不认为还有其他办法了。我们已经试过了,但现在仍然有些气候绿色运动认为我们会在不冒犯当权者的情况下找到前进的方向。坦率地讲,我认为这是一个坏想法。如果除了气候变化的问题,资本主义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很好的,那么我们就要在保护资本主义制度的前提下想出某种气候策略(虽然我不认为这样的策略存在)。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大部分的人都认为目前的经济体系就其自身来说最终一定会走向失败,现在持有这种共识的人数之多,我这辈子其他时候都没遇到。人们激烈地讨论新自由主义下的巨大不平等。人们也明白,那些本应创造更高效率的政策实际上效率更低。

因此,建立一个新经济模式迫在眉睫。如果我们的气候公平运动可以让人们了解到,与气候变化做斗争是改善人民日常生活的最好机会:它能够是建立更公正的经济体系,创造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更广泛的社会平等、更多更好的社会服务和公共交通,那么人们会做好准备为之奋斗的。

问题是我们有敌人:化石燃料企业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拼命战斗。他们的战斗是实实在在的,他们与创造力战斗,手段卑鄙,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赢得胜利。因为不知道胜算如何,有些人确实会唯唯诺诺,摇摆不定。但是,如果能将经济公平议题与气候行动结合起来,就会创造出一个为未来而战的群体,因为他们将直接从中受益。

娜奥米·克莱恩与《改变一切:气候危机、资本主义和我们的终极命运》 图片来源:umich.edu

你对此乐观吗?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乐观或悲观的问题。我们都感到悲观。任何人如果他告诉你我们一定会赢,要么是在撒谎,要么是疯了。但我们不能绝望,这在道德上是会受到谴责的。太多生命危在旦夕。因此,如果有机会去改变,那么我们就有道义上的责任去争取这些机会。我不会用“乐观”来描述这个立场,我认为这是一种道德责任。

气候危机的紧迫性告诉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我们不能输掉这场战斗。我们已经逼近最后期限。气候危机会催化着我们赢得其他的斗争,我们的许多前辈已经在这些斗争中为我们战斗了很多很多年。气候正义运动将把所有这些看似无关的问题编织成相关的故事,告诉人们如何保护人类免受残酷不公的经济体系和失衡的气候系统蹂躏。它是一个难得的催化剂。

原文链接:
http://climateandcapitalism.com/2015/05/10/naomi-klein-to-fight-climate-change-we-must-fight-capitalism-2/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