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天寒冬后皮村通电,是胜利,还是虚假希望?

位于北京皮村的工友之家从2016年10月18日开始因整改而被断电,在工友之家完成整改任务后,电力不仅未有恢复,还不断受到村委会各种名目的“检查”,在工友之家不愿支付3万元罚款后,更开始遭到村委会的“逼迁”,包括要求房东提前解约、砸坏工友之家的取暖设备等。

这场“逼迁”足足持续了77天,直到2017年1月3日,电力才得到恢复。

“来电了”,2017年的第三天,早上9点多,这则消息开始传开。

图片来源:新工人艺术团

在此之前的77天,两个多月的时间,位于皮村的北京工友之家文化发展中心(下简称工友之家)都在过着被断电砸锅的被逼迁日子。

今天,工友之家的王德志隔着电话笑着告诉NGOCN:“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皮村在北京的五环和六环之间,是农民工的聚居地,而工友之家则是一家为工人服务的公益机构,如果这场逼迁风波能随着通电结束,那么工友之家将迎接在皮村的第12年。

工友之家制作的皮村社区地图

一张专辑带来的打工子女学校

工友之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同心实验学校才选择在皮村生根。

那时候工友之家的新工人艺术团通过第一张专辑《天下打工是一家》获得7.5万元的版税。“当时大家觉得这笔钱分了,每个人也拿到不多。倒不如拿着笔钱干点什么。后来有人提出不如我们自己建一所打工子女学校。”王德志说。这所打工子女学校便是后来有名的同心实验学校。

《天下打工是一家》专辑

校长沈金花回忆道:“当时大家开着车周围跑,最后来到了皮村这里。这里在建设工厂之前也曾经是一所学校。我们看这里住了不少工友,地方也够大,最后就选择了这里。”现在,同心实验学校分成了学前班区、小学区和活动区。

沈金花在湖南中华女子学院读书时,就一直参与工友之家的志愿活动,毕业后放弃了去香港进修的机会加入工友之家。筹建学校时,社会学毕业的她被委托为学校校长。如今,沈金花已经是两岁孩子的妈妈了。

于是,工友之家用那笔唱片版税作为启动资金,租下一个荒废的工艺美术厂,开始建设他们的打工子女学校。

为了节省成本,工友之家的总干事孙恒动员了1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皮村附近的工友,一起动手改造校舍。沈金花表示,建设费还是分期付给工程队的,学校建成后他们还没有还清工程队的账。当时,大家分头跑去联系企业,希望对方认领大到教室小到报栏的各项设施,以冠名换取资助。

十一年后,同心学校有30多位教职员工,基本上都是年轻人,每个周末都有志愿者过来组织学生开展兴趣班。

同心实验学校,摄影:XIN

HEAVEN是北京一所国际学校的高二学生,他每周六都会过去学校教小朋友打篮球。HEAVEN在他的一篇文章里写到“通过和他们的交往,我和他们成了朋友,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学到了生活要节俭,学到了礼貌和尊重。”

同心实验学校曝光度最高是发生在2012年。在当年北京全城取缔打工子弟学校的风潮下,同心实验学校也面临关停,学校门口被挖沟、校舍被断水断电,但最后仍然熬过去了。

王德志回忆道,那时候皮村就剩下同心实验学校没有搬离了。他说:“那时候村委答应会安顿好学生的去处,但却一直没有下承诺书。所以我们也就不肯搬走了。”最后在温铁军、李昌平、崔永元联名公开信的呼吁下,以及社会各界关注下,同心实验学校成为那波关停风潮中唯一幸存的打工子女学校。

废弃的琉璃厂成了社区工会

皮村社区文化发展中心的社区工会,是皮村的一个亮点。

皮村社区文化发展中心的大院

社区工会的会长许多告诉NGOCN,当时北京市总工会和国外工会来皮村考察,觉得社区发展中心做得不错,后来就决定在这里成立了社区工会。2009年10月成立的社区工会目前由北京市总工会朝阳区金盏乡地区工会主管,有200多名注册会员。

根据中心当天的值班员路亮介绍,社区工会会制作社区报刊——皮村报,免费向工友发放,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在皮村社区活动中心进行文娱活动,除此之外,工会还组织法理培训讲座,为有需要的工友提供法律支持或者介入到劳工纠纷协调当中。

皮村社区报,摄影:XIN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规定,地方工会干部一般由党委指定而非内部选举产生。不过,路亮介绍在原则上,社区工会每三年进行一次投票换届。候选人是上一届工会负责人统计到参与社区建设频率最多的工友,投票人是社区工会全体会员。目前在社区工会负责组织一块的徐国良也是2014年加入工友之家的。

徐国良现在隔壁乡做建材,基本上每个周末都会过来皮村。在社区中心,NGOCN发现不少工友都是特意在假日花一两个小时的坐车过来参加活动。

打工诗人陈年喜最近刚好到北京,他打算和以前一样在工友之家做几天志愿者。他跟NGOCN说:“在北京这个巨无霸的城市,工友们只有在这里才找到归属感。”

明年的皮村,还能有工友之家吗?

皮村因为近几年交通的完善,还有相对城区低廉的房租,吸引了大批外来务工人员。走在皮村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租房启事。

沈金花说他们刚刚来皮村的时候,租个十来平米的房间才一百多一个月,如今已涨到七八百了,而同心实验学校的租金也在2014年开始从一年1万元/亩地上涨到一年2万元/亩。

同心互惠商店库房,商店为工友提供就业岗位和低廉商品

根据财新网报道,分析指村委要求工友之家搬迁是由于目前土地租金太低。根据工友之家房东出示的协议,年租是一万二千元/亩,协议自2014年1月1日至2030年12月31日有效。村长刘辉在媒体采访中表示,村里经济不好,每年开支有1600万元,收入才1000万元左右,收不抵账,已经欠了乡政府2000多万。“村里有这么多地,要调整合同。如果要继续租,要重新签订合同,约定租金。”

靠近首都国际机场的皮村每隔十几分钟就有飞机飞过。轰轰的飞机声早已成为了皮村的特色。到了这个冬天,轰轰的声音多了一个来源——放在活动中心的柴油发电机。面对这次“逼迁”,徐国良曾有感而发写下一首诗——《愤怒的机器》:“这台尽职尽责的发电机,一来就开始干活,发出高昂的吼叫声。”

王德志告诉NGOCN,他们一直想保持和村委的良好关系。之前学校和社区中心的建设,前几任村委都很支持。在断电之初,工友之家也希望能息事宁人,面对前志愿者和学者来访时的疑问,王德志都只是说停电是因为线路整改。

直至停电两个月后,村委下发了“搬迁令”,他们才选择对外公开这件事情。12月19日晚上,工友之家被逼迁的信息在微信开始传播。随后,北京青年报、财新网、澎湃新闻等国家多家媒体相继报道。

但不仅电力一直未能恢复,到了12月29日,工友之家再次发出“告急”微信,表示在当天下午“村里的联防人员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两台燃烧环保无烟煤的取暖锅炉砸毁,烧煤取暖是皮村和周边村民的普遍做法”。而这段时间,皮村夜间气温已经低于-10℃。在“告急”微信发出的短短一天里,他们已经众筹到了71072.42元,以购置发电与取暖用品。

被砸坏的取暖锅炉,图片来源:新工人艺术团

另外,工友之家每年的经典节目“打工春晚”也在近日遇到问题,赞助商突然宣布融资失败而撤资,工友之家不得不通过众筹的方式来解决“打工春晚”的经费。12月29日工友之家发起了众筹10万元的启事,到1月3日下午已经筹募到91639元元的资金,崔永元也已经确认今年会继续参加。

轻松筹的页面截图

许多是今年打工春晚的导演,他告诉NGOCN,目前已经开始彩排节目。估计今年的打工春晚会在皮村进行。

2017年1月2日,事情出现了转机,皮村乡里的队伍再次来检查并提出整改要求:需要把新工人剧场的彩钢板换掉,并且可以先恢复供电。

目前,皮村的供电已经恢复,孙恒告诉NGOCN,村委还是要与房东解除协议,目前还不清楚谈得如何,但村委已经表态没有针对工友之家,也不要求工友之家搬迁了。

比皮村更远离市区的平谷,这个六环外的地方,工友之家建起了同心公社营地,“工人大学”就在里面。同心公社营地刚刚完成第一期危楼改建,可以接纳100人左右食宿。孙恒说,皮村已经成为政府储备用地了,估计不久皮村就要拆迁了。到时候工友之家也会跟着工友到其他社区去了。

工人文化博物馆门口

近年,皮村周边工厂因新环保标准等要求而被迫停产整顿,有些工厂最终选择搬离皮村,工友也随着工厂的搬迁而离开。沈金花说,随着工友搬离,同心实验学校学生也减少了,现在学生人数有400多名,而最多学生时候则达到840多名。

许多跟NGOCN说,工友去到哪里,工友之家就在哪里。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XIN。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NGOCN微信公众号(ID:ngocn05) 独立发声,使民间看到公益多种可能性。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11.26-12.2,活动推介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广州的冬天在突然的降温里来了,而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也悄然而至。即使天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