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阿强同志

阿强同志

简介:阿强 — 同性恋权益活动家。现任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同性恋亲友会成立于2008年,英文简称PFLAG China,系中国男女同性恋者父母、家人和朋友组成的民间公益组织。

34 5

猜你喜欢

霸座女太不要脸?坏人的嚣张源于好人的沉默!
中国文化习惯明哲保身,教人“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马丁.路德金说,历史将记住社会转变的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沉默。这个女人占的位置,反正也不是我的,我出门在外,干嘛惹那些麻烦事,就当看一出笑话好了。也许,高铁霸座女身边坐着的那些人,就是这样想的。但其实,沉默不是金,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更多专栏

懂得包容的社会才最“阳刚”

1

晚饭开始了,我姐姐悄悄的坐在饭桌前。

刚吃了几口饭,突然听到我爸生气的说,“好好的头发弄成这个样子,再不剪掉,把你的头给剁了!”语气和用词,听得出,父亲非常的愤怒。

我抬起头,才发现我姐姐的头发有点卷曲,看样子是刚刚烫了头发。而烫头发,在80年代中期保守的农村里,会被看成是女性不够自重的表现。我姐姐比我大了快10岁,她已经成年了。听到骂声,她没有敢说话,也没有顶嘴,低着头,默默的吃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没过多久,又经历了一次冲突。

夏日的晚上,晚饭后,一家人在门口搭上竹床休息,那时候农村里买不起电风扇,大家都是摇着扇子,驱赶蚊虫和扇风。我看到姐姐穿了裙子,她应当是鼓足勇气才穿出来的,而且只有在夜色的掩饰下,她才敢穿上裙子,让青春的美偷偷绽放。

夜色掩盖不了真实!当姐姐还沉浸在自我欣赏中,母亲很快发现了,呵斥她说,“像什么话,一个女孩子穿成这样,怎么能出门?”她越说越生气,“再不去脱了,我拿个剪子给你剪了。”

时间已经很久远了,我已记不起那晚姐姐的反应,也许她顶嘴了,换来一波更强势的咆哮和制止,她内心是不服的,但又无力对抗。那时候我还不足10岁,但我已经开始体会做自己的艰难,在乡村的社会里,稍微一点点的行为突破,都会被骂回去。对女性,常用道德和妇德羞辱,对男性,则直斥不懂孝道和规矩。

“那孩子没规矩”,是乡村社会里,对很多年轻一代小孩的打压方式。所谓的规矩就是要跟大多数人一样,而小小的不同也被理解成要破坏规矩,遭受旧有势力的抵抗。

2

30年过去了,现在烫头发,穿裙子再不是问题,如果谁说是问题,那一定是TA自己的脑子有问题。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好笑,曾经有一些人为了烫个头发,穿个裙子,还要付出好大的代价和冲突。

最近对于“娘炮”的争论与声讨,在我看来,只不过是当下审美情趣的变化对原有长辈主导下审美的冲击罢了,是代际冲突的其中一种而已。这与80年代末,农村里对女孩穿裙子,烫头发的训斥并无什么本质不同,那时候,骂的是女人,现在看似骂的是男人,实际上借由骂男人娘,其实骂的还是女人。

所谓的“娘炮误国”,直白的翻译一下,“像个娘们把国家发展都耽误了。”你有听到过,“爹女误国”吗?为什么“娘”是一个大问题,而“爷”从来上升不到误国的层面?

就算男人长得再娘,能有女人娘的彻底吗?所谓的“娘炮误国”,不过是千百年来指责“女子误国”的变种罢了。

而所谓的“娘”或“阳刚”的性别气质定义,什么时候有过统一的标准?

我有几个朋友,她们介于50-60岁年龄,我问她们,为什么单身后,没有找个老伴。她们都提到一点,“你不知道很多直男,身上的臭毛病真的让人受不了。”

牙齿焦黄也不去洗,鼻毛伸得老长,也不修剪一下,一把年龄了,一不小心鼻屎还挂在上面,一闪一闪的,讲起话来,随时都担心掉下来。在很多直男看来,这叫“不拘小节”,“不修边幅”,好像是很爷们的配置。“而跟很多同志打交道,气质更儒雅,更注重细节一些。”

上面也许是一家之言,我也无意得罪太多直男。但至少说明,在性别气质这个层面上,人人都有自己的标准,你喜欢的所谓阳刚气质,在另一些人看来,只不过是约等于一些男人的“脏乱差”罢了,活得粗糙,糙老爷们,真的好吗?

回到10年前,我看到韩国男人的打扮,还有台湾同胞的软绵绵腔调,那时,觉得个个都娘得不要不要的,那只不过是自己的少见多怪而已。韩国男人“娘”成这样,也没有耽误它们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啊。

3

而前一阵子,还在米兔行动中,对男人的咸猪手和不检点行为严辞吓止的人,没过几天,有些人一转身又对“钢铁直男”的阳刚充满了迷恋。

而所谓的爷们和阳刚,有时候,只不过是很多咸猪手男人的另一套说辞罢了。还是成龙会说,“我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一句话,就把天下男人都绑进来了。有多少男人,用咸猪手表达自己溢出的荷尔蒙,并为自己的“阳刚”沾沾自喜,这个社会对阳刚每多一分迷恋,就变相的鼓励他们的咸猪手伸得更长一点。

记得有一次,一个一直被骂长得“娘”的军旅歌手,在湖南台做节目,当评委,他对一个来参赛的男孩子说,“你不要这样的动作,太娘了”云云,为此,还跟另一个评委吵了起来。

我真是哭笑不得,你自己就是性别气质刻板化的受害者,一转身,当了评委,有了点小话语权,又去歧视跟你一样性别气质的人,在内心深处,你有多瞧不起自己啊?

如果非要套用传统的性别气质理论,我反而认为,动不动就大惊小怪,遇到一点不同和有个性的表达,就“婆婆妈妈”的上纲上线,这样的行为才是挺“娘”的。

一个“阳刚”的人,应当有着博大的胸怀,和包容不同的胸襟。而不是斤斤计较于几个年轻偶像的穿着和气质,随意情绪化的描述放大成“娘炮误国”。

既然有人那么迷恋“阳刚”,那一个“阳刚”的社会该是什么样子?

我认为,它首先是能够包容并蓄,容得下个性表达,“阳刚”的社会是多元的,阳刚的社会是自信的,阳刚的社会,人人能够自由生长,而不因一点不同就广受打压。

阳刚不是徒有外壳,阳刚最重要的是内核,内在的坚毅远比外表的虚张声势更有力量。

而所谓的“钢铁直男”,在我看来,他不是一种性倾向,而是一种大气的态度,宽广的胸怀,和包容多元的力量。

鸡肠小肚,又自卑的人,无论你多么急迫,永远也配不上“阳刚”二字。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