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

NGOCN微信

NGOCN微信

简介:世界在沉默,我们有话说。 作为公益组织,我们试图摆脱一些重要议题长期被边缘化的困境,通过非虚构写作、影像等手段记录这些“非主流”议题和群体,让有价值的议题重回公众视野。

24 4

猜你喜欢

视障咖啡师:世界还有一点光,没那么糟糕
视障者瓜瓜失明后在家度过了近十年,25岁那年,她决心离开家到广州,开始“第三次生命”。如今她不仅是一名手冲咖啡师,还是一家公益机构的试用员工。尽管仍有周围的人为她看不见感到惋惜,但瓜瓜却觉得“没那么糟糕”。她决定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希望自己能“打翻那些挡路的墙”,但“走不到也没关系,大不了迷路”。

更多专栏

爆炸化工厂固废焚烧请临时工,园区内水质持续超标

作者 | 阿七、小田、扶雨、捞面

截至昨日下午,响水县化工厂爆炸事故已造成78人死亡,另有13人危重,66人重伤。目前,事故原因尚未查明,但我们已能够看到爆炸工厂所存在的一些问题。另外,环境监测数据显示,园区内水质持续超标,事故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工人:废弃固废仓库存大量易燃易爆品

据多家媒体分析,爆炸可能发生在工厂固废仓库。

其中,《财新》经过对比化工厂设施图、谷歌地图及航拍图,分析出现场爆炸巨坑位置与固废仓库高度重合;《中国化工报》引述了一个声称是“接近事故调查组的人士”的信息源,指爆炸源是该厂的固体危险废物储存仓库。

爆炸工厂一名员工也告诉NGOCN,爆炸前看到一个固废仓库先着火。当他看到火情时,整个四米左右高的固废仓库已被烧着。

本次发生爆炸事故的是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下简称为”天嘉宜化工“)。根据去年7月《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环保设施效能评估及复产整治报告》,有数个工作工序会产生危险废物“焦油”,属于易燃易爆品,同时,该报告指出工厂存在“固废库及焚烧炉废物贮存仓库废气收集管设置不合理,应采取多点收集”的问题。

根据多位天嘉宜化工员工表述,工厂内有两个固废仓库,都是由水泥砌成,顶部是蓝色彩钢瓦,不过其中一个早已废弃。一名工人表示,他在三个月前曾进入废弃固废仓库,当时旧固废仓库存放着大量硝化车间生产的二硝基甲苯的渣料,工人一般称之为“黄料”。据了解,二硝基甲苯是极易燃、易爆物品。

另外一名工人则透露,他数年前就曾看到废弃固废仓库内存有焦油,且里面比较混乱。

负责固废仓库及固废焚烧的是“临时工”

两名在天嘉宜化工净水车间工作的工人向NGOCN反映,该厂负责固废仓库和固废焚烧的是同一批员工。两人表示工厂从外面找来的“临时工”,原因是“外面找人便宜”。

朱浩(化名)是天嘉宜化工负责固废焚烧的工人,他也一名“临时工”。朱浩告诉NGOCN,他原本在化工园的另一家工厂工作,后来整个园区都因环保检查停产,他工作的工厂一直未能复工,便到了天嘉宜化工工作。朱浩与天嘉宜化工并无劳动合同,工资每月4200元,目前上班时间还不够五个月。

天嘉宜化工所属的响水生态化工园,在去年4月左右开始停产整改,据多家工厂的工人及周边村民所说,除了园区中较大的工厂,其他小厂直到爆炸前夕仍处于停工状态。响水县政府官网公示显示,整改后恢复生产的企业共有12家。

逃生门无法使用

爆炸发生时,朱浩正好离开了工作车间。据他回忆,西边厂界原本是有一道通往经三路的门,但逃生时该门已上锁,他无法由该门离开工厂,在折返途中朱浩因爆炸而晕倒。

天嘉宜化工工人介绍,工厂只有两道厂门,分别是正门和西门,而西门即是朱浩所说上了锁的门。此外,工厂车间也没有设置逃生门。

在应急安全培训方面,天嘉宜化工在每个月都会安排一次安全培训,时间约为一小时,设置在下班后但强制全体员工参加,培训内容是基本安全知识。一名在天嘉宜化工工作了七年的女工告诉NGOCN,在她工作的七年里,工厂做过的应急演练有三、四次,主要是模拟某个位置着火,教员工逃生和使用消防设备。

她表示,天嘉宜化工设有一队安全组,共有5个人,安全组的主要工作是检查工人是否有戴安全帽,有无吸烟,以及设备安全检查。

被破坏的消防安全宣传牌

园区内水质持续超标

此次事故发生地距离最近的灌河河道不足2公里,距离灌河入海口仅十几公里,如果污水流入灌河,则可能污染黄海。据了解,在事故次日上午,化工园区内的新民河、新丰河和新农河三条入灌河的河渠已经完成封堵。截至25日上午六时,由江苏省生态环境厅所测得的数据显示,灌河入海口、厂区排污口下游3公里2个点位均无出现超标情况。

但是,园区内的新丰河闸内水质一直超标。

这是22日至25日,新丰河水质监测情况:

响水化工园新丰河闸内环境监测值变化图,数据来源:江苏省生态环境厅

监测数据显示,园区内新丰河闸内的氨氮、苯胺、二氯甲烷、二氯乙烷等均持续严重超标,甲苯的浓度则比第一天高出近三倍。另外,新丰河水中苯浓度为首次公布,亦显示超标一倍。

中山大学化学学院环境化学研究所所长欧阳钢锋告诉NGOCN,水中的苯不经过深度处理在自然环境中很难被降解,虽然苯在水中的溶解度低,但国家规定的标准值是很低的,需要持续进行监测,关注变化趋势。另外,由于甲苯在水中溶解度低,所以随着时间慢慢溶解,其在水中的浓度会上升。

此外,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有化工企业存储的硫酸和硝酸泄漏,但并未公布具体泄漏数量和位置。

清华大学化学博士、科普工作者孙亚飞向NGOCN表示,现场的高浓度强酸有腐蚀性,进入水体可能会对地下管网造成损害,处理起来会更麻烦。不过,由于泄漏量不明,以及不清楚高浓度的硫酸和硝酸会不会在消防作业中已经被稀释,暂时还无法判断其危害程度。

爆炸后对土壤的影响也同样值得关注。欧阳钢锋指出,因为苯类物质在水和空气中,会因为水和空气的流动而浓度下降较快,而工厂附近的土壤会吸附这些物质后逐步释放,因此土壤需要在一段较长时间内持续进行监测。

目前,江苏省环境监测中心已经完成对现场废存积水和土壤的采样。

NGOCN是一个非营利的自媒体,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为公众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

扫码订阅NGOCN精选邮件 
好内容不再错过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