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首先是“盲”还是“人”?“我为你好”就可以阻止盲人选择吗?

这个社会对盲人来说障碍重重,然而让盲人最忧伤的,也许不是这些障碍,而是被人看到的,不是人,而是盲。

今年3月,盲人歌手周云蓬在中国银行深圳某支行办理借记卡,工作人员询问并确认其看不见后,以“没有民事行为能力”为由拒绝办理。之后,该银行道歉,称业务员自身专业能力不足,未能提供快捷的业务办理。

周云蓬微博晒出银行道歉信

虽然银行道歉了,但其工作人员将盲人当成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仅是“不专业”,更是对盲人的歧视。

无独有偶,今年4月,盲人小伙李旨军到成都一家银行办卡。一位工作人员说,为了客户的安全着想,开户需要自己填写相关信息,盲人写不了就办不了;另一个工作人员则表示,盲人开户需要家人陪同以及单位介绍信、户口本。最终,李旨军选择起诉该银行。

李旨军在银行门前,来源:成都商报

成年的盲人办银行卡,为什么还需要家人的陪同?失去视力,就意味着失去做决定的能力吗?失去视力,银行就能以“我为你好”的名义剥夺盲人选择的权利吗?

盲人办理银行卡屡屡被拒,通常是被银行认为不能阅读办卡须知、不能签字、密码容易被盗(不能安全用卡)等等。这些观点的背后,有四层预设:

1、盲人使用银行卡比其他人不安全;
2、盲人不能而且不用承担风险;
3、银行应该而且能够为盲人承担风险;
4、银行承担不了,能对盲人家属交代就行。

下面,我逐一论述。

1、盲人使用银行卡比其他人不安全吗?

没有任何人使用银行卡是绝对安全的,但是银行还是会为其他客户办卡。所以这些银行们不是认为盲人使用银行卡不安全,而是相对明眼人更不安全。

那么,盲人使用银行卡为什么更不安全?有什么依据?看不到与不安全之间真的有必然关系吗?

在目前所见的报道或评论中,关于盲人使用银行卡的安全问题,都是类似“严重视障人士在输入密码、识别金额等方面无法确认安全”等想当然的简单论断,没有务实、严谨地说明视障人如何使用银行卡,如何不安全,视障与安全之间有多大的关联性和必然性,既无事例,也无数据。

客户办卡时,银行需要做的,是确认客户的知情同意。在知情上,银行可以将纸质材料改为电子材料,通过读屏软件播放出来,即可以避免找人朗读可能出现的错漏,也减少操作成本;在同意上,使用手印、盖章或录音都可以作为盲人同意的凭据。

读屏软件可帮助盲人使用电脑,图片来源:新浪

很多银行为了确认是本人的知情同意,要求盲人“亲笔签名”无可厚非。只是问题不在于是否让盲人免于必要而合理的责任,而在于承担相同责任的前提下,什么样的形式同等有效,“亲笔签名”是否有其他替代方式呢?比如手印、盖章或录音,为何非要拘泥于“黑纸白字”呢?

对于设置密码,目前密码输入器的按键都是有规律的,通常是从0到9,或者从9到0,外加“确定”、“取消”键等。只要事先让盲人熟悉,盲人就可以独立设置密码,而且可以避免被旁人知晓。如果银行还是担心盲人会记错,可以在按键上增加盲文,明眼人也可以使用。

在用卡过程中,如果是在自动柜员机上操作,因为柜员机没有安装读屏软件、也没有统一设计规范,给盲人用户使用带来不少麻烦,但除非盲人主动让信任的人帮忙操作,密码也不会被轻易盗取。如果有非法分子通过非正常手段盗取密码,即使是明眼人也避免不了。

不过,如果银行真的有心,可以在自动柜员机上配置读屏软件及耳机插孔,避免被旁人听到,而不是一味想当然地觉得看不见就不安全,就别用了。

如果是在电子终端上使用,盲人在支付时通过读屏软件也完全可以识别支付内容,在输入密码时可以关掉屏幕,并插上耳朵听取输入内容,避免旁人看到和听到。

这个世界上风险无处不在,无论是不是盲人,是不是金融业务,并没有事实证明盲人的风险高于其他人。即使盲人出行有诸多不便,也没有数据说明盲人遭遇交通事故的概率高于明眼人。保险也一样,没有任何数据说明盲人会遭受更高的人身伤害风险。

因此,银行预设看不见等于不安全,盲人使用银行卡就比其他人不安全,而实际上,盲人使用银行卡可以有自己的安全措施,也没有事实和数据证明盲人使用银行卡更不安全。

2、盲人不能而且不用承担风险吗?

我相信银行不是存心歧视盲人,但依着“我为你好”的态度,在结果上却剥夺了盲人自主选择的权利。就算盲人使用银行卡比明眼人有高一点的风险,银行就有权力阻止盲人选择吗?

在周云蓬办卡被拒事件中,银行工作人员把周当成“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实在让我意外。其实,盲人只是在视觉上获得和表达信息受限,与大脑意识的独立与否无关。根据《民法总则》,只有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和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才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而很多人把失去视力视为失去精神和智力,觉得帮TA们选择和决定是理所应当的。

周云蓬在演出中,来源:端传媒

然而,盲人有自己的需要,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的选择,即使在生活上有更多的不便,在人格上也是平等的。所以,银行切不可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有眼光、有责任,为这些“弱势群体”着想。这种观念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

如果认为盲人做什么有风险就不要做什么,那是不是认为盲人出行有风险,就禁止盲人出行?认为盲人上厕所危险,就禁止盲人上厕所?也许有人会说,就是因为现在好好地保护TA们,才没有那么多危险,要是放开了,那不就危险了?持这种观点的朋友,建议先去数一数已经走出来的盲人有多少,他们到底有没有那么危险,具体如何危险,再来讨论。

出发点是好的并不等于结果合理。每个人都需要被尊重,就算有风险,也可以自己提高识别和应对风险的能力。若有一天盲人真的只能任由别人安排,跟这些有意无意的落后观念有莫大的关系。银行预设着盲人不能承担风险、不用承担风险,实际上,必要而合理的风险盲人一样要承担,而且也有能力承担。

3、银行应该而且能够为盲人承担风险吗?

银行必须为包括盲人客户在内的客户资金安全负责。但是,这是有边界的,银行必须而且只须在合理的范围内承担安全责任,大可不必也绝不可能为客户单方面的原因引起的后果负责。所以,银行应该做的,是界定双方的责任边界,双方在充分的知情同意下达成服务协议。

面对盲人,银行常有一套说辞——为客户的安全考虑。但就算是明眼人客户,如果是因为客户的原因泄露密码导致资金被盗,比如喝醉了把银行卡和密码给了别人,银行会帮忙找回来吗?又或者是相信了诈骗信息给别人转了钱,银行会帮忙找回来吗?还不是要等着警察处理,银行只负责执行?要是警察都处理不了,银行又能奈何?

面对盲人,银行还常有另一套说辞——我们有自己的规章制度,要按流程办事。我绝不反对这是基本需要,是对双方权利和义务的保障。问题在于,银行总是默认了他们所执行的规章制度是合理合法稳固不变的,实际上这些规章制度却未必跟得上社会的发展和法律的更新。

早在2012年,银监会发布的《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残疾人客户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就已经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当牢固树立公平对待金融消费者的观念,总行(总公司)应当统一建立并健全为残疾人客户提供金融服务的管理制度和业务流程。

某银行设有无障碍ATM机,来源:凤凰网

2012年,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完善残障人士银行服务的自律要求》进一步要求:有书写障碍的残障人士办理开户、存款、取款、挂失及贷款等业务时,可以使用按手印并加盖本人图章的方式代替签名;对可以签字的视力障碍客户提供签字框工具或相应服务措施,便于视力障碍客户签名。

法律层次更高的《残疾人保障法》和《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同样规定,公共服务机构和公共场所应当创造条件,为残疾人提供语音和文字提示、手语、盲文等信息交流服务,并且应“提供优先服务和辅助性服务”和“对工作人员进行无障碍服务技能培训”

这些银行,究竟花过多少心思审视自己这些陈年的规章制度是否合理合法、有理有据呢?如果银行的这些规章制度合理合法、有理有据,那么,银行有什么流程上的要求尽可提出来。如果认为盲人达不到什么必要的要求,请客观地举出相关的事例或数据,无需想当然替盲人做选择。实际上,银行不必,也不能为盲人承担个人方面的风险。必要而合理的风险,盲人也要承担,无需额外保护。银行只需要界定双方责任边界,审视自己那些规章制度是否合理合法、有理有据。

4、银行承担不了,能对盲人家属交代就行吗?

在李旨军一案中,银行要求当事人家属陪同、带上单位介绍信和户口本才可以办工资卡。在媒体报道中,当事人说家人不在当地,不可能千里迢迢过来帮他办卡;代理律师也说,本来眼睛就不方便,要求带家人、开介绍信更麻烦。

我想说,如果家人在当地,银行就可以要求盲人需要经过家人同意陪同才能办卡吗?如果不是很麻烦,就可以心安理得地要求盲人带家属去办卡吗?银行明明说要办工资卡,需要家属陪伴、带单位介绍信和户口本才能办,到了法院却改口说,是风险提示,不是拒绝。如果只是提示,就应该是“可以带”,而不是“需要带”。

如果银行真的认为盲人用银行卡不安全,那有家属的陪同和同意就安全吗?还是觉得出什么问题,自己处理不了,有盲人的家属顶着兜着就可以了?盲人是人,成年的盲人也是成年人。有很多盲人已经成家立业,为人父母,为何办个卡还需要家人同意?出了什么事,就让其家人负责?

为什么要单位介绍信?这介绍信能减少盲人用卡的风险吗?还是也觉得有人或单位来顶替这个所谓的风险,也算多一个交代?又或者,有单位介绍,能证明盲人办卡的用途是正当的?

其实,在盲人主动需要的情况下,其亲朋好友可以帮忙实现知情权,即确认语音所读与文本的一致性,而不是硬性要求。也即亲朋好友只是一个支持者,最多算是个证明人,不是盲人的担保人,更不是银行预设的责任转接人。

因此,银行预设着盲人无法承担风险,有其家人担着、有个交代就行了。但实际上,盲人应当承担自己的风险,找盲人家属担保,既没必要,也不应该。

独自出行的盲人

这又让我想起最近的一件事情。一个20多岁盲人女孩争取到一个在广州持续几个月的学习机会,她家人各种不放心不同意。她不断争取,她家人终于同意在活动开始前夕陪她一起来,还说机票也买了。结果,几天前她家人突然说没时间陪她来,她自己没出过门,家人不放心,就不来了。而且是她家人或亲戚用她的手机说的,手机也不给她。一个早就成年、上过大学的人,却像被当成精神障碍或是三岁小孩,甚至是刚被拉进传销的新人那样被管控。

6年前,另一个20多岁的盲人女孩跟我说,她想离婚,但是经办民政局却要求她带家人去,需要家人同意才能离婚。一个盲人,即使结了婚,也无法为自己做主。

我希望所有人都想一想,盲人失去了视力,就该失去做决定的权利吗?如果哪天你也变成盲人,你是否觉得被当猪养是最好的归宿?

※ 本文源自作者惠寄,作者:杨破。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活动丨中法环境月:蓝天实验室DIY空气净化器工作坊4城招募
第五届中法环境月已于9月15日开幕,本次环境月主要围绕饮、食、呼吸的主题开展活动。环境月期间,中
二维码