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14年后,“精神卫生法第一案”当事人终于能飞越“疯人院”

“他随时都可以出院了。”“精神卫生法第一案”的代理律师杨卫华告诉NGOCN。

他,指的就是徐为(化名)。

2017年7月6日,51岁的徐为终于拿到了他的司法鉴定报告书——报告评定徐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随后,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已接受徐为的出院申请,院长表示徐为可以随时出院。

“迟来的正义”,对徐为来说,这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2015年4月14日,律师杨卫华对徐为宣读法院一审败诉的消息。来源:澎湃资料


十六年前,徐为被父亲送进上海市普陀区精神卫生中心,并被中心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此后在2003年他被父亲送进了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至今仍未真正出院。

据资料显示,早在2011年前后,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已经通知徐为家人接其出院,但是徐为哥哥拒绝接他出院。

2013年5月6日,徐为委托律师以侵犯人身自由权为由,起诉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医院和其监护人徐兴(化名)。而就此五天前,《精神卫生法》正式实施,明确精神障碍患者住院治疗以自愿原则为主。“精神卫生法第一案”这说法也正是由此而来。

尽管案件曝光度高,但由于原司法鉴定徐为属于精神分裂症残留期等原因,这起“精神卫生法第一案”一审、二审均以徐为败诉为终。代理律师杨卫华再向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向上海高级检察院抗诉,结果均为"驳回"。

当徐为回忆这段“曲折”的历程时,他说他都已经“害怕打官司了”。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去年下半年,杨卫华开始以不同的案由进行诉讼。最终,徐为母亲申请判定徐为具有完全民事能力的案由,得到了上海普陀区法院受理。因此法院再次对徐为进行了司法鉴定。

杨卫华说:“下个月,法院将就这个案件做出最终判决结果。”接下来,他会向法院申请撤销徐为大哥徐兴监护人资格。

当问到出院后的安排时候,徐为说他有考虑申请廉租房,但一切都还在安排,估计这两周内会办理出院手续。杨卫华告诉NGOCN,徐为在这周已经联系了他在康复院结识的女友的哥哥,打算让其哥哥申请她出院。

徐为希望,在之后的日子里,两个人可以一起生活。

徐为的司法鉴定报告(图片由律师杨卫华提供)

(根据公开报道整理)

2001年
徐为被父亲被送到上海市普陀区精神卫生中心。理由是徐为留澳居住证申请被拒,其被遣送回国后,一直打电话向澳大利亚移民局投诉,甚至打算到澳大利亚大使馆申诉。徐为的父亲、大哥据此认为他有精神病。他被送进上海普陀区精神卫生中心后,中心诊断他患有精神分裂症。

2002年
上海普陀区精神卫生中心医生认为徐为可出院。回家后,他不满所做的翻译工作待遇而辞职。为此父亲与之争吵。争吵过程中,他的指甲划伤父亲,父亲因此打算将其送回普陀区精神卫生中心,但被中心拒接。

2003年
徐为被父亲与居委会送进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

2011年
徐为和在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认识女友,一起逃出精神病院。但在上海南站被医院抓获送回。
其后,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表示多次联系徐为大哥接徐为出院,但徐兄表示拒绝。

2012年11月
徐为联系律师,尝试通过变更监护人的方式出院,结果败诉。上海普陀区法院委托进行司法鉴定结论是:徐为患有精神分裂症,属于残留期。评定为具有限制民事行为能力。

2012年12月
徐为联系衡平机构和黄雪涛律师,后委托杨卫华律师为案件代理律师。

2013年5月6日
徐为委托律师杨卫华以侵犯人身自由权为由,将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医院和徐兴起诉至上海闵行区法院。

2013年7月29日
徐为开始每天写一封信给法官。

2013年12月20日
上海闵行区法院通知徐为已立案。

2014年7月28日
该案首次开庭,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到庭应诉,但拒绝让徐为出庭。徐兴没出庭。11月17日第二次开庭。

2014年11月25日
一审延期判决。

2015年4月
海闵行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徐为败诉。法院认为,“徐为属于非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疾病患者,不适用《精神卫生法》关于‘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医疗机构应当同意’的规定。

2015年7月23日
二审在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徐兴同样没出庭。

2015年9月
二审维持一审结果。

2015年12月7日
徐为代理律师杨卫华发微博透露二审也败诉了,已正式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6年5月27日
法院裁定驳回徐为代理律师杨卫华再审申请。

2016年下半年
律师杨卫华以徐母申请判定徐为具有完全民事能力为案由诉讼,得到了上海普陀区法院受理。

2017年7月6日
徐为获得评定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司法鉴定意见。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表示徐为可以随时出院。


订阅我们的精选邮件,请扫:
(也可以点这里

主页君WhatsApp:+85265872856
添加后,请发暗号:稿子呢?


※ 本文为NGOCN原创,作者:阿七。如需转载,请发送邮件到editor@ngocn.net获取授权。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地震中受难更多的是哪种性别?关注自然灾害中的性别不公
环境、气候以及自然带来的灾害灾难不是与性别无关的。联合国数据显示:在自然灾害中,女性的死亡率是男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